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九十二章 痛失亲人
    38路38lu 秦氏之于苏柒柒来说与一般的陌生人没多大区别。

    苏柒柒来大梦朝三月有余,二人少有交集,并未建立起感情牵连,故而血脉相连那种亲昵感在两人之间是虚无的,是名存实亡的!

    秉承着那是一条活生生人命的想法,尽心竭力地在洪水中翻找了,找不到怪我咯?

    她又不是神,挥挥小指头便可移山倒海。

    水下近一个时辰全靠纯体力支撑,在洪水中颠来覆去地四处寻人,其中滋味只有下了水的人方能体会!

    好些村民的孩子亲人都是苏柒柒救回来的,见此情形纷纷拉住苏运鸿劝道:“苏大爷,你自个也在坡上瞧见了,人小七来了一直泡在水里。”

    “对呀,你可不能迁怒啊!小七是个好孩子!”

    众人出言劝慰。

    柳氏的两个儿子托了苏柒柒的福救了回来,对她可以说是感激涕零。

    她上前忿忿不平道:“小七救人还有错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想打孩子?当初人家上山不是问你们一家要不要随她上山吗?自个拒绝了,好意思把祸事扣人头上?”

    村民们闻言脸上皆呈后悔之态,失了亲人的更是捶胸顿足,椎心泣血悔不当初,当初若是听了小七的话提前上山,哪会遭此一劫哦!

    如今别说收粮食了,家中仅剩的粮食都在仓惶逃离中不保了,落的亲人失散,身无一物!

    苏运鸿脸『色』铁青眼中溢满恨意盯了她一眼,撇头不听众人言。

    心中直骂,这就是一个六亲不认的小畜生,埋怨她救些不相干的人回来。

    苏柒柒有点火气上头了,在水里泡了半天,累死累活还遭了恨,别提多憋气了!

    说白了劳资跟你们有几『毛』钱的关系?

    大吼道:“墨迹啥呢?赶紧走,呆这儿等死吗?瞧不见洪水漫上来了吗?险情给你们预警了,你们舍不得粮食,如今有脸嚎?非得等危险砸头上了才来跳脚!”

    一通吼完,领着金『毛』率先离开了。

    mmp……下来红不红黑不黑差点挨一巴掌,被人恨上了心头,贼胸闷了!

    劳资的金『毛』都快累死了!

    一群人见苏柒柒扭头就走了,拉起瘫地上的人,搀扶着忙忙去追她了。

    陈祈福在背后喊道:“小七你莫走太快,等等咱们。”

    “自个跟上,又不是找不到。”

    苏柒柒脚下生风闪远了,远离人群之后带着金『毛』进了空间。

    金『毛』生产将将一个多月,长时间泡在水里,扑腾的力倦神疲,有点恹恹地....

    她与金『毛』日日呆在一处,感情深厚就跟家人似的!

    何况金『毛』乖顺通事,再累亦坚决遵从她的指令!

    而今瞧着金『毛』累成了狗心疼得不得了!

    苏柒柒在木屋里找了块棉布帮它擦干水,跺跺跑去水潭舀了一瓢灵泉水犒劳它,吭呲在水井里拉上来大坨肉喂它吃饱喝足了。

    金『毛』头回喝这么多的灵泉水,开心极了,伸舌头『舔』她手,尾巴晃来晃去。

    “你呀!得点好处就欢天喜地!真容易满足!”

    她感慨地赞了赞金『毛』出了空间。

    尼玛,外面一堆人呢!

    森林不是好趟的!气归气,终归还是狠不起心做无视。

    “快走,小七在前面。”

    “我就说她不会丢下咱们吧!她三婶之前嘟嘟囔囔地埋怨,念叨说是小七扔下咱跑了呢!”

    梁氏耳闻村民的议论声拉住人小声道:“小七她三婶就是一个阴『性』子,你们往后可别听她瞎咧咧。”

    几人点头瘪嘴附和。

    孙志成扶着她说:“你先专心赶路吧!森林里光线暗路难走,分心容易跌倒。”

    “诶,晓得了。”

    哎!老了老了身边就剩一个老伴了!

    苏柒柒上前扶着梁氏悄悄塞了两个饼进她袖笼里,“梁婶你垫垫,森林里不便打猎,天黑之前没东西可吃。”

    梁氏拍拍她手柔声道:“得亏咱小七惦记,洪水来前我跟你孙叔匆忙裹了一包粮食,在路上给跑掉了,哎!往后日子就难咯!那日该随你们上山的,早走还能带点余粮上山。”

    “梁婶莫愁,山上种了一批粮食,再猎些野物添补,维持基本生活不难,原先咱们在山上也存了些吃食,熬一段时日不成问题。”

    苏柒柒扫视前后的村民,救回亲人的脸上是劫后余生的后怕之『色』,失了亲人的一脸痛楚哀伤,大部分人均是担忧前路,神『色』黯然,萎靡不振!

    “周大山呢?”苏柒柒四下瞅了瞅,没瞧见他身影。

    “哎,他娘亲落水里没救上来,适才在坡上不肯走,村长劝他去了,估计在后边呢。”梁氏幽幽叹了口气。

    将才太过忙『乱』竟没注意到她的打猎师傅,“梁婶你们走着,我去后边瞅瞅他。”

    “去吧,宽慰上几句也是好的。”

    “嗯”苏柒柒转身回去寻周大山了。

    刘氏在水里泡了许久,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大部队后边,见了她拉住她手问:“小七,你咋回转了?刚才多亏你救了咱娘俩,若不是你今日咱娘俩就成水下亡魂了!”

    刘氏感激地握住她手,情绪激动,身子微微颤抖。

    苏柒柒观她虚弱的不成样了,吖吖软叭叭倒在她怀里没了声,吓惊了魂。

    “刘婶客气了,顺手的事。”她『摸』了一个饼和几块点心塞给刘氏又道:“你吃点东西吧,抱着孩子没劲可不行,点心掰开喂喂吖吖,孩子怕是吓坏了。”

    刘氏感激不尽连连道谢。

    苏柒柒摆摆手,欲问她的公爹,想想问了怕是徒增伤悲,瘫在床上怎么跑的了呀!

    周大山耷拉着脑袋,神情木然悲绝。

    陈祈福拽着他趟在水里见了苏柒柒忙道:

    “小七,你来劝劝这个犟驴子,守着洪水不肯走。”

    苏柒柒无声叹了口气,拽着周大山胳膊往前走,并未开口。

    失了至亲之人在极度悲痛之下,哪听得进什么劝慰,安慰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太微弱,太苍白了!

    风木含悲,那种彻骨的悲痛无人可解!

    浑浑噩噩一段时日,伤痛到麻木终会释然的。

    周大山在二人拉扯下机械似的迈腿走着,胸腔像是塞满了棉花,黏糊地粘住了呼吸道,透不过气来。

    脑子一片『迷』蒙,眼前的世界变得灰蒙蒙的。

    他的娘亲啊!!他可怜的娘亲最终竟是落的尸骨无存!!

    娘亲在世时常常教导他,要做一个纯善之人,不可心存污物,向善做人。

    今日他为了扶摔倒的孩子,致使娘亲从背上滑了下去,落水而亡,究竟是对还是错??

    如果重来一遍,他宁愿做一个坏人!!

    然,时光不能倒流!如今他连想做一个坏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