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是人质
    苏柒柒闻童语失笑,咳了一声道:“他不一样,他是一个狡猾的坏人,诡计多端,这种人要多加防范,懂了吗?”

    秦湛:.........

    感觉这一天的经历比一生都漫长,有一种暴戾的情绪控制不住的欲破土而出。

    他浑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冷意,气势凌厉,势要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若是他手下在此恐怕就要爬俯在地瑟瑟发抖了吧!

    发怒的征兆啊!

    然~抱歉!苏柒柒对这种气势的压制完全感受不到。

    小鱼懵懵懂懂的更是啥也不知道。

    “哦”小鱼听完教诲指指他道:“阿姐,坏人把小花吃了,你让他还回来。”

    “噗....小花我收起来了,他敢吃小花早就七孔流血而亡了。”

    二人唧唧喳喳闲扯,彻底无视了心中怒气昂然的秦湛。

    他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屈辱在血液里蔓延,胸腔酝了一大包气,鼓鼓地无处发泄。

    无人搭理他。

    毛峰撩开帘子问:“老大,饭好了,你和小鱼在哪吃?”

    “就在车厢吃,帮我端进来吧,给他给拿一个碗。”

    人质若是饿死了,显得她太不人道了。

    她是一个好人。

    苏柒柒摸了一个瓷瓶出来,粗鲁地捏着秦湛的下巴将药水灌了进去。

    “规矩一点,别整事,三天后给你解药。”

    其实就是一瓶掺了黄莲的辣椒水,毒药柳云研制出来了,解药暂时没头绪,冒充一下再说。

    猛烈罐进来的药水呛得人直咳嗽.....秦湛俊脸暴红,青筋突突跳动,拳头紧攥。

    毛峰端了一大盆肉进来,为人质准备了一个小碗。

    苏柒柒解开他手上的绳子,夹了一碗肉递过去道:“吃吧。”

    她的肉盆里是没有素菜的。

    秦湛平了咳嗽,恢复了神情,淡漠地望着碗里大块肥腻腻的肉,说道:“我喜清淡,换一些清淡的食物吧。”

    手上的碗瞬间被夺走了,苏柒柒将肉倒入盆里,朝外喊道:“毛峰整两个窝窝头进来。”

    贱人就是矫情,有肉不吃,偏爱窝窝头。

    两个黑黄黑黄的窝窝头握在手中,秦湛道:“我口中的清淡是指不油腻的肉食。”

    苏柒柒吧唧嘴道:“大哥,龙在浅滩就甭端着了,爱吃不吃。”

    啥玩意儿嘛,比劳资要求还多,一点没有生为人质的觉悟。

    要不要给你整桌满汉全席出来?

    德性!

    菩萨心肠给你碗肉,居然嫌七嫌八。

    作.....

    作到最后清水窝窝头伺候。

    苏柒柒一眼都懒得施舍他,呲溜往嘴里刨肉,故意大声的吧唧嘴,吃得满嘴流油,吃得贼香了。

    秦湛撕扯干硬的面块子放入嘴里,费力咽下,喝了口凉水,感悲凉之极。

    对眼前这个女子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少顷,一盆肉进了肚,苏柒柒抹抹嘴,掀开帘子跳下马车击掌道:“收拾收拾,准备起程。”

    黄氏牵着小鱼回到车厢内,金毛颠颠跟在她身后想往马车上钻。

    苏柒柒拽着它的长尾巴,“别闹啊!车厢内搁不下你这庞大的身躯,你要上去了,我们就只能下来走路了。”

    金毛扭扭身子,爪子搭在板沿上,虎眼湿漉漉地瞅她,意图明显。

    “把爪子拿下来,再闹扣你口粮哦,你就啃草吧!”苏柒柒叉腰威胁道。

    金毛犹豫片刻撇头乖乖将爪子放了下来,不敢拿肉拼。

    一行人拖着疲惫的身子赶路,苏柒柒计划少说得走出200里地再做休整。

    秦湛在她下马车后不动声色地撩开窗帘一角观察外间环境,辨认方向。

    骆炎坐在他对面抚须沉思,忧虑不已,以他的了解,此人心思缜密,深藏若虚,狠辣记仇。

    这回小七是惹了个大麻烦回来啊!

    麻烦精若无其事的坐在地毯上翻看舆图。

    秦湛视线落在舆图上,启唇道:“北边战火纷飞,民生潦乱,匪徒横行,你们这是欲往火里滚么?无知便无畏啊!”

    苏柒柒将舆图抖得哗哗作响,抬头睨了他一眼。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乱好啊!我最喜欢乱的地方了,可以浑水摸鱼,有机可趁。

    “枭雄出在乱世!你一个生下来便掉在米缸里的富贵人懂什么?”

    秦湛幽深的目光投在她身上,缓缓道:“不料,你一个女子竟有勃勃雄心,不过乱世之中仅凭百余人恐难有作为,不妨来我麾下,可尽施才能展雄图,我可既往不咎你我之间的恩怨。”

    苏柒柒埋头细观舆图,遗憾地耸耸肩,叹声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担不起你的青睐。我们最好大道朝两边互不打扰为好,火花碰火花易出事。”

    而后转头问骆炎,“先生,此去北上一月可能到?”

    “难说,顺利的话是可到的,如今水灾将将平复,路上流民四起,恐难一帆风顺。”骆炎眼角余光扫扫秦湛,又道:“小七,北边混乱不堪,事端不断,你真的想清楚了?”

    他内心是抗拒北上的,奈何有一个胆子比天大的主事人。

    苏柒柒不着痕迹地暗示道:“背有狼伺,北可出境。”

    秦湛与骆炎闻言皆入沉思。

    一行人沸沸汤汤马不停蹄在官道上奔驰,路上偶有遇见零散的灾民,见此气势均避之唯恐不及。

    初冬酉时太阳便缓缓西沉,天色渐暗,冷风吹拂在衣着单薄的村民身上,小跑前进的人忍不住打了冷颤。

    苏柒柒出了车厢坐在车板子上,借着微弱的光线四处打量,找供大伙歇脚的地方。

    马车使入一个浅谷,毛峰甩着马鞭道:“老大,这地儿不错,宽敞又避风,你觉得呢?”

    “嗯,停吧,今夜便歇在此处了。”她大概估量了一下,一天半夜走了近200里左右了,问题不大了,可以好好歇一晚了。

    大伙听闻可以歇了,纷纷就近席地坐下,断断续续小跑一天累得够呛,腿酸脚肿。

    脱了鞋,个个脚底板都起了一串串的水泡,磨破了皮生疼。

    柳云手挎竹篮一一将药粉递给众人。

    苏柒柒抬了桶水悄咪咪兑了一些灵泉水进去,事是她惹出来的,村民们纯粹就是遭了无妄之灾,替她受了累,稍做补偿是应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