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勾魂美人
    苏柒柒扭断了美人的手,一脚踹向美人心的窝子。

    噗通,美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沐浴月光,美极了!

    一旁的秦湛怔了一瞬,扶起关熙予,美人顺势偎在他怀里哭唧唧.....

    哭得是梨花带雨,为君裛泪,大胸部一颤一颤,有节奏地起伏着,特勾人!

    “小七姑娘,下手未免过于重了吧?”秦湛面色不虞道。

    苏柒柒耸了耸鼻子,笑得开怀,心中冷呵呵~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讥讽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养的美人想取劳资心脏,还不许人反击了?”

    “你是不是得青光眼了?白内障了?眼瞎啦?”

    苏柒柒敛了嬉笑,面上布上了晨霜,冷冷地扫了二人一眼,悠悠地说:“依我看,都不是,你们就是一群长期陷在臆想中的智障……”

    “自以为尊贵,觉得世上所有人就该匍匐在你们脚下摇尾乞怜?端着身份藐视众生?是不是以为劳资会爬过来喊你主子?”

    “可惜劳资不吃这套,少特娘在劳资面前拿腔拿调,一边玩去吧!”

    一群自以为是的二逼货.....

    她说完提溜起白衣鬼,“走。”

    两名护卫提剑追了上来,苏柒柒粗暴地把白衣鬼往后一甩,从背后抽出大刀,咔咔几招干净利落地把二人的剑当柴砍了。

    利剑断成了几截,落在地上清脆响。

    “劝你们别往前了,你们身子应当不比剑结实吧?非要来的话,容我先问问吧,喜欢几截?我认为三截比较好,砍太碎肠子内脏啥的掉出来破坏美感。”

    苏柒柒脸上涌起浓浓的蔑视,正儿八经地询问二人。

    “回来。”秦湛命令道。

    就是嘛,不回去后戏如何唱?劳资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要整出啥大戏出来,千万别让人失望才是啊!

    烽烟戏诸侯?谍中谍?霸王别妖姬?马嵬坡死贵妃?

    无所谓,来吧!全上都行,劳资接招,全了你们的戏瘾,任你们蹦来蹦去,在劳资眼里不过是笑话一场。

    苏柒柒拉着白衣鬼回到院子,进了屋扔了一包伤药过去,“自个收拾一下。”

    毛峰爬起来问:“老大,他是谁?哟~咋受伤了?”

    “咋咋呼呼做啥?闲事少管,去端杯水来。”

    苏柒柒接过杯子当着白衣鬼的面抖了半包迷药进去,用手搅了搅。

    白衣鬼将伤口包扎完毕,作势又要跪。

    苏柒柒一把拉住他道:“打住,把药喝了。”

    白衣鬼刀疤脸有点扭曲了,啥意思?

    “放心不是毒药,喝了好好睡一觉吧,我既然救你回来了,难不成多此一举救你回来毒死?”

    她把杯子递到白衣鬼面前,加重了语气:“麻溜地喝了,劳资今晚心情有点晃荡,忽高忽低是要出事的症状。”

    白衣鬼悲怆地接过杯子,将迷药一下倾倒进嘴里。

    苏柒柒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见他喉结动了几下,问道:“味儿如何?”

    白衣鬼摇了摇头。

    “说话。”

    “有点苦。”

    “嗯”苏柒柒满意了,确定药下了肚了。

    白衣鬼觉得这姑娘真是一个整事的高手,逼人喝迷药还非要问人家味道如何。

    一刻钟到了,苏柒柒将他拖到偏房安置妥了,吩咐毛峰在家守候,一个人踩着月色出门了。

    宝贵的时间白白浪费了这么多,一点也不值。

    沛阳城最大的布行仓库在夜色下被洗劫一空了,空旷的库房内摆了一排银子。

    苏柒柒大概折了个半价付了银子,她认为批发嘛,总归该便宜一点。

    城里大大小小的商铺皆遭了洗劫,凡是日后可能用的着的物件,苏柒柒是豪不留情一通收刮。

    一样一样上街买,太耗时费神了。

    大商铺一律七折,底子厚。

    小店铺按原价折算,平常人家难以承受一夜破产的风波....

    搞不好会出人命.....

    苏柒柒觉得有时候自己真的太善良了!跟菩萨似的……

    忙了一夜,身体有点疲惫,十几条街逛下来要老命了。

    鸡鸣声起,收摊回家。

    日上三竿,苏柒柒懒懒地起了床,伸了个懒腰,劈了个叉。

    院中白衣鬼与毛峰等人打成了一片,交流心得,气氛美得冒泡,友谊的光辉照在白衣鬼身上,闪亮闪亮地。

    苏柒柒站在回廊里望着院中的人笑了……

    二蛋噌噌跑过来道:“老大,你醒啦?饭搁锅里温着呢,我去给你抬来?”

    “嗯,肉端两盆来,米饭来五碗,昨晚劳神又费力,补补。”

    “好嘞。”二蛋颠颠跑去了灶房。

    五天过去了,苏柒柒安安静静地在鬼院炖大补药,吃吃喝喝,悠哉练武。

    沛阳城前阵刮起的妖风平静了下来,有人坐镇确实不一样!

    鬼院外看似平静实则暗涌如潮,林子里,不远处的市井里,扮鬼的人无数。

    苏柒柒坐在门槛上反思,我咋就这么惹人眼球呢?做事挺低调的呀!没整多大的事呀!人说树大招风,我这还没长成呢,风呼呼就往我脸上拍。

    不讲究,太不讲究了。

    她觉得不赖自己,只怪有人疑心病太重了!有病得治啊!

    她不打算耗下去了,一扒拉子人等着呢!

    敌不动,我动。

    贱人就是矫情,宝贝丢了,内心嘛,急得不行,抓心挠肺,还死撑着拉块布遮着装淡定。

    苏柒柒百般无聊念了一句诗,“唉哟哟~清风明月照沟渠,沟渠内有一群小老鼠。”

    晚间,苏柒柒捂住肚子往茅房里钻,在茅房里翻出院,直奔马场。

    鬼魅身影悄无声息穿过林子,里面的人无知无觉。

    “老大,你被人盯上了,别太招摇了,用精神力收吧。”002试图阻止翻马栏的人。

    “拉倒吧,上千匹的马儿,三匹三匹的收,你是想累死我好继承劳资空间的财产吗?”

    如今仅能调动三根金丝,这要收到何年何月?

    002:“为什么一定要全部收完呢?你也用不上那么多马呀,拿来吃的话,味不如山上放养的好。”

    “你懂个屁,咱要去草原,在草原上领着大群人策马奔腾甭提多美多潇洒了。”

    “你老大我颜值高,头发长,骑在马上长发飘飘,妥妥的画中仙,我都不敢想象,绝逼能美晕一扒拉的人。”

    002:........

    “再说了,用不上,搁家里看着也是好的。”

    “起码能证明我是一个家产巨丰的人,对吧!要啥有啥,富得流油。”

    002:........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