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逮泥鳅
    直觉是一个阴晴不定的王八羔子,苏柒柒翻遍了山凹凹,甭说鸡了,毛都没瞧见一根……

    难怪那些流民要挪窝,鬼地方穷得只剩草了。

    馋虫勾了起来,干脆在空间里逮了两只鸡出来,一把掐死拎着回草屋了。

    一帮老小盯着她一手一只鸡讶异极了,小七会算命啊!说有鸡就有鸡....

    这年头,灾民见着啥不吃,一路上稍微能进肚的草根都遭灾民挖得是七零八落,这种情况下还能逮着鸡,玄妙!

    孩子们愣了一瞬,开心蹦跳道:“哇,有鸡吃,有鸡吃了。”

    坐在石床上的一排老人忙忙制止道:“别跳,别跳,小心着屋塌了。”

    欲倒不倒的草屋看着就吓人,一惊一乍把屋震倒了咋整。

    孩子们吐吐舌头,规规矩矩坐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盯着鸡不落眼。

    梁氏烧了一锅开水,将两只鸡烫了烫,几名妇人围了过来,手脚麻利地把鸡毛拔了个干干净净,三下五除二把鸡剁成小块。

    有肉吃,苏柒柒格外勤快,在背篓里捡了一罐油出来,架起锅倒油,油热下干辣椒姜丝,鸡肉下锅翻炒,炒上片刻舀上两瓢水,炖上半个时辰下芋头。

    苏柒柒倒了半盆黑面出来大力地揉啊揉,揉得劲道足足的,撕成一团团面块压扁围着锅沿贴了一圈,剩下的面块子拉成薄薄的长条扔进锅里一起炖,咕咚开的汤汁浸沾在面饼上,香气四溢。

    床上一排老人,地上墙角排排坐了一溜小人儿,闻香咽口水,闲话也不扯了,专心盯着锅瞅,那家伙差点给锅盯穿了。

    香喷喷的芋儿烧鸡起锅了,面饼也熟透了。

    炖得酥烂的芋儿咬在嘴里绵软,香糯回甜,鸡肉细嫩滑润,辣而不燥,肉软离骨,色泽红亮。

    面饼外脆内软,一口咬下去一股子肉香味,老小啃鸡肉嚼饼子,味好的恨不得咬掉自个的舌头。

    两大盆芋儿鸡吃得一干二净,盆里剩下的汤汁也不放过,面饼扫盆,菜盆跟洗了似的一般干净。

    饭后大伙嘴得了空,纷纷夸苏柒柒能干,托她福在这灾年里还能吃到如此美味的食物。

    苏柒柒得了夸奖沾沾自喜,说道:“明儿再给你们逮两只来吃吃。”

    002煞风景的声音在脑中响起,“老大,得意忘形了哈,你不想想眼下什么情况,这么吃下去早晚要遭怀疑。”

    你也太经不起赞美了吧。

    苏柒柒一寻思,是哈,随即找补道:“鸡可能不好找了,屋前那泥潭子里,我估摸应该有泥鳅黄鳝啥的,明天逮泥鳅吃。”

    黄氏一巴掌拍在她背上道:“吃吃吃,就晓得吃,大冷天的你还想下水摸泥鳅,你咋不上天呢?!干脆你上天捅只凤凰下来吃得了。”

    苏柒柒嘿嘿笑:“娘亲,世上没有凤凰,不然我定捅一只下来给你尝尝味。”

    黄氏睨她一眼,瞧着她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就来气,这大女儿不知像了谁,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样,越大越爱折腾,闹腾起来没完没了的。

    小时候文文静静的,不多言不多语的乖巧得不得了,怎地长大了性子就来了个大转弯呢?

    黄氏琢磨着像是她爹死后不久变的性子,可能是她爹死给刺激的吧!

