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可能是神仙
    山上小溪边,一个萌娃娃跳脚找着身体部位,嘴上嘀嘀咕咕,“粗暴,粗俗,暴君,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一甩手就把人家丢上了荒山。”

    呜呜呜呜....还有一只手呢?哪去了?

    无情无义的苏柒柒坐在木屋中理了理头绪,分析了一下当前的情况,目前金丝只可调动三根,只能同时杀死三只兔子,针对人有点后继无力,能伤却搞不死。

    照002的说法貌似劳资的心神被锁了似的……

    劳资应当来头不小,极可能是某个修仙界的神仙.....

    黑盒子有大用,必须要将剩下的十只盒子尽快搞到手,加快速度打开木屋,里面很可能有解锁心神的方法,说不定还藏着劳资的身世之谜。

    玉石,玉石.....搞玉石成了重中之重!

    嗯~先将沛阳郡现成的玉全部夯回来,再去抢玉矿,抢完不算完,得去开矿,将这颗星球上所有未被发现的玉矿通通开出来!

    那么,人力,人才必不可少。需要创建一个大队伍……

    抢人?!不不不....招揽,抢太粗暴了!

    我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小仙女!

    不过,假若有人不从抢抢也没什么哈,形势逼人嘛!被逼的应当情有可原吧!?

    从山上安全归来的002扭着小屁股蹭到她跟前喏喏道:“老大,你力气渐涨,下回扔轻点,人家本来就有残缺,再这么搞上几回怕是要坏了!”

    “呵呵~”苏柒柒弯腰笑道:“哟~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嘛,知道自己是个废物。”

    002挎了脸瘪嘴不开心了。

    “好啦,好啦,逗你玩的,你不是废物,你只是缺了心智。”

    少了芯片可不就是心智不全嘛!

    二人和好如初,琴瑟和鸣……

    “老大,老大你出来试试如今的力气。”002站在龟裂的大地上喊道。

    “来了。”苏柒柒放下手中的刀走出木屋一拳砸在地上,轰隆一声,龟裂大地上一个大坑惊现。

    “玛呀~金丝还能加持力气呢?!”她望着脚下10米宽的大坑讶异道。

    002蹦哒到她面前仰起头道:“老大,你以后力气会越来越大的,哪怕不再练石也会逐步增大的。”

    “嗯,不错,不错!!锻炼不能停,如此双管齐下捶爆一座城指日可待!”苏柒柒捏紧拳头翻来覆去瞅,心生欢喜。

    002夸赞之词滔滔不绝.....

    “行了,空间外天快黑了,我得装扮一新出去搞事了……”

    苏柒柒返回木屋将新买来的胭脂水粉铺了一桌,对着小铜镜化妆。

    这副容貌还要5天时间才能变回去,在城里再靠这副样子应该很难混了,万一被逮了得不偿失,费脑细胞。

    又不能白白在空间内蹉跎时光,化个浓妆重新做人。

    前世她开过美容院,化妆凹造型小事一桩。

    苏柒柒照着铜镜抬起剪刀咔咔将眉毛睫毛全剪了。

    002惊叫道:“老大,刀下留毛啊!你身上的毛发都是自己的,你剪成这样,等变回来你就成无眉大侠了!”

    苏柒柒抬起剪刀指着他,目露危险之光,“少特么蒙我,自己的?”

    她撩起裙子展露出毛茸茸的大腿问:“我原先腿上有草原?这毛哪来的?”

    002缩着脖子道:“你腿上的毛是你头上移植下来的呀!你没发现自己头发少了很多吗?”

    mmp……“为什么不早说?劳资一天忙都忙死了,谁有闲心管头发是不是少了。”

    苏柒柒眨眨眼睛,睫毛喳子戳得下眼皮生疼,望着镜中的无眉大侠自言自语,“成大事者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呢,不就没有眉毛睫毛吗!死不了人,没事,几个月就长出来了……”

    劳资更荒诞的事都接受了,没眉毛算个屁!!

    强行安慰了自己一波,淡定地继续化妆,画了个垂眉垂眼,脂粉混上黑面粉掺少量水搅合搅和,暴露在外的皮肤抹上一层,嘴角下方点了颗黑痣,鼻子上点上小雀斑,将36D的大西瓜压扁用布紧紧围胸缠了几圈,32B的小包子热呼呼出笼了。

    一个黑黄大娘初步成型,换上粗布衣裳,拖了双泛黄的旧鞋,头上盖上大草帽,斜挎一个包袱。

    一个活灵活现的黄脸婆横空出世了!

    落日西沉,银灰色的暮霭笼罩着烂瓦木屋街。佝偻的老人扶墙招手呼喊小孙儿回家了。

    破瓦内钻出袅袅炊烟,乳白色的炊烟与灰色暮霭渐渐交融,整个街区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纱窗纸,飘飘荡荡,有一种落魄地奇异美感。

    一个黄面大娘此时插入画面中,使得街区又添上了一丝诡异感。

    北区街是沛阳郡最下层之人的居住地,这里聚集了城内所有类型的低等人,打更、掏粪、修脚、轿夫、娼优.....

    贫穷又混乱....

    每个人对陌生人俱心怀戒备。

    此时,两个抠脚汉子拦住苏柒柒上下打量,“大娘面生得很,来垢栏街所为何事?”

    “来寻人,我儿走丢了,有人见着他来了垢栏街。”苏柒柒不欲对这些生活本就困苦之人动手,于是编了一个走心的谎言,自带戏地演绎着悲情款款。

    大汉观她面容悲戚,泪花闪闪,信了一大半。

    “大娘可否将草笠掀开,今日府衙有布告张贴画像,缉拿在逃犯人,咱们垢栏街若是惹上官府将不得善了!”

    哟~狗老爷动作迅速嘛,这么快画像都搞出来了?

    苏柒柒揭开草笠道:“官府张贴的画像不是一个美貌女子吗?大娘我要有那姑娘一分美貌就好咯。”

    大汉见了她的尊容遂放下了心,笑了笑,“这倒是,画像上那女子跟仙女似的,柔柔弱弱地,居然说是什么江洋大盗。”

    另一个大汉嘁了一声小声道:“官府的事谁说的清究竟是咋回事,还不是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莫要在外说这些话。大娘你找一圈就回吧,天快黑了。

    “成,你们忙去吧。”苏柒柒在垢栏街晃了一圈,摸清了地形便离开了。

    天色已黑尽,一道黑影融在夜色里飞驰。

    踩点结束,今夜她预定了三家。

    苏柒柒坐在其中一家的房顶上,发表了一番感慨,累死个人了!被抢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啊!不用踩点,不用探查情况,不用坐在屋顶上吹冷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