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一名男子眼闪淫光涎着脸道:“嗬~还是母女俩呢,可以啊,咱哥几个还没尝过被母女一道伺候的滋味呢。”

    噗呲....此男下流话尾音还在空中飘荡,血便从脖子里飙了出来,头哐咚掉在了地上……

    眼睛里淫秽的光芒都未曾褪去。

    死得特别安详.....

    速度太快了,他来不及惊恐便去了地狱。

    苏柒柒身后一片惊呼尖叫声。

    其余六人瞠目结舌,懵.....

    什么情况?意外为何来的如此突然!

    意外持续不断,手刀子从左至右闪电般划过,六人有序地倒地了......

    收拾几个渣渣不要太轻松了……

    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

    情绪似脱缰的马儿,苏柒柒异常不爽,脏手。

    沉声道:“捆起来,扔坑里去。”

    血腥的场面使得孩子们捂着眼睛不敢放手,有人小声抽泣。

    小鱼是唯一不怕的,前几天在阿姐背上近距离瞧见过了,血都溅在脸上了呢。

    黄氏、沈氏她们还在适应的途中,捏着裙摆的手抖啊抖.....

    苏柒柒今天是铁了心要折磨她们,木着脸森然道:“我说捆起来,没听见吗?等什么?等狼醒做羔羊?还是等着被抬上蒸笼端上桌?”

    她神情冰冷,语气不容置疑,不近人情极了。

    几位妇人可怜兮兮地望着她,见她神色无一丝动容,互相瞅瞅,转而用希冀的目光盯着黄氏。

    希望黄氏能起关键性的作用……

    倒不是她们不想捆人,主要是有一个死人成了两半截,血糊糊地与六人个挨个躺在一起,迈不开步子啊!

    黄氏接收到姐妹们希冀的目光,鼓起勇气呢语道:“小七,那血人有些吓人,能不能....”

    苏柒柒不留情面地打断她话道:“不能,捆!这算什么?日后这种场面多的是,你们难不成想一辈子拖着我的腿走?这么多人我管的过来吗?再说,恶人的血与猪血狗血有何区别?”

    一众妇人见大势已去,忍住恐惧颤颤巍巍捡起地上的绳子一一捆人,眼睛余光半点都不敢落在半截人身上。

    然~苏柒柒并没有放过她们,淡淡道:“死人一起扔坑里去。”

    妇人们听噩耗差点忍不住惊叫出声.....

    你推我搡,无人敢上前捡死人脑袋。

    苏柒柒冷心冷肺道:“你们想我来扔的话也行,可是我扔进坑的就不仅仅是死人了,我会把你们一起扔进去,晚上你们就跟他睡一个坑吧。”

    连个死人都能怕成这样,倘若陷入困境要她们亲自杀人得纠结成啥样?危急时刻容得你纠结吗?恐怕不等你纠结出个一二三就成亡魂了!

    必须得调教.....

    众妇人闻言吓得一个激灵,哪敢再犹豫,这就是个说一不二的主!

    捡死人总比跟死人睡强。

    胆子大一些的沈氏壮着胆子抓住死人脑袋的头发,眼睛朝上,拎着脑袋一路小跑,到了坑边急急甩了出去。

    刘氏和黄氏一人拖一条死人腿,二人默契地迸发出了极速,拽着死人腿往坑边拖。

    完事,喘了口大气,三人哆嗦着腿,抖着手抽了块帕子出来擦血。

    另外的妇人松了一口大大的气。

    然~气没等落进胸腔呢,魔鬼的声音再度响起。

    “将才没动手的人去坑里把死人拉出来,轮番来,直到不发抖,不颤栗,不害怕了为止。”

    众妇人想哭......

    太残忍了……

    太残酷了……

    太逼人了……

    太无情了……

    然而除了麻着胆子干无路可走。

    死人才是最惨的,来来回回备受折腾,头发都快被揪秃了。

    一会被扔下坑,一会被抬上坑,在地上拖来拖去,拖得是面目全非,衣衫不整....

    他的同伴幽幽醒来,目睹了此情此景,惊掉了下巴,眼珠子凸得快夺眶而出了,神经木木地。

    傻傻地盯着一群女疯子将他们兄弟的两半截身子搬来搬去,摔来摔去,扔来扔去.....

    兄弟青白的脸狰狞可怖,血已经流干,地上四条血痕赤裸裸地晃人眼睛,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那名盘子正,身段妙哉的女子气定神闲,轻风明月一般,站在一旁带着浅浅地微笑观看着,就像坐在戏楼子里观戏似的……

    这哪还是之前心中所意想的软呼呼地女人哦!

    这是魔鬼啊!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醒啦?”苏柒柒伸出食指揉了揉发芽的眉毛,笑问几人。

    六人梗梗脖子脑袋不由自主往后缩,想说话,喉咙却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

    苏柒柒迈着优美的步伐,走向几人,围着他们转了一圈若有所思道:“肥扭扭的流民,啧,坑小了点。没事,冬天来了,挤挤也行,暖和。”

    大哥男憋出浓浓的鼻瓮声,头咚咚嗑在泥地上道:“女侠饶命啊!适才咱哥几个只是口头上逗逗乐而已,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姑娘,你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咱们也苦难人啊,家中遭了水灾无奈做了流民,咱是良民,真是良民来着……”

    穷凶极恶的良民吗?啃人骨头的良民?

    苏柒柒当他在唱歌,指指大坑道:“瞧见了吗?我为你们准备的良宅,从此你们再也不用四处流浪了,多好啊!”

    “说起来你们也是拖了某人的福了……”

    “哎”她毛森森地轻叹气,“要不是为了躲避他,你们就要暴尸荒野咯……”

    六人盯着大坑,似见着一只猛兽张开了阴森的大嘴,吓得不管不顾挪动着被捆得严严实实的身体,往反方向蠕动。

    “拉回来,扔坑里去。”苏柒柒站在坑边指挥妇人们。

    众人七手八脚将六人扔进了坑,六人挣扎着跪在坑中不停求饶。

    “看在你们诚心诚意求饶的份上,今日我打算当一回菩萨,饶你们其中三人的性命。”

    苏柒柒抠抠耳垂作深思熟虑状,“不过呢,你们得互相揭发罪行,说的多,说得仔细的人就能活命,不能胡掰哦。”

    六人一听有活命的机会,喜出望外,卯足了劲儿供述兄弟的罪行。

    兄弟情与活命的机会一比,瞬间变塑料草了。

    何况是这种乌合之众间的兄弟情,风一吹就散成了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