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九十章 下山
    苏柒柒冥想结束闭眼静思,心情不大美丽,金丝这玩意虚无缥缈,『摸』不着边,忒难形成了。

    后续且需海量金丝才能步入第四步!!照如今这龟速简直就是遥遥无期,怕是至死都搞不到海量般的金丝!

    不对,肯定另有他法,莫不是需要借助外物来促进?!

    是什么呢??会不会和秦湛寻的宝物有关?

    哎~有关也是莫可奈何,抽不开身去搞事,只能待洪灾之后再做打算了……

    一步一步来吧!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

    郁郁寡欢出了空间,一群人已躺在地上睡得呼呼了。

    黄氏靠着洞壁假寐,耳闻响动睁开眼,见她举着火把从洞隙口钻出来,“小七快些过来歇了,洞后方可有异常?”

    苏柒柒在地上压灭火把回道:“无异常,只是去瞅瞅后方会不会有水流下来,怕水渗到洞内来。”

    黄氏掀开被角温声道:“既无碍早歇息吧,你今日在林子里奔波一天累了吧?”

    “没事,我有的是力气,多多活动有利无弊。”

    苏柒柒『摸』了一个瓷瓶塞给她细声道:“娘亲,这是上回在县城寻了一个神医花百两黄金买的补『药』,据说是用百种珍稀『药』材熬制而成,有改善体质之功效,排污除毒颇有奇效!我已试过确如神医说的一般。”

    黄氏听闻花了百两黄金拿着瓷瓶的手微抖,拉住她衣袖道:“如此贵你买来做甚?你哪来的黄金?”

    苏柒柒站起来身拉着黄氏出了山洞进了旁边的木屋,胡说八道骗道:“娘亲,贵怕什么对身体好再贵也值!黄金是受梦里指示在县城外挖到的,我寻着线索找到一个宝藏,内有千两黄金,珠宝无数。”

    黄氏结巴道,“那,那什么,黄金你搁哪了?可有他人知晓?”

    “无人知晓,黄金我拿去买灵『药』了,买了二十瓶够咱娘三喝几个月,珠宝早搬山上来了,就藏在山洞后面。”

    苏柒柒神秘兮兮道:“娘亲,灵『药』有奇效,小鱼昨晚我偷『摸』喂过了,你看她烧那么厉害转眼就恢复了,全赖灵『药』的作用,你赶紧喝一大口,排排体内污浊。”

    黄氏小心『摸』『摸』瓷瓶嗔怪道:“太败家了!千两黄金就换几瓶水回来!买粮食多好!哪怕不买粮食攒着也好啊!你说你,手咋就这么松呢?!”

    “娘亲你咋不想想,千两黄金买的粮食咱运的走吗?黄金攒着也背不走啊!”她小小声又道:“我藏了一包特值钱的首饰珠宝在山上,待灾情过了换上银两,保管往后日子红红火火的!你就别愁了,只要身体好何愁日子不好!”

    黄氏嘴上嗔怪内心认同,抬起瓷瓶照指示喝了半瓶灵泉水。

    “娘亲你坐地上,稍后得痛上一时半刻,忍忍啊!”

    黄氏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疼痛,精疲力尽汗流浃背瘫在地上,虚弱地抬手擦擦汗有气无力道:“小七你莫不是买到假『药』了吧?咋如此疼呢?”

    苏柒柒蹲下身指指地上的深褐『色』『尿』『液』道:“你瞅瞅,都是污垢。绝不是假『药』,试过才给的金子,你今日喝的量估『摸』一会还得疼上一回,等完了便能感受到是不是假『药』了。”

    黄氏瞪大眼道:“还要来一回?我怕是抗不住了!”

    话落捂腹再次感受了一次灵泉水带来的奇妙体验!

    事毕,黄氏背靠墙壁焉焉的坐在地上一语不发,心中骂娘,发丝湿湿哒哒拂在脸上甚是狼狈。

    苏柒柒瞅着受了大罪的黄氏并不后悔,日子安稳倒也罢了,可以长年累月缓缓改善体质,灵泉水掺在大量水中是不会感触到痛楚的,但是慢呀!

    洪水将至,体质差万一感染上瘟疫得不偿失,说不好就丧命了!痛一痛与命比起来算什么?!

    二人坐在寂静的木屋之中无声听雨声,雨水不知疲倦地打在木顶上嘀嘀嗒嗒....

    一盏茶功夫,黄氏终于缓了过来,新奇道:“小七神『药』确实有效,感觉身体轻松好多,整个人神清气爽的。”

    苏柒柒含笑称是,“娘亲,神水你揣好了,每日抿一小口,待喝完告诉我再给你拿新的。”

    “神水如此贵哪能天天喝。”黄氏谨小慎微地将瓷瓶放入腰间荷包内贴身放好。

    “我的娘亲呢!神『药』时间过长会失了『药』效,你要舍不得喝等于白白糟蹋了黄金哦!”

    苏柒柒贼擅长抓人痒处了!

    黄氏闻言那舍得让黄金白白流逝哦~喝喝喝,每日定量坚决不浪费一滴。

    二人将木屋内打扫一番轻手轻脚返回山洞,小鱼『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眼缝,糯糯问:“娘亲你和阿姐去哪了?”

    “去嘘嘘了,睡吧!”

    “哦”

    片刻山洞内除了练体的苏柒柒皆沉睡在梦中。

    时间飞逝,转眼一群人已在山上住了七天,大雨几乎未曾停过,山上水量渐多,水往山下直注,条条溪涧水流湍急朝山下奔涌。

    山洞旁边的的水井因着山顶的水量过多过急,变得浑浊,两旁的泥石被冲成了洪沟,水哗哗往下流。

    林仲山等人抬水回来忧虑道:“大雨不见停势,山上的积水全往山下流,咱村的人怕是危险了!”

    黄氏搁下手中针线眉头紧锁,“河水怕更是涨不了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往山上避啊!?”

    背有山洪侧有河洪,老人孩子在此般情况下转移无疑困难重重。

    江氏将膝盖上的布递过去道:“村长是个明白人,见势不对应当会组织大伙上山的吧!就是苦了孩子老人了,咱们提前爬上来都费劲。”

    叹声想,辛亏当日听了二蛋话早早上了山,倘若在洪水来前再慌忙逃离,仓促之下不知会发生什么险情。

    众人瞅着洞外大雨滂沱一脸愁容,俱为山下的村民心生担忧。

    苏柒柒思量再三,“我得下山一趟,去了伸把手也好。”

    救一个算一个吧!

    黄氏立马表示反对,她虽挂心村民的安危,但和自己女儿安全相较,毫无疑问心偏向了女儿一方。

    “不成,太危险了!当初他们不愿听你的,便是各人各命了!”

    苏柒柒内心是赞同黄氏此番言论的,但她有空间不会有危险,不涉及到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帮帮村民也未尝不可!在山上闲着也是看雨。

    何况村长一家还在山下呢!

    “娘亲,我不下山,就去半山腰接接他们,帮忙拖拖物件,不会有危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