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要炸了
    次日,坊间继添了一个新的传闻,沛阳城出了一个女厉鬼......

    城内人心惶惶,皆绕着太守府走,盛传厉鬼便是来寻太守大人的。

    空间内苏柒柒趴在软榻上看小说,不时咯咯笑。

    002端了一盘水灵灵的樱桃进来,“老大,果子摘来了,你尝尝。”

    “嗯,你来帮我调调木板上的字,放大点。”苏柒柒抓了一把樱桃塞嘴里将木板递给他又道:“投影颜色换成绿色,在数据库里翻几本灵异文来瞅瞅。”

    002心虚道:“灵异没有耶,有男人生子的要不要看?我看过了特带劲!”

    “拉倒吧,你说你作为一个性别男的系统,怎么偏爱看情情爱爱,霸道总裁壁咚我,这些油兮兮地东西呢?说好的高大上呢?你好意思说自己来自什么最强宇宙吗?不觉得丢你大宇宙的脸?.......”

    苏柒柒数落了002一阵摆摆手,“离我远点,怕传染。”

    002委屈地蹲在角落,死性不改....

    二人在空间内窝了一天一夜,七日变身之期在某人殷殷期望下结束了。

    第七日凌晨苏柒柒意识苏醒的第一刻,伸手摸向不可言说的部位,猛得坐起来,炸了毛,暴吼一声,“002你给劳资过来。”

    002一骨碌滚下小床,“老大,咋啦?空间要炸了吗?”

    “空间没炸,劳资头炸了!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那玩意儿为什么还在,为什么?为什么?不是说七天就变回来吗?你快点将它给我弄走,劳资再也不想站着尿尿了……”

    苏柒柒狂风暴雨吼了一通。

    “老大别上火啊,你样子已经还原了。呐,你自己看。”002递过铜镜安抚道。

    暴走的人接过镜子瞅了一眼,甩手把镜子摔在地上道:“劳资更关心的是那玩意,为什么没消失?你甭糊弄我,告诉我实话。”

    “之前不是说了嘛,多出来的东西得看你体质,其实当初是你自己的问题,想太多了!想太多并不是好事。”002缩在墙角拉了块布挡住身体,意图降低存在感。

    苏柒柒大跨步上前扯掉布,一把捏住他脖子目露凶光狠戾道:“你想埋骨异国他乡吗?少拿体质忽悠我,告诉我确切时间。”

    “十五天,最多十五天。呜呜呜呜.....”002哭唧唧道。

    “十五天?!成,劳资再熬十五天,倘若时间到了它还挂在我身上,劳资一定会亲手割下来让你吃了....”

    苏柒柒甩开手,气呼呼道。

    002瑟瑟发抖,玛呀~太残暴了!吓死宝宝了。

    苏柒柒叉腰呼出一口浊气,捡起铜镜,化上眉毛,换上中规中矩的衣裙出了空间。

    在街上晃了一圈,繁华街道上官兵比路人多。

    酒楼茶馆人山人海,皆是闲来无事之人在八卦贵族家宅失窃的事。

    苏柒柒在街上买了许多小鱼爱吃的零嘴,站在一棵榆树下望着人声沸鼎的茶楼,心潮起伏。

    城外荒民遍野,无人关心,贵族们的家事人人跟打了鸡血似的,疯一般地涌在一起热烈讨论,何其悲哀!!

    大家各扫门前雪,心跟雪花一样冰凉。

    世情薄,人心凉。无可救药!

    苏柒柒叹了口气,转身去了一家粥铺,“大娘,你帮我熬上十桶粥,蒸十锅窝窝头,一会帮我推去城外。”

    “姑娘,城外咱去不了,你找别家吧。”

    “大娘无须担忧,我有牌子,可领你出去。”苏柒柒俯耳道:“大娘,我是余家大小姐的婢女,我家小姐近日身子不大爽利,寻思去城外施施粥积上些许功德,家中这两日事务繁忙抽不出人手,大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娘了然,点头应道:“明白,明白,既然你有法子出城,大娘这便去为你熬粥。”

    “半个时辰之后我再来啊。”苏柒柒付了定金去了牙市。

    打算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几个挖矿方面的人才。

    牙市坐落在西边的后街,穿过街巷,一条长长的胡同隔断了牙市与外街的繁华,牙市由简陋木板搭建而起,上方有一个大台子,下方一排排小木房,木房呈半封闭式,地面上铺了一层薄薄的枯草,里面挨挨挤挤坐满了人。

    牙市门大开,苏柒柒跨入院内,一名男人殷勤迎了上来,将她请至上方的台上,吩咐人上了茶,站在一旁哈腰问道:“不知姑娘想挑选何种伺候的人?要男要女?咱牙行货色齐全,随客人挑捡。”

    “不分男女,有技艺在身就成。”她推了推茶盏又道:“唱戏之人也可。”

    牙子和颜悦色应道:“成呢,我都喊出来给姑娘过过眼。”

    牙子迈下台子站在木屋栏栅外点了十人出来。

    十人神情木然地站在台下垂着头,牙子甩了一鞭子吼道:“都特娘给我打起精神来,让贵人瞧瞧。”

    苏柒柒:“你别瞎嚷嚷,吵得很,领台子上来。”

    牙子换了脸,笑嘻嘻道:“好嘞。走走走,上去,上去。”

    一行人站定台上,其中几人头轻抬偷偷瞄了苏柒柒一眼,速即垂下头规规矩矩站着一动不动。

    牙子粗鲁地推了两名女子到她跟前道:“姑娘,这二人会唱戏弹琵琶,你瞅瞅看合眼不?”

    两名女子被推了一个踉跄,苏柒柒伸手扶了扶问:“你二人可愿随我?”

    牙子插话道:“那轮得到她们愿不愿,姑娘瞧上了那是她们的福气。”

    “闭嘴吧,问你了吗?”苏柒柒皱眉睨了牙子一眼,神情摆明了不爽。

    两名女子隐晦对视一眼,怯懦地点点头。

    随后,她问另外八名男子,“你们有何技艺?”

    其中一名男子大胆向前跨了一步道:“禀姑娘,奴擅制弓。”

    牙子在苏柒柒耳边道:“此男往日是贵族家养的制弓师傅,与一个奴婢私通遭主子发卖了,他身价相比他人贵上一翻。”

    哟~苏柒柒心想,不可或缺的人才啊!

    另几名,分别会,养蚕、织布、制茶、染布、造船、采石工.....

    十人花了220两银子,制弓的大汉自是贵一倍。

    苏柒柒付了银子,领着十人下了台子,路过一间木屋,一名七八岁的男童脏兮兮的手抓着木栏栅直勾勾盯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