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极恶之人
    几人唯恐说慢一步丢了命,一丝犹豫不带,噼里啪啦张嘴就来。

    小嘴巴男指着他大哥道:“他,他最是丧尽天良了,自个的亲侄子都煮来吃了,原先他隔壁的寡妇也是他弄死的……”

    大哥男“呸呸呸”....口水吐在小嘴男脸上呲牙道:“你他娘就是个孬货,一块大饼就把自个婆姨卖了,头回杀人的就是你,怂恿咱做人肉干的也是你。”

    “你人面兽心,上回那几个娃娃就是你们带回来的,事后还夸肉嫩。”

    “你抢人婆姨,杀人家男人……”

    “你把自个爹娘扔在荒山上喂狼。”

    六人争先恐后说得口水沫子频溅.......

    苏柒柒身后的人听着这些人干了如此多罪恶滔天,惊心怵目灭人性的事,呆若木鸡……

    不可思议,世上竟有如许恶人,做的那些个恶事简直惨不忍闻!

    苏柒柒却一点都不意外,意料之中的事。

    世上总有这么些极恶的人渣,别说这般恶劣的大环境下了,便是那和平盛世不也有吃饱了撑得慌的恶人吗。

    他们以杀人为乐,嗜杀成性,藏在阴暗角落伺机而动,恶称为连环杀手。

    那些贩卖妇女儿童的杂碎,买卖人体器官的饿狼……

    各种各样的极恶之人,不胜枚举……

    人之初,性本莫测....

    世上之恶多分为两种,“极端之恶”,“平庸之恶。”

    苏柒柒认为还应该补充一恶,根本之恶。

    这七人可称之为根本之恶,大恶!!

    “填土吧。”苏柒柒抓了一把土,撒在坑里。

    六人晃晃头上的泥土,随即反应过来遭了戏耍,恶狠狠骂道:“言而无信的小人,卑鄙无耻,你个大骗子。”

    苏柒柒盈盈浅笑:“不错,我的确是小人,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小人儿。”

    “骗的就是你,咋地吧,劳资可以定规矩,也可以改规矩,你奈我何?”

    黄氏等人亲耳所闻这些人做下的劣迹斑斑的恶事,硬了心肠活埋恶人,大人小孩可劲刨土往坑里撒。

    今晚要是被恶人得了手,她们可就真如小七说的那般,上蒸笼,上桌了……

    六人呸呸呸往外吐泥巴,目露凶光不停地咒骂威胁。

    苏柒柒大度的宽容以待,失败者总爱气急败坏地叫嚣着骂人,唯此一途可泄愤了。

    真是一件悲伤的事!

    几人还算有点小用,至少为她的伙伴家人上了生动的一课,让她们知晓了世上恶人如许恶。

    敲了警钟,醒了神儿,酷烈环境下多余的美好幻想就应该拿来破灭的,只有捏爆了才能面对现实不是吗。

    泥土渐渐填至几人胸口,几人停止了怒骂,恐惧占满了心,脊背冰凉,全身软得如同在水里煮烂了的面条。

    骂声又换成了求饶声……

    苏柒柒内心平静无波,置若罔闻,说了一句,“埋了。”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恶稔祸盈,地狱门开了.....魔鬼就应该进地狱才对。

    活埋恶人或许看起来有些残忍,苏柒柒不以为然,她觉得这恰恰是一种仁慈……

    在断断续续微微弱弱地叫喊声中,苏柒柒架起锅,炖肉汤。

    小鱼在她脚下抻长脖子望着投入锅内的肉条,念叨:“阿姐多放几块肉,我饿。”

    苏柒柒抓了一大把肉干应道:“嗯,好。中午就吃了一个窝窝头不顶事儿,等会肉汤熬好许你吃两碗。”

    小鱼眯眼笑。

    黄氏走过来在身上擦擦手上的泥,一把拉住她手道:“我的小祖宗呢,你干啥?日子不过啦?锅里那么些肉了,你还放?”

    苏柒柒拽着她手将大把的肉干扔进锅里,惊呼道:“哎哟~娘亲你手抖啥?我是想放起来的,你这手一抖,肉入水了。”

    黄氏白了她一眼抽开手,“小东西,就你会来事儿。”絮叨着说:“无田无家的,干粮几下霍霍光了,日后等着啃老树皮吧。”

    苏柒柒趴在她肩上凑到耳朵旁轻声道:“你老是不是忘了,我还藏着一包金银珠宝呢,放心吧,谁啃树皮也轮不到你。”

    黄氏扯扯她袖子,告诫道:“祸从口出,此事藏心里,没事别再拿来说了,听见没?”

    “嗯嗯,”苏柒柒连声应,不想听碎碎念,推推她说:“娘亲你去与梁婶说说话,我看锅。”

    妇人们凑在一起,谈今日心得,言世道浑浊,人心叵测。

    骆炎在火堆前坐下,注视着烟雾中的苏柒柒徐徐道:“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为官。你是成大事的性子,又天赋异禀,身怀异才,何不做一番大事?”

    苏柒柒轻轻搅着肉汤,缓慢地说:“先生近日心事繁重,郁郁寡欢,是在为这污浊不堪的世道哀愁吗?看着遍野的流民起了恻隐之心?”

    “唉,老了,心便软了。”骆炎幽幽叹了一口长气。

    苏柒柒搁下木勺,透过热气直视他道:“世道浊乱的根源在哪,先生应当比我更清楚才是,树早就从根上腐烂了,风来,树叶自然唰唰往下掉,先生要我如何救世?”

    “铲树?种新苗?工程浩大!救世只一句话,说起来容易!”

    “然,其过程呢?艰难可想而知,荆棘布途,说呕心沥血亦不为过,或会耗尽我一生,我没有称霸天下的心,只愿安稳一世。”

    续又坦言道:“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不喜束缚,一心向往自由,心中只有小义,无大义。”

    “护家人,护好友,护与我交好之人,在能力范围内适当助人,我能做的,想做的,仅此而已!”

    救世.....天大的责任恕她扛不起,扛得起也不干!

    哪有在江湖四处浪自在。

    哪怕真成事了,成了苏则天,日日囚在皇宫中批奏折,天不亮眯眼半睁就要爬到龙椅上听一群迂腐的老头碎碎念,光想想就觉着可怕。

    下了龙椅呆在一个方寸之地太监如影随形。

    想去花园赏赏花各种奇妙偶遇.....

    回了后宫还要应付一群争宠的人.....

    半夜说不准就被谁爬了床,下了药.....

    底下的人夜夜催你生继承人,尼玛,还真是有皇位等后人继承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