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谁偷了我的土豆条
    林仲山一直以来对苏柒柒是无条件的信任,言听计从。

    半丝犹豫都不带便指挥众人,“绕着石头挖,小七说了,石头不大。”

    “?成。”

    苏柒柒在地道内巡视了一圈,满意地夸了埋头挖洞的一群人几句。

    群众的力量就是大,短短十余天便挖了大半,地道两壁心灵手巧地掏了一个个小洞,用于放置油灯,地面平整,上方坚固。

    大院内亦是人群涌动,一排排模具摆在回廊外,三五几人抬着树脂油上秤,调配比例,两排人交替搅拌皂液。

    灶房内酱香从门缝中溢出来,飘得满院都是香味。

    苏柒柒撸起袖子在灶房外架了一口大锅,锅内热油滚滚。

    苏柒柒手脚麻利地在木板上咔咔切土豆条。

    土豆条入了油锅滋滋啦啦响,油沸腾翻滚,细小的油泡泛起密密一层。

    二蛋领着小鱼在院中的大树上掏鸟窝,两人爬上树头挨头趴在鸟窝旁数蛋。

    小鱼小手点着鸟蛋数了数,扭头朝树下喊:“阿姐,我找着六颗蛋呢。”

    苏柒柒翻着锅中的土豆条抬头夸赞道:“哇,小鱼好厉害,把蛋拿下来,阿姐给你们烤鸟蛋。”

    小鱼唰唰滑下树,昂着头伸手指挥二蛋:“鸟蛋递给我。”

    两人捧着鸟蛋快步蹭到锅边,邀功道:“阿姐你瞧,鸟蛋。”

    苏柒柒望望小手中花噜噜的鸟蛋笑道:“放柴火里烤熟了蘸上咱们做的香辣酱可好吃了。”

    两小孩吸溜了一下口水,忙不迭蹲下身子把六只鸟蛋小心翼翼放入柴火里。

    小鱼直起身盯着油锅,“阿姐,炸条还没好吗?”

    “马上就好,你去屋里把昨日阿姐做的番茄酱拿来。二蛋去把孩子们领来。”

    “好咧。”二人分头行动。

    苏柒柒炸了几大锅土豆条,满满盛了四簸箕。

    吩咐三四十个孩子分成四波,一组一簸箕。

    孩子们第一回吃这么稀奇又美味的东西,开心得跳脚,一边吃一边吮手指头,脸上笑开了花。

    路过的大人顺手拈上一根尝尝味,纷纷夸味好,不少人尝了一根再次频繁路过。

    油炸食品很是受欢迎,一般的人家哪舍得用矜贵的油来炸零嘴吃,便是炒菜也是在锅内刷一层油省着来。

    苏柒柒见自个做的食物受到一致好评,复炸了几锅,让努力做活的大人们也打个尖。

    小鱼正是藏食的年龄,背着苏柒柒舀了一碗土豆条偷摸摸端进里屋藏在床下。

    晚间却哭红了眼,油炸食品太香了,招了老鼠,藏在床下的土豆条一根不剩。

    小鱼捧着空碗哭唧唧地抽