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穿越者
    饭后苏柒柒抹抹嘴,领着毛峰几人满院子溜达找合适的下铲之地。

    最后定在了中间的小院里,苏柒柒暗自测量了一下方位,推开小院的后室。

    “就在这挖,你们先把屋子里的家什挪去别屋。”

    “林大哥你把所有青壮年分为三组,日夜不停,三班倒,挖出来的泥用箩筐垒在院子里,晚上从后门抬去竹林。”

    林仲山:“成,一个组挖四个时辰换班。”

    苏柒柒等屋子腾空了,用炭笔画了一个大圆圈。

    “照圈挖,先把深度挖出来,台阶做出来,再横向往外城扩。”

    骆炎问:“你打算挖几尺高几尺宽?”

    苏柒柒想想道:“一辆马车的宽度,高度也比着马车来吧。”

    主要考虑到日后要运货进城,既然要挖不如挖一个长久的通道出来。

    骆炎微微蹙眉,“量大,泥土多,堆去竹林不妥。”

    苏柒柒:“泥土的事我来解决,你们只管挖便是了。”

    有大空间呢,这点泥小雨雨。

    “何永元,你过来。”苏柒柒招手唤了他来跟前问:“帐篷做好了吗?”

    何永元点头道:“成了,就是油布出了点小问题,我和良子他们试了试,搭油布虽说防水,不过太单薄了,恐怕耐不住刮风下雪。”

    苏柒柒思量道:“用牛皮、羊毡吧,厚实防风防雨。”

    何永元:“牛皮、羊毡都是稀罕货,又贵又不好买。”

    300多人少说要起四五十顶帐篷。

    “没事,我认识一掌柜,他那有货。”

    苏柒柒出了内院召集妇人们开会,“汉子们挖洞,你们着手制厚棉衣吧,一套记五分,小孩的三分。”

    一名新加入的妇人问:“分有啥用啊?”

    苏柒柒指指柳云,“你来与她们说。”

    柳云站起来道:“分可以换衣物一应用品,也可换银子,一分等同一文银钱,老大管你们吃住,其余的任何东西都需分来换。”

    “譬如厚棉衣,一套需要40分,皮靴35分.....零碎的物件日后会一一列出来,详细物价会发一个小册子供你们参照。”

    苏柒柒如今是个大债主,人人都负分着呢。

    众人面带喜色认可,现今这世道每天能有饭吃就是天大的福气了,还有额外的分赚,那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

    一众妇人争抢着领布料棉花,做的多分就多,谁不积极。

    苏柒柒把记分本本交给沈氏,吩咐道:“你先管着棉衣这档子事,出了关我再详细的把各工种做一个具体的分配。”

    沈氏应声接过记账本。

    “柳云你就别做了,没事多看看医书,和许叔多多互讨医学知识。”苏柒柒临走前说道。

    心腹的养法定是区别于常人的,天然自带分。

    苏柒柒闲来无事坐在门槛上雕肥皂模具,花样雕出来,以后让他们照做就成了。

    余蔓枝施施然来至她面前站定,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模具上神色莫测。

    苏柒柒抬头问:“为何不去缝棉衣?”

    余蔓枝晒然一笑,“不会。”

    “哦。”苏柒柒并不觉得奇怪。

    “你认识马云吗?”余蔓枝语气很平淡,就似在问你吃饭了吗?

    苏柒柒持刀划在木头上,动作自然流畅,眸子低垂摇了摇头,“不认识,我认识一个叫马景涛的人。”

    “马景涛?咆哮帝?”余蔓枝眼神闪动,语调拉高了一个度。

    苏柒柒吹了吹了盒子上的木屑,木屑轻扬落在了余蔓枝的鞋面上。

    “咆哮帝?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师傅叫马景涛,并不是什么咆哮帝。”苏柒柒用单纯无辜的眼神望着她,看起来异常蠢萌。

    余蔓枝唇角溢出轻笑声:“你师傅是马景涛?这些都是你师傅交的?”

    “嗯,对呀。”苏柒柒疑惑地问:“莫非你认识我师傅?师傅说他来自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他的家乡名叫台··湾村,离此万里遥。”

    余蔓枝神色一凛,“他人如今在何处?”

    苏柒柒偏头认真想了想,回道:“呃~师傅喜闲云野鹤四处悠游,并不清楚他老人家如今在何地喝酒会友,他老人家爱好广泛友人遍布天下。”

    余蔓枝将信将疑问:“他不是你师傅吗?为何不在你身旁教导?”

    苏柒柒慢慢悠悠地拿着刻刀在门槛上敲了敲,抖干净刀上碎屑,讶异之色露在脸上:“我虚岁十四了,早出师了,哪需劳驾他老人家日日在旁教导。”

    “我三岁之时便在山里奇遇了师傅,十年了,师傅说他掏空了毕身精华,他已教无可教,今年春他便离开了,说是要去访友顺道找找回家的路。”

    余蔓枝愣了愣,“你意思是他不会回来了?”

    苏柒柒摇头,“说不准,师傅说了,倘若找不着回家的路便来寻我,你们是一个地方的吗?”

    002在空间惊呼道:“这鬼地方居然有穿越者?”

    苏柒柒:“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能穿过来,别人为什么就不能穿来?”

    002:“那不一样。”

    余蔓枝沉吟一下,“离的不远。”

    “哦。”苏柒柒眉梢微动,感慨道:“不曾想竟遇着师傅的同乡了,你若早来几个月倒是可以和我师傅做个伴,他老人家常念叨,家乡千好万好,有美酒佳肴,有八卦娱乐,有新闻.联播。”

    “我一直很好奇,新闻.联播是啥?问师傅他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闭口不言。”

    余蔓枝困惑,新闻.联播?不是大陆的吗?

    “不好解释,说了你也无法理解。”

    “哦。”苏柒柒大度地放过了她。

    心里有了结论,一个来自弯弯村的杀手,或雇佣兵之类的。

    一个聪明有心机的杀手。

    地球上的平常人可不会带杀气。

    余蔓枝弯下腰诱惑着说:“你师傅会的我也会,他不会的我也会,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苏柒柒表示强烈拒绝,道貌岸然道:“不成,不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跟一人不侍二主是一个道理,哪有师傅将将走就另拜他人的道理,我可不是提裤子就不认人的人渣,我不成了白眼儿狼了吗?我这人最恨白眼儿狼了....”

    苏柒柒嗤之以鼻,嘁~想做劳资师傅压我一头?算盘打得啪啪响嘛。

    初来乍到野心倒是不小嘛!

    想当初我初到贵地尾巴是夹得死紧死紧。

    哎~无聊的日子,来个人调剂调剂也不错哈。

    安分,大家相安无事,若要在我跟前整事儿灭了就是。

    当然离地远远的,她要捅天刨地都随意,还不许人家有理想抱负了,作为一名穿越人士想混出头是理所当然的事,大家都是有梦想的人,理解。

    前提是不要来搞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