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化整为零
    二蛋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压低音量道:“抢你那回就知道你不是个好货。”

    毛峰一把搂住他胳膊道:“哥记你情,与你逗乐呢。”

    二人笑闹,苏柒柒听在耳朵里,好笑。随先生学了几个词,见缝就瞎卖弄。”

    晚饭过后,苏柒柒把一百五十余人招到跟前。

    郑重其事道:“此次惹了条大蟒蛇,稍有疏忽可能就会致使大伙丢了性命,我多方考虑为了稳妥起见,下了山,咱们最好是分批而行,蔽人耳目。”

    骆言摇摇头不太赞同,“外间世道如此浊乱,他们一个个拖家带口的,一个不好怕是会折损在路上。”

    苏柒柒思量道:“嗯,先生所言极是,这么着吧,壮年青年分散出去,老弱妇孺我来带,人肯定是要散开了走的,必须化整为零,一百多人太打眼了,有心人稍稍一打听,咱们就暴露在白日下无所遁形,之前所做的一切等于白搭。”

    众人略想想确实如此。

    苏柒柒点点舆图在桐关50里地的地方划了一个圈。

    “人分为五批,一会一队来领一份舆图,咱们在此地汇合。”

    “林大哥你行事稳重一人领一组,带20人,妇人小孩5人掺杂其中,尽是青壮年太打眼了。”

    “毛峰与柳云一组,你们二人可互补,柳云心思细腻,毛峰稍有些毛躁,你们凡事商量着来。”

    “童梓与二蛋一组,童梓行事张弛有度,心思缜密,缺点是脸皮子太薄了。二蛋脸皮厚人机灵,插科打诨的本事不小,你二人取长补短。”

    “大山哥、振平哥、振华三人领一组,你三人在村内便相处多年,有默契。”

    “你们每组各带几名妇人孩童,早前教你们的暗号记住了吗?”

    林仲山掏了个小本本出来道:“脑子里记着呢,怕搞混了在本子上又记了一遍。”

    那是苏柒柒在山上闲暇时用字母编的暗号,小伙伴们都已熟稔在心了。

    “嗯,每隔十里留一个暗号报平安,若有突发状况随时留暗号,记住,低调,不可惹事,用最快的速度赶至汇合点。”

    大伙听到不可惹事这句话,不约而同地想翻白眼,最能惹事的就是您了……

    苏柒柒并不这么认为,侃侃而谈,“先前换下来的破衣衫明日都套在外边,你们每组稍后去柳云那边领几包毒药、迷药、伤药什么的,还有抹脸的药粉,你们的脸色比起灾民来显得有点突出。”

    “大刀都收起来换匕首,我在沛阳城做了几套暗器,一组领一套去,干粮银子藏在隐秘的地方,匕首人人贴身配带。”

    苏柒柒细细做了安排,开始一一分发物件,而后想想,感觉出点事人明显不够用啊!

    于是,将林仲山等人招到一旁道:“你们几人在路上若是遇到有用的人才,可招揽进队伍来。”

    林仲山问:“小七,有用指的是哪方面?”

    苏柒柒掰开手指头,数道:“三个重点记住了,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人品一定要过关,本性干净良善。”

    “第二,身怀技能,譬如会挖矿啦,会驭马啦,制布,烧窑、建水车沟渠....类似这些都可以。”

    “第三嘛,力气大,胆子大,不怕死的人也是可以的。”

    “第一是首要,第一条达不到,哪怕他会捅天也不要,逃难路途上最能体现人性了。”

    苏柒柒略想想,补充了一句:“路上若是遇着失了家人的孩子一并带回来吧,孩子没有其他要求,唯一条,心性尚可,这一点参考朱可文兄妹便可。”

    “咱们到桐关汇合顺利的话也要一个月左右,一路上足以你们洞察一个人的本性了,反复试探合格了才能带回来,谁要是带回来的人起了幺蛾子,罚三个月的肉,抄一本经书!”

    几人相视一眼,应了是。

    经书.....厚厚的经书啊!可怕!

    毛峰第一反应就是,干脆一个不带,安全无风险。

    苏柒柒打破了他的幻想,“一个带不回来同罚,近一千里地,灾民四起,一个人都带不回来说明了什么?两个字,废物!”

    几人心道,您老要求不是一般高好吗!

    苏柒柒额外拿出几十片金叶子,分递给几人。

    “一会让梁婶她们帮你们缝在棉衣内,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拿出来用,备为后路,山穷水尽之时方可取用。”

    “是”

    “散了吧,你们把人分了去找柳云,学学变装技巧,很重要,拿小本本把要点和窍门记上,路上不妨多上手试试,钻研钻研,以后也是有用的。”

    苏柒柒认为搞事会变装变脸非常重要。

    众人挤在一起分组,领干粮,银子等一应物件。

    沈氏嘱咐道:“你们干粮银子莫要放在一堆,银子揣身上,干粮放竹篓里最下边。”

    “嗯嗯。”大伙点头答好。

    梁氏与几名妇人抱着一堆皮袄子上前喊话:“一人来领一件,小七用她自个的皮子为大伙准备的短袄子,贴身穿保暖又不显臃肿,外边套上破衫应付初冬足够了。”

    一干人等拥上来美滋滋挑上一件合身的皮袄子,忙忙躲到石头后边换上了。

    何永元几人挤在一块石头后换上袄子,他爱惜地摸了摸柔软的皮袄。

    “皮子真贴身,薄薄一层一丝风都漏不进,暖和。”

    良子应和着说:“可不是,我还是第一回穿这么金贵的袄子呢。”

    “嗯,良子你分在哪队了?”何永元问道。

    良子:“分到二蛋那队。”

    何永元:“哦,我是林大哥那队,听小七说,咱们这队走在最前头,你那队排在第二吧?你们脚程快上些,不定能赶上咱们一起。”

    良子捅捅他腰道:“可别,人小七说了,五队之间最少要拉开30里的距离呢,赶上一起了还分啥队哦。”

    何永元拍拍头醒悟道:“对哦,光想着跟你一起自在了,着相了。”

    二人勾肩搭背说说笑笑走出来,各自收检物件去了。

    大伙在洞内忙至亥时才歇下。

    苏柒柒三天不曾练功,承担守夜的同时冥想练刀法,忙得不亦乐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