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七十六章 墙角有美景
    胡侃中的苏柒柒不『露』声『色』地探伺神『色』从始至终淡然无波的秦湛。

    眼角余光不时落在他身上,观之,对方丝毫不受周遭的干扰,坐姿雅静悠然,眼神专注凝视前方,手搭在扶椅上手指微弯,指尖偶有扣动,极有可能是在评估自己。

    正如她一般倘若遇着强者,首先便会抽丝剥茧分析对方,以防万一发生敌对状况措手不及!

    苏柒柒经过一系列细微观察解析得出,此人内心极其强大,看似云淡风轻实则老谋深算城府极深!不过跟她没啥关系,今日事今日毕,日后亦不会有交集了。

    对这种属『性』的人她一向敬而远之!玩不过,费脑细胞。

    不如和钟叔聊聊金『毛』,轻松自在。

    耿景秋见二人侃侃谈的欢轻咳一声,示意钟德贵可以走了,他才是主角好吗!

    钟德贵是一个聪明人瞬间秒懂,寻了个借口退出了厅内。

    耿景秋身子微微前倾关心道:“金『毛』近日要生产了,可需做何准备?不如让铁山去县城找位兽医回来。”

    “不用,野兽有它的自然规律,生产顺其自然吧。”她认为金『毛』生产问题不大,毕竟灵泉水不是白喝的。

    苏柒柒手撑案几俯身悄声道:“诶,你这位故人来自都城,是贵族吗?”

    耿景秋:“嗯,秦兄的家族属大梦朝顶尖贵族。”

    啧啧豪门啊!

    都城太远了不然嘿嘿!

    路程太遥远意味着成本高不划算!

    两人嘀嘀咕咕

    耿景秋观她谈财神采飞扬,矜持地表述了自己财物方面的宽裕。

    苏柒柒并不觉得欢喜,熟人哪好意思下手呢白搭!

    她是一个有底线的人,不抢朋友好吧!

    秦湛耳入二人谈话,再次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爱财的姑娘,脸上**『裸』写着财『迷』二字!

    闲话间,食物摆上了桌。

    三人端坐在桌前静悄悄用食,苏柒柒感觉噎得慌,食不言什麻的好不适应哦。

    吃饭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就应该放松大家一起聊聊天多好。

    她拉拉椅子靠近耿景秋道:“哥们,昨日我收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啧啧那叫一个美哦!”

    耿景秋脸『色』冷了冷,“何以又换称呼了?哥们是男人之间用的,并不适应你我!你收美人做甚?”

    苏柒柒:“嗨,叫你哥们证明咱俩关系好,是亲密的意思懂不懂?美人呢是我无意中救下的,她非要跟着我!哎没办法谁让我魅力太大!美人闻香识味!”

    “有机会带来给你见识见识,话说你山庄内一个美人也没有,好寒碜哦你得收集些美人回来才是,你看客人来了跳舞的人都没有,下回咱们去县城帮你选几个美人回来吧!你整日憋在山庄里容易抑郁,有人陪你看看美景,弹弹琴心情会舒畅些,是吧?”

    她出于朋友的关怀啪啦说了一堆。

    然而朋友脸『色』突变并不接受她的关怀!

    苏柒柒瞄见变了脸的朋友立马闭嘴,心道,玛耶说着说着差点又说秃噜嘴了!话多了不是好事!

    她打了尬哈哈埋头扒饭,“今日菜真丰盛,你们都吃啊,别客气。”

    耿景秋心情起起伏伏悲悲喜喜食难下咽。

    秦湛对她的评价又多了一条,脸皮巨厚,堪称一绝!

    三人在微妙的气氛中结束了饭局。

    苏柒柒心心念武功招式,撂下筷子拉着耿景秋便去找鸿飞了。

    山庄练武场护卫们在相互喂招比试,她站在场外看得津津有味,鸿飞他们瞧见主子亲临,停下手相续前来行礼问安。

    鸿飞见着苏柒柒眉心跳了跳,心情有些奇妙,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鸿飞,你抓紧时间教教我呗!”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鸿飞窥视了一番主子的神『色』点点头让她入场来。

    耿景秋静坐在一旁默默注视着场内你来我往的二人。

    苏柒柒沉浸在招式中不可自拔,海绵似的不断吸收招式的精髓,汗水顺着脸颊不断滴落,衣衫微湿。

    经过鸿飞的指点,初次感受到招式带来的曼妙感,力量随着招式的配合威力有了质的改变,并且能节约体力,用巧力便能将力量发挥到最大!

    太适合她了!

    时间飞晃,过了两个时辰鸿飞面『色』发红呼吸急促,他望着面前汗水渍渍依然奋力坚持的苏柒柒内心是佩服的!

    “小七姑娘,明日在练吧!今日教你的两招你已熟练了,你悟『性』上佳不必急于求成!”

    苏柒柒汗水流多了体力有些不支,接受了建议。

    耿景秋站起来道:“小七你太拼了,一个时辰足够了。”

    “一个时辰哪够!”她打算在三天内先将招式熟悉了,日后回去慢慢吃透。

    她算了一下,时间不到两个月了,机关术比较难可能要多费些时日,一个月来两趟,一趟呆六天,意味着她最多只有二十天的时间来学习两门课,还是不排除有意外的情况之下。

    紧,太紧了!

    耿景秋思忖半天磨磨蹭蹭道:“小七,姑娘用刀有损美感,不如你跟着学剑吧!剑式精美优雅。”

    苏柒柒摇头嫌弃道:“不学,剑哪有大刀威风。”

    她脑中想象,拿着把剑舞一个剑花款款指着对方,文质彬彬道一句,“你认输吧。”

    再想象扛着大刀,猛力咔咔一顿砍,捶得敌人满地找牙的情形

    前者软趴趴地,后者痛快武力爆表!需要选择吗?毫无疑问啊!

    耿景秋无力反驳只能微笑,女子俱喜的剑式在她眼里居然一文不值。

    夜来临,月牙弯弯,幽柔的月光洒在山间,山庄静得像一潭水,一切显得那么安谧。

    苏柒柒拒绝了耿景秋的夜课,一心不二用。她打算前三天专注招式,白天学晚上熟练加深记忆力。

    夜阑人静,一个身影倒映在窗纸上。

    苏柒柒孜孜不懈在房间内比划招式,不断重复新学的两招,一件事反复做其实极易生厌倦感,枯燥乏味,然,一件事若想做到极致,娴熟是不可缺少的!

    苏柒柒早给自己制定了目标,要将招式练到半梦半醒间亦能随手拈来,纯熟到哪怕中了『迷』『药』也能一招砍翻敌人的程度!

    嗯她是一个梦想远大的人!

    子时,收功洗脸。

    宁静的庄内响起不同寻常的动静,她捻脚捻手缓缓地将门拉开一条缝,猫腰灵活地钻了出去,挪步到院中花圃旁屏气凝神辨识声音来源方位,动静出自隔壁的院子,那位都城来的客人房间。

    声音细细碎碎,听不真切,对方似故意将音量把控到了最低。

    为何要在山庄内搞得如此神神秘秘?她好奇心顿起。

    苏柒柒垫着脚尖移到墙角下,耳朵贴在墙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