    哎~思她爹,黄氏忍不住悲从心来。

    忧思了一会,她警告道:“你不许下水,自个身子不要了?大冬天泡冷水,以后你老了才晓得厉害。”

    苏柒柒敷衍地哦哦应声,不当一回事儿。

    天灰灰亮,苏柒柒爬起来练练功,惦记着泥鳅溜去泥潭,脚一滑进了泥潭,嘴上大呼一声,“妈呀~”

    将将起床的黄氏听见声音忙忙迭迭跑出屋子,只见大女儿亭亭立在泥潭中央冲她笑.....

    无力感与怒气冲上了脑门,呵斥道:“你个不听老人言的死女娃子,昨儿与你说得好好的,怎地又下了水,赶紧上来。”

    苏柒柒无辜道:“娘亲,不是我要下水,我在上面练功呢,哪知天色太暗一不小心就摔泥潭里了,看来是天要我下泥潭啊!既然下都下来了,不如顺便摸几条泥鳅吧。”

    黄氏狠狠瞪了她一眼,就地捡了根柴火棍啪啪打在泥潭边道:“上来,今儿我真要收拾你一回。”

    苏柒柒眨巴眨巴眼惊呼,“呀,泥鳅,泥鳅在钻我脚。”

    她俯下身子在泥里摸来摸去,当黄氏空气。

    “哟~逮着一条。”苏柒柒抓着泥鳅晃,“娘亲,你看这泥鳅多肥实啊,我扔上来了啊,你赶紧回去拿篓子吧,不然跑了多可惜呀。”

    一条肥嘟嘟的泥鳅啪哒掉在黄氏脚下,黄氏瞅瞅泥鳅不受控制的扔了柴火棍,弯下腰一把按住泥鳅,扭头喊道:“可文快给大娘拿个篓子来。”

    “来啦。”朱可文抱着篓子赶了过来。

    苏柒柒一条接一条往岸上甩泥鳅,黄氏应接不暇早忘了要收拾她这件事了。

    屋内的人闻声而来,瞧着篓子里肥胖的泥鳅喜眉笑眼,又是一顿夸。

    黄氏算帐的心顿时泄了气。

    狡猾的小狐狸在一旁抿嘴偷笑,哎玛~她娘亲的脾气一抓一个准,见着吃的哪还舍得骂她哟~众人再来一顿夸,气自然消弭于无形。

    早间苏柒柒如愿以偿喝上了泥鳅汤,吃饱喝足雨也停了,大伙收拾收拾继续赶路。

    一路上小波折不断,事实证明,世人多爱捏软柿子,三天时间,苏柒柒领着一群老幼麻烦事是接茬儿的来。

    行程慢得一逼,这么下去不行啊,在寒冬来临之前恐怕赶不到目的地。

    老的老,小的小,寒冬来了,路上定要病倒。

    马车太打眼了,牛车也招事儿,饿得两眼冒绿光的流民瞅着大坨肉能不起心思?

    平常倒无所谓,大不了一路走一路收拾呗,如今的状况要这么蛮干,不明摆着在向秦湛招手吗。

    嗨,来呀,来呀,我在这儿呢,傻不拉。

    忍忍忍.....等劳资能一拳打爆他的千军万马之时,就是劳资报今日之仇时,定要把他吊起来狠狠折磨个三天八夜。

    苏柒柒凶巴巴地为秦湛记了一笔又一笔.....

    画圈圈打勾勾的诅咒他。

    心道,场子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揪掉一嘬头发,苏柒柒心一横,算了当牛吧……

    她跑去撒了泡尿,好运气地捡回来两架板车,

    招呼众人,“上车,上车。”

    梁氏站在板车前犹豫道:“小七啊,虽说你力气大,但拖着咱三十来人身子吃不消的。”

    其他人也是一个意思,让小七拉着她们跑,心难安啊。

    “别墨迹了,按咱们的脚程三个月也到不了桐关,老小体弱寒冬来多半要死在路上。”苏柒柒故意往重了说,接着又道:“无碍的,我力气大的都没地儿使,再说了,有一半的孩子呢,轻得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