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九十五章 哟 有刺头
    正午,一群人狼狈地出现在了安置地。

    山洞内的人冒雨迎了出来,接过病弱的人小心安置入洞内。

    黄氏手拿干布为苏柒柒擦头上雨水,温言软语道:“待头发擦干,赶紧回咱们山洞换身衣裳吧,当心受寒。”

    “嗯,咱的家什都搬过去了吗?”

    昨日就搬好了,估『摸』你们这两日应该会上山了。”

    苏柒柒点头去自家山洞换上衣裳,拎了口大锅几大包『药』跨入主洞,“待会你们烤干衣衫,熬一锅『药』每人喝上一大碗,原先留在山上的锅用来煮饭吧。”

    陈祈福接过『药』问:“小七,如何分配屋舍?还有接下来的一系列问题,你可有想法?”

    百多口人,百多张嘴

    这些事,他感觉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了!不由自主就想找苏柒柒拿主意。

    苏柒柒叹了口气,“村民大多身无一物,只能大锅饭了,这两日先养养身体,之后该打猎的打猎,挖野菜的挖野菜,按劳力大小来分配劳作吧。”

    “对了,主洞内之前埋了不少肉干,干蘑菇野菜,通通挖出来点点,估算一下够你们吃几日?”

    陈振华兴冲冲站起来招呼大伙道:“来来来,我给你们指指地,把吃食刨出来。”

    有吃的谁不积极,十几人撩起袖子挖出一堆野菜蘑菇,几大罐猪油,数包肉干,齐齐堆在洞中央。

    苏柒柒点了点数,野菜有八麻袋,蘑菇三麻袋,干木耳一麻袋,四罐猪油,十二包肉干。

    蘑菇木耳发涨了量比较多,勉勉强强够吃四五天吧。

    “『毛』峰你去咱们洞内端一盆猪骨羊骨过来,拿一袋大米。”

    “好咧”

    她转头对村民道:“我自个出点私粮给你们,米给生病的人和小孩吃,骨头你们炖上蘑菇,这两日养养身子,待缓过劲了青壮年一律打猎去,体健的『妇』人照看山上种的粮食,其余人全到附近挖野菜去。”

    陈祈福补充道:“既然要在一个锅里盛饭吃,你们还有余粮的都贡献出来,若是觉得不公平可单独分出去,我也不阻拦,大伙觉得如何?”

    大伙又不傻,如今这种情况分出去迟早饿死!有粮的人家点头同意了,纷纷交出仅存的粮食。

    苏柒柒『摸』出本子炭笔递给陈祈福道:“交了粮食的人家记上3分,量多的记5分,一分可额外换一斤肉,啥时换都成,贡献分长期有效。日后在其他方面有贡献的都记上分,至于物件具体怎么换,换多少你们可以商讨清楚之后列在本子上,往后就按这么来。”

    陈祈福思量一番觉得此法甚好,避免有人偷『奸』耍滑,既堵人口舌又可激励大伙卖力做活。

    “成,如此甚公平,大伙出了力就不会有怨言了。”

    苏柒柒点点头道:“咱们家单独开火,因着提前运了些粮食上来,主洞内的一应食物就不分了,以后打猎按人头分肉就成。”

    大部分村民对此完全没意见,刺头就不干了。

    丰永良站起来道:“这不合适吧?你家当初可是运了几大车粮食上来,是不是该分出来给大伙渡渡难?打猎的肉不该再分给你们了吧,做人休要太自私哦!”

    苏柒柒撇眼一瞅,哟是杨赖子的好哥们呢!

    杨赖子已淹没在了洪流中,这哥们儿是要继承杨赖子遗志的节奏嘛!

    黑染缸出不了白布

    苏柒柒撩了撩额前的发丝,声凉似冰渣:“我又不在你锅里抓饭吃,凭什么分粮给你?凭你嘴臭?早前给你机会运粮,不拉屎蹲茅坑里死守着,有何脸面来要求分我的私粮?你是不是觉得自个皮硬?”

    另有两家蠢蠢欲动的人见此情形闭了欲开的嘴。

    她咔咔捏捏拳头继续道:“今日趁大伙都在,我把话说清楚了,免得日后时不时窜出人来,在我面前蹦哒秀皮厚,我这人脾气不好,容易出事。”

    “第一,你们自己没有把握住时机运粮上山,怪不到我身上来吧!当初一再劝你们,你们不愿听,该是无脸怪我才对。”

    “第二,主洞内早前存的食物我是出了力的,猪肉干是我一个人从崖下猎回来的,如今咱家分毫不取,怜惜病弱者反倒给了一袋粮食,一盆骨头,我自认已是仁至义尽了!”

    “第三,有人反对我按劳领肉食,可以!那么咱们各打各的便是,咱家不是非要跟你们一起打猎,上杆子的买卖我不做,你们自便吧。”

    “倘若你们都想要我白出力,那么,抱歉我不伺候!我一个人何愁猎不到食物!说句实在话,可能不好听,领着你们一起纯粹就是拖累!”

    村民一听让他们自便,刹时洞内人声沸腾,皆是骂丰永良的声音,“他就是个白眼狼,他儿子还是人小七救回来的呢!”

    “可不是嘛!想人家小七力大无比,哪用的上咱们。”

    “不识好歹,自不量力!”

    一众人骂完急忙劝苏柒柒道:“小七,他一个人代表不了咱们,他不愿意分出去便是。”

    “对对对,你甭理他,咱们还得靠你帮持呢!”

    “当初也是怪咱们没听你的话,才落得如此狼狈不堪,你救了村内不少人,大伙记你情。”

    大伙七嘴八舌,不少人拍腿后悔难当!

    苏柒柒缓了神情,“大伙没意见就成,不过丑话说前头,日后谁敢再来我面前叽歪,哔哔这哔哔那的,我就不跟他论理了,直接捶一顿了事!”

    丰永良见惹了众怒,不敢出声了,悄悄梭到洞后方低头垂首。

    黄氏扯扯她衣袖低声道:“小七,能不能让你梁婶和咱们一块?两人家中无壮年怕是不好过。”

    苏柒柒未回话拉着她回到屋内,慢声道:“娘亲暂时别,村民们刚刚上山,如此不妥,待日后有合适机会再说。你想想,倘若大伯三伯见你连外人都接纳了,他们会不会要求和咱们一起?毫无疑问,板上钉钉!如今就咱们家粮食丰厚,行事需三思!”

    梁氏往日帮衬她家不少,暗地里多加照顾不用说,若贸然吃住一起定生事端,麻烦事免不了。

    黄氏闻言恍然悟了,“是娘考虑不周了,确实不妥!”

    苏柒柒最厌烦处理家长里短的琐事了,有那闲功夫不如练功来的实在,假若亲戚间感情深厚,互相帮衬过,心良善倒也无所谓,不就多几口人吃饭嘛!粮食有的是!

    特烦那种一天到晚就知道惦记占你便宜,心中只有算计,丝毫无温情,只进不出自私自利的亲戚了。

    这种亲戚住在一起定然天天滋事不断。

    担着一层亲戚的皮又不能上去就捶一顿吧!

    总之就是烦杂得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