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八十章 有人花样作死
    苏柒柒将家中一应事安置妥,直奔村长家。

    她感觉自己就是个劳累命!

    院内陈祈福坐在门槛上编竹篓,苏柒柒推开虚掩的院门,喊道:陈叔在忙呢?”

    陈祈福闻声抬头笑笑道:“闲来没事编几个篓子。”随后放下手中活计招呼她入堂屋坐下。

    坐下后苏柒柒开门见山道:“陈叔粮食的事情你怎么打算的?我建议早点运上山稳妥些,你认为呢?”

    陈祈福轻叹一口气,“现今的问题不在运粮,你们回来后我召集大伙商议运粮章程,大伙倒是想运粮。然,窘况摆上了桌,各家皆无粮可运,这事儿是我考虑不周疏忽了,春季粮食短缺,大伙都靠着野菜山薯过活呢!如今只能等地里的粮食收上来了。”

    事情产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苏柒柒爪爪有点麻酥酥了,未知可控『性』突变大了,等地里的粮食长出来时间紧不说,最怕的是灾难万一提前了怎么办?

    她预知的只是一个大概时间点,充满了不确定『性』!

    “嘶”她深吸气,思量片刻开口道:“陈叔洪水究竟几时爆发咱确定不了,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啊!水灾或许会爆发在粮食收上来之前,咱们必须要商讨出一个应对之策,以便策对最糟的结果。”

    陈祈福愁眉苦脸沉思,两人坐在凳子上默默无声。

    苏柒柒脑子飞速运转,解决方案出炉了,“陈叔我有主意了,你听听若是认同,咱们速速行动。”

    陈祈福耳闻此话眼睛一亮挪挪凳子道:“说说,你脑瓜子灵活,想问题全面,叔信你。”

    苏柒柒:“马上派40个壮劳力上山,让周大山带队,上山开荒,种上红薯,大豆、包谷。”

    “红薯三个月便能成熟,叶子也能吃,包谷生长期同样是三个月,杆还能补充甜份。大豆稍微长一些,少种一点,三种食物产量高易饱腹,生长周期短。如果洪水提前了,咱们前期在山上挖野菜猎些野味挨一个多月应当不成问题。”

    “嗯嗯”陈祈福边听边点头,拍腿连声称好,他是越来越喜欢小七这姑娘了,机灵脑子活泛,责任心强。

    哎怎么就不是他家的呢!人家一个抵他三个儿子绰绰有余!

    苏柒柒接着补充道:“开荒宜早不宜迟,粮食早一天种下去意味着日后少挨一天饿。开荒要往山顶发展,万万不可动安置地前边的树林。对了,村内的木工留下来造板车。”

    陈祈福一脸赞同,“嗯,言之有理,我明日便部署人上山。”

    苏柒柒俯耳低声道:“陈叔你安排几个人协助林大哥制刀,我这回在外面弄了批铁回来,日后刀制成分配给村内心思纯正的人。不过,我丑话说前头,谁敢起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刀我定然收回,刀算暂借于大伙保命防身,不是送!”

    陈祈福睁大眼睛盯着她,心中诧异至极铁啊!那可是铁啊!!看来他大大低估了小七的本事,一个姑娘家居然能搞到铁简直不可思议啊!

    二人商定妥一切事宜,苏柒柒匆忙告辞,拔腿朝村外一里地的山拗而去。

    来到小山拗背面,将之前在玉石山收缴的武器全部倒了出来,用枯枝树叶遮盖起来。

    收缴的武器必须重炼

    山村的夜静极了,圆月高高悬挂,皎洁月光撒在乡间小路上,水田里倒映出一群人的身影。

    一群人踏着月『色』牵着骡子板车悄然出村了,月斜时分一群人拉着重重的板车敛声返回。

    第二日,周大山领着40余人背着种子上山了。

    林仲山他们上午搭出了两间窝棚,下午热火朝天入手融铁制刀。

    村庄另一头木板车亦在紧急制造中,闲置的『妇』人们领着孩子四处挖野菜找草『药』,家家户户院子里晒满了草『药』野菜。

    苏柒柒在院子里练了两个时辰刀法,略想想,悄咪咪潜去了杨赖子家屋后。

    村内今日动作这般大,得防着点人渣。

    她窝在墙根耐『性』十足,不信窝一天啥也听不到。

    太阳落山了,凉风拂过。

    苏柒柒搓搓微凉的胳膊,在空间里掏出一件外衫套上,闻着杨赖子家的饭香吃了两个冷饼。

    其实她是可以进空间舒适悠闲地慢慢等,但是她觉得享受得分事。关于一个人的耐『性』是不能偷懒的,依赖会形成惯『性』促使耐『性』减弱,进而影响一个人的韧『性』。

    不能因为有了空间反而弱化了本身的优良品质,空间带来便利是福,不是说有了空间就万事大吉,坐着享受就成了,那就本末倒置了。

    一个人若是一味沉溺在享受中,久而久之赋『性』会发生质变。

    此时,杨赖子一家坐上了饭桌,闲话过后,不出苏柒柒所料,山村人就是爱在饭桌上或睡前扯闲话,

    杨赖子婆姨问道:“他爹,你今日悄悄『摸』去新户家可有发现不妥?”

    “哼!怎么没有,那个小娘们又带了几个生人回来,几人在打铁呢,新户家门口融了一堆铁,这些人胆子真大,敢私自练铁。老子终于逮到兔崽子的痛脚了,看我不整死她,让她一家子死无葬身之地。”杨赖子咬牙切齿道。

    “他爹,咋弄?”

    杨赖子恨恨道:“咋弄,明日就去县城报官,不信官兵收拾不了她,看她如何嚣张,到时咱们花点银子,买通官大哥将她卖去青楼,享受享受男人的疼爱。”

    于氏哈哈笑道:“他爹,你别说那贱皮子长得就像青楼的女子,条子顺细皮嫩肉的,怕是能卖个好价钱。隔壁村的潘大哥不是看上她娘了吗?等小贱人进了青楼一起卖了。”

    “哼,她一家都落不了好,小的卖去山野做人童养媳。等小贱人在青楼呆上两年,想法子卖她去北边战场伺候兵痞子,不然不足消我恨。”

    杨成海秽道:“爹不如卖之前给我玩玩呗,咱兄弟几个还没玩过女人呢,明年我也该成亲了,拿小贱人试试味。”

    杨成明嘻嘻『淫』笑。

    杨成材拍桌十分赞成他哥的主意。

    “哈哈哈哈”一家子嘻嘻哈哈污言秽语说得那叫一个过瘾。

    苏柒柒贴在墙角眯了眯眼危光乍闪,内心谈不上有多愤怒,注定不会发生的事有什么可气愤的!

    只是觉得自己低估了人『性』,杨赖子一家比她想象的无耻恶毒百倍

    且自私到了极致,为了报私仇完全弃全村人的『性』命于不顾。

    一个人丧失了人『性』活着只是浪费资源!

    苏柒柒翻出院墙,慢悠悠往家走,一路思索杨赖子的死法,钝刀子磨肉好像不错!最好不脏手,让他们一家子在恐慌中期待,慢慢在恐惧中绝望!在绝望中自然死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