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九十九章 一盆狗血
    一群人抬着猎物喜滋滋走在山路上,头上的雨水似乎也没那么恼人了。

    空手的人一路挖些野菜捡点蘑菇。

    陈祈福带人迎出来帮忙将猎物抬去水涧打理。

    他瞧着两只大猎物心生欢喜道:“你们今日收获颇丰嘛。”

    大伙争相道:“都是小七的功劳……”

    吧吧吧道出打猎过程。

    苏柒柒心情愉悦地接受了大把赞美,问道:“陈叔,山上粮食如何了?”

    陈祈福:“早先种的粮食冲掉近一半,原先排水沟做的有些粗糙,今日让人重新规制了一番,应当不会有啥大问题了。”

    苏柒柒:“嗯,山上活既然妥了,明日都去板栗林干活吧,量有点多,怕是要运上一两天。”

    陈祈福听闻需运两天,『露』了笑容,“不怕,全背回来,只要有吃的,大伙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倒是,如今村民们可谓是光杆子一个,能找着吃的就阿弥陀佛了,谁会嫌食物多,嫌累哦。

    “陈叔,明日我就不去了,板栗咱家分今日运回来的份例就成,过两日挖竹笋,打猎我再去。”

    她得在家练刀法,顺便督促伙伴们加强锻炼身体呢,这些小事不想费神了。

    陈祈福:“成,你在家歇着吧!不用管板栗的事,背回来照分。”

    “不必了。”不出力,她家又不缺吃的,何必跟口多食寡的村民们抢食呢,不道德。

    出力了该领肯定是要领的,不能让村民形成一种可以白使唤她的思维。

    苏柒柒对『毛』峰道:“你在这等着分肉吧,咱们先回去了。”

    『毛』峰点头,肉哪能拉下。

    随后吩咐林仲山几人去主洞将板栗领回来,准备晚上炒上一锅糖炒板栗,烧一个板栗辣子鸡。

    金『毛』跟着她一起回了洞内,木屋打开,灰灰和丸子几天不见它,甚是亲热,闻着味儿窜出来打滚求『舔』。

    两小只一个多月长大了不少,加上吃得好又有灵泉水滋养,体健『毛』发锃亮,虎眼炯炯有神。

    小鱼嘻嘻哈哈裹在三只中间逗闹,苏柒柒抱起她道:“让它母子三人玩耍会,你今日认了几个字?”

    小鱼抓起她一缕发丝绕在手指上回道:“认了三个字,将才先生还夸我聪慧呢!让我歇歇晚间再学。”

    骆炎如今成了小鱼、二蛋、青青几人的专属先生了。

    “嗯,晚上阿姐做糖炒板栗奖励你。”

    “糖炒板栗是啥?”

    “一种美食,特好吃!”

    小鱼一听是美食高兴地拍手道:“太好了,有美食吃,好开心!”

    苏柒柒刮刮她鼻子道:“小吃货,行了,你和青青玩去吧,阿姐要练功了。”

    她觉得精神力了太弱了,一天一次不够,改一天三次好了,多喝点灵泉水加倍练吧。

    金丝久久渺无音信,真是愁人!

    空间新增了一株巨参,怪珠子,不知道第三间屋子能不能打开了。

    过两日寻个机会进去瞧瞧。

    苏柒柒进了小房间喝了一瓶灵泉水盘腿打坐冥想。

    洞内的人每逢她练功之际便会自觉地压低嗓音。

    然~茬子人无所顾忌。

    周氏、苏长树、宁氏脚跟脚随着去领板栗的人来到洞内。

    宁氏跨入洞中咋咋呼呼,尖声尖气道:“哟~你们日子过得可真舒心呢!咱们两大家子和人挤一起甭提多憋屈了,爹说你们六亲不认还真是没说错,捡一群外人回来当宝似的,自个血亲的家人不闻不问。”

    苏柒柒在里间闻声眉皱了皱,继续聚精会神冥想。

    黄氏拉长脸道:“大嫂你声音轻些,小七累坏了在里间刚刚睡着。”

    “呵,你那个女儿说不得就是鬼上身了,『性』子突兀变躁,无缘无故力气变大,古怪得很,你还当眼珠子似的揣怀里宝贝着,别哪天将你们吸了魂才晓得怕。”

    宁氏昨晚听周氏谈及此事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有缝可钻,可图!

    只要收拾了小七,二弟媳不足为惧,随她拿捏,粮食山洞手到擒来!

    骆炎子在一旁淡淡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妇』人之见,荒谬至极!”

    宁氏撇嘴斥道:“你个外人『插』什么话?咱谈家事,有你啥事?

    骆炎不欲与山野粗鄙『妇』人争论,退到竹门前默默守着。

    黄氏听她满嘴胡咧咧气得发抖,恨不能撕烂她的嘴。

    “大嫂慎言,小七自小力大,往日她爹拦着不让说,怕惹来祸事。你如此诬蔑败坏小辈的名声简直不堪为长辈。”

    二蛋叉腰拦住宁氏欲往里屋的脚步喊道:“站住!你个娘们啥也不懂尽晓得胡扯,七姐生来就力气大,武功是高人师傅教的。”

    林仲山等人挡在竹门外,神情愤怒,目光蹭蹭冒火。

    周氏趁空往另一间屋子去,『毛』峰瞥见了赶紧大跨步过去抵住竹门道:“这是男子的衣物间,不便给你看。”

    周氏抻着脖子探头想从竹缝间瞧个一二,口中质问道:“屋子空着闲置衣物,为何不让咱们住?”

    『毛』峰贴身挡住竹门不语。

    宁氏见目的达不成,声量愈发大了,怪声怪气道:“长辈来半天了,为啥小七气儿都不吭一声,莫不是心虚了吧?将小七喊出来,咱们一道去主洞让大伙瞅瞅她究竟是不是鬼上身了。这要是鬼上身了,大伙可就危险了。”

    苏长树自进了屋一直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他认为周氏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他那侄女变化确实大。

    黄氏气得嘴唇都在发抖,厉声道:“大嫂你打哪听来的闲言碎语?你到底想干嘛?小七是你的亲侄女,你这番作为是想『逼』她上绝路吗?”

    “哼,她如今哪是我什么侄女,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孤魂野鬼!”

    宁氏鼻孔朝天哼哼又道:“咱大家子都这么认为,三弟媳言之有理。”

    周氏见大嫂扯出了自个,撇清道:“我只不过提了提小七这两年变了不少,大伙分析分析觉着事有怪异,跟我没啥关系。”

    宁氏拂开挡在身前的二蛋叫骂道:“你们就是些傻货,跟个孤魂野鬼住一道还沾沾自喜,劝你们赶紧让开,将那野鬼拖出来烧了为好,不然到时你们咋死的都不知道,冤不冤?”

    众人闻言俱横眉怒目,火冒三丈盯着宁氏真想狠狠揍她一顿算了,又顾及她是小七的长辈有些犹豫不决。

    周氏发声道:“二嫂你让小七出来呗!躲着算什么事呀?是不是鬼上身让大伙评评嘛!当然,不是最好了,若是,咱们防范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我们也是为大伙的安危着想。”

    黄氏横了她一眼,黑着脸扭头问苏长树。

    “三弟也是这个意思?爹也认可你们这么做了?

    苏长树施施然道:“爹的意思是将小七带回主洞,明日去猎只狗,泼盆狗血瞧瞧再做定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