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挖洞
    黄氏横了她一眼,念了一句,“三百两也太贵了!”

    心道,两包珠宝怕是被这个五指稀疏的大女儿霍霍的差不多了……

    不能想,不能想,一想就脑壳痛。

    梁氏几人怕两母女吵起来,解围道:“妹子,先进去吧,屋子收拾出来晚上好住不是。”

    “成。”黄氏迈步跨上石阶不忘回头瞪了苏柒柒一眼。

    苏柒柒挠挠头,若无其事招呼后边看热闹的人,“马车赶棚里去,帮忙收拾屋子,让梁婶她们腾手做饭,我饿了。”

    大伙偷咪咪笑。

    晚间,近两百人在大厅内用食结束,苏柒柒把心腹招到内院商议出关之事。

    骆炎坐于苏柒柒右侧,眉头是化不开的忧愁。

    “出关难啊!伪作商队行不通,能出关的商队我朝唯有二,一是皇家,二为秦家,哪怕伪造了出关凭证亦不成,出关是大事,不是塞几个银子能了的事,商队出关需三品以上的将领检验方可放行,三品以上的官员谁人不识皇家,秦家的人?!”

    “关外来的商队入城需办理繁琐的一应手续入档记册,城内入了几支商队赫然在目,混不了的。”

    苏柒柒单手撑着下巴,思量道:“潜入军营改档册呢?”

    骆炎摇头,“不妥,关外商队能进城的也就那么几家,来来回回,驻守城门之人对商队的人数,面孔了然在心,何况我方孩子老人不在少数,如何蒙混过关?”

    毛峰耳闻二人谈话焦急问:“这么说来,咱们是出不了关了?在敌人眼皮子底下窝着我有点犯怵,万一那啥秦大爷发觉了咱们的踪迹,咱们不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柳云在桌下踩了他一脚,心道,二傻子,也不瞧瞧老大啥脸色。

    毛峰被踩痛了脚,惊叫了一声……

    苏柒柒一巴掌拍过去,“叫魂啊?烦躁!”

    柳云低声嘟囔,“活该。”

    毛峰缩缩脖子乖乖做一颗安静的鹌鹑蛋。

    苏柒柒沉思良久,“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众人:........

    你的想法一向很大胆.....

    林仲山抑制住发毛的内心问:“小七你说说怎么大胆。”

    几人内心活动是,没事,说吧,咱们承受得了!你行的事就没有一样是不大胆的!

    苏柒柒满意道:“挖地道,挖出城去。”

    一声惊雷响在众人耳畔,挖地道?你在逗我们吗?从这里挖至外城起码十余里,何况在地下如何分辨方向?要是一不小心挖歪了,说不好就挖到军营里去了,自投罗网?

    大伙面面相觑,一言难尽之色赤裸裸挂在脸上。

    苏柒柒并不觉得有多难,想想我大天朝挖地道创世的先辈们,十里?算啥,人家挖的地道套密道,蜘蛛网一般错综复杂,为新社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那时不也没有先进的仪器辅助嘛,纯手工制作。

    她有精神力和002呢,只要亲自跑一趟,002扫描记下线路,一豪误差都不存在的。

    骆炎怀着复杂的心情道:“挖地道有些浩大,太难了,恐不成。”

    其余人纷纷点头。

    苏柒柒见无一人支持,恼了,横眉竖眉:“那你们给个不难的方案吧。”

    众人深思许久,并无良策。

    苏柒柒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没有是吧?没有就按我的计划来呗。心放肚子里吧,歪不了,今夜我便出城把路线划出来,我记忆力惊人,保管引领你们挖条直线出来。”

    大伙衡量一番,好似只此一条生路,举手投了赞成票。

    苏柒柒挥手散会,叮嘱几人道:“你们把新加入队伍的人盯紧了,严令不许任何人出大院,明知故犯者死。”

    “是。”众人齐刷刷郑重地应道。

    大伙心里明镜似的,新人还不算彻底融入了他们,处在观察期,要是跑出去坏了事,大伙命休已!

    外间有敌人的雄兵十万,事情败露插翅难飞!

    他们如今可以说是踩在刀尖上行走,无人敢有丝毫松懈怠慢。

    苏柒柒窝房间里练功等月上柳梢头。

    残月高挂之时,一道黑色身影摸出院门,恍若箭一般窜到城墙下,隐在阴影里抬头张望城墙。

    耐心地等着守卫换班,守卫换班之际,黑影爬墙而出……

    外城范围宽至数里,营帐密排数里,呈扇形将外城囊括在其中。

    苏柒柒绕着外城踩了一圈,找了一条最近的路线吩咐002道:“扫描我现在跑这条路。”

    “好的,老大。”

    外城最后一道城墙守卫极其森严,苏柒柒猫在城墙下冷风吹硬了头发,才寻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放了一群狼出来,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才得已出了城。

    苏柒柒站在关外吹着自由的风,舒爽!

    指着一座小丘陵道:“地道出口就定在此处了。”

    “好的,老大。”002在空间里看着头发凌乱的苏柒柒心间平添了几分凄凉感,有点丧家之犬的味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想不到啊,想不到......老大居然沦落到要刨洞跑路的地步......

    然而,被可怜了的苏柒柒并不觉得,反倒有一股兴奋之情在心中噼啪燃烧。

    广袤大地象征着自由,无拘无束的自由,出了关她就是真正的老大了,头上除了天她最大!

    有了老巢,妥善安置了伙伴,闲来无事就去江湖浪一浪,哪怕惹出天大的祸,撒腿跑路毫无顾忌。

    劳资身无软肋后有退路,谁啃得动我?!

    若不是时机不对,苏柒柒真想迎天长嚎。

    天色将明,苏柒柒头挂露珠,冻白了脸回到大院,蒙头大睡。

    寒冬的太阳缓缓升起,薄薄的阳光洒在窗棂上,透过窗纸投射于床塌上。

    塌前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拉开棉被,糯糯喊道:“阿姐,太阳塞屁股了,娘亲喊你吃饭了。”

    苏柒柒睁开眼伸手挠她痒痒,小鱼笑弯了腰,黑亮的大眼睛闪着许许泪花,讨饶说:“阿姐,莫挠了,我给你留了好大一碗肉。”

    小鱼在她教导下已懂得了如何贿赂人心,如何抓人痒处。

    苏柒柒停了手,坐起来拖上软布鞋在水盆里洗了个冷水脸,牵着小鱼往偏房去。

    梁氏见她醒了,上前道:“小七你坐会啊,婶去给你热热菜。”

    “嗯,谢谢梁婶。”

    梁氏快步入了灶房,招呼在灶间忙碌的人道:“小七起了,温在锅里的饭菜加把火再热上一回,冬日得吃热乎乎的饭菜。”

    几名妇人蹲在地上制腌肉,今日一早林仲山买了头大肥猪回来,大伙早前存的肉干在路上已消耗完了。

    刘氏取下挂在墙上的干布擦了擦手,“婶,我再炒一个油渣青菜吧,小七爱吃。”

    “成,青菜莫炒死了,她爱吃清清脆脆的。”梁氏端着木盘出了灶房。

    刘氏在后应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