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罚你抄书
    一行人靠石壁分散而坐,捶着腿扫视了一番洞内环境,如释重负。

    虚惊一大场,心魂微定,开始七七八八问苏柒柒究竟是咋回事。

    陈振华扯扯她衣摆好奇问:“小七,你怎么会惹上这样的大人物啊?你跑去沛阳城干了啥事啊?”

    苏柒柒不爽道:“劳资挖了他祖坟。”

    “啊?.....众人闻言惊讶地侧目齐齐望向她。

    哎玛~你可真会玩,闲得抓蚤子吃了,没事跑去刨人祖坟干啥?什么仇什么怨啊......难怪人家一副要生嚼了你嘴脸,撩起袖子大动干戈.....

    苏柒柒挠挠额头,略显不自在道:“你们还真信啊?说笑而已,我要说这回是无妄之灾,你们信不信?”

    “信。”稀稀落落的人回。

    绝大部分人根本不信,越是了解她的人越是不信,别逗了好吗!就你那惹祸的本事跟性子.....

    蒙谁呢!

    “哎,好吧!也没啥,就是不小心路过捡了他件东西,一包金子。”她心道,劳资就是抢了咋地吧!

    众人干巴巴地哦了一声,内心想法是,你这路过路得好巧不巧哦~路出一场大祸来!

    走路都带风的人就是不一样。

    苏柒柒尬哈哈笑了几声,随后真心歉意道:“这回是我连累大伙了,放心吧,以后再整事肯定不会再露出端倪来,保准搞得妥妥地。”

    大伙内心深处充满了无奈,惹了场大祸出来,不收敛,不吸取教训,不夹起尾巴做人,心心念念还琢磨着搞事呢?!

    其中以黄氏为首,苦口婆心劝道:“小七啊,世道这么乱,咱安分点成不成?”

    无数人点头表示了赞同。

    苏柒柒强词夺理道:“娘亲呢,正因为世道乱,才要整事,安分守己活不好的,如何活下去?你们身上的棉衣,竹篓里的粮种、白面、盐....那样不是我搞事得来的?”

    “咱们手上那点碎银子在物价飞涨的灾年里能买点啥?别说吃饱穿暖了,能活着找点草根吃就阿弥陀佛了。”

    一帮人一寻思,说得好像有些道理呢!

    墙头草.....

    陈祈福帮腔道:“大妹子,小七说的在理,大不了下回做事把细一些便成了。”

    骆言等人亦相劝……

    他们深知,这就是一个天生爱搞事的祸坯子,拦不住的,不如别讨嫌了,随了她心意。

    人家有搞事的能力,同时又具备了收拾烂摊子的能力,没啥大不了的。

    苏柒柒非常满意.....

    黄氏见情势一边倒,无可奈何谆谆告诫道:“你以后还是捡软柿子捏吧!官兵万万不能惹,知道了吗?”

    苏柒柒忍俊不住唇角上勾:“好好好,听娘亲的。”

    她娘亲如今是学精了不少哇,知道教她捏软柿子了!

    安全隐患消了一半,苏柒柒觉得算账的时候到了,招招手将毛峰喊来,抽出腰间的软鞭打在地上啪啪响。

    毛峰战战兢兢,抖抖索索地走过来,垂死挣扎道:“老大啊!真不能怨我,错就错在我太信任你了!你说你带回来的人,我能有啥防备嘛!”

    “哟嗬~你还怨上我了?犯了错,你就是这种态度?”

    苏柒柒凶巴巴瞥了他一眼,扯着鞭子又道:“你们都过来,听听这回出事的关键点在哪,免得日后犯相同的错误。”

    小伙伴们唰唰围了上来,听苏柒柒将整件事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林仲山怒其不争敲敲他头道:“你可真能,刚刚加进来的新人你就把咱掀了个底朝天。”

    “对呀,何况人小七还喂他迷药了呢,你怎么不动动脑子呢?就把咱们的落脚地儿说了出去。”

    陈振华鄙夷道:“你比我还笨,小七以后甭带他了,带我吧。”

    一片谴责声……

    苏柒柒抚鞭道:“不长心,脑子生了锈,念你初犯,十鞭,一个月不许吃肉,吃了那么多肉全化成粑粑了,一点精华都留不住,糟蹋了劳资的肉。”

    毛峰羞愧地垂着头,心情低落道:“是我大意了,累大伙有了性命之忧,连日奔波逃命,下回定会谨慎小心的。”

    苏柒柒:“你当了回鸡,为大伙敲了敲警钟,还是有功劳的,趴下吧。”

    啪啪十鞭抽完,途中毛峰咬牙硬是一声未吭。

    孩子们掩目偷看,大人们心里多了些想法,提醒自己做事说话要多多考量。

    完事,她摸了本策论扔在毛峰怀里道:“抄十遍,这事就算过去了。”

    毛峰哭丧着脸道:“老大不如你再抽十鞭吧,实在不想写这玩意,折磨人啊!”

    鞭子抽在身上,身体受受罪而已,忍忍就过去了,这玩意儿是折磨人精神啊!十遍?!他个大老粗得写到猴年马月?

    苏柒柒瞥了他一眼道:“再鬼喊鬼叫加倍,你脑子里水草茂盛,整点有营养的东西进去,不然你迟早得犯别的错误。”

    毛峰捧着书哀嚎了一声,认命了,不敢不认啊!

    他就知道,定是没好果子吃,提心吊胆了几天,认了罚,算是终于了了件事吧。

    苏柒柒悄悄吩咐柳云,“你拿包伤药给林大哥,让他帮毛峰上上药吧。

    “好的。”柳云眨眨眼睛笑着应了。

    苏柒柒心里明镜似的,即便毛峰不透露口风,诡计多端的秦湛一样会死咬她不放,或是从别处查出伙伴们的落脚之地。

    她是故意挖了个坑让毛峰跳,他太缺乏防人之心了,给他个深刻的教训,长长心,免得日后犯糊涂。

    受了罚的毛峰趴在地上一点都不知道自个被阴了,自责悲伤地面壁思过。

    饭时二蛋悄悄塞了两根肉条给他,“咱哥俩也算是患难之交了,看你可怜,分你一半吧,你可得记在心里,下回我要是遭了罚还情儿啊!”

    毛峰扯过肉条背过身吭呲将肉嚼下肚,回过身来道:“谁跟你是哥俩?喊叔。”

    二蛋一听发毛了,捏住他嘴道:“肉吐出来还我,翻脸不认人的混蛋。”

    毛峰一手刨开他低声道:“小祖宗,甭闹了成不?闹开了老大知道你暗度陈仓给我塞肉,少不了连你一起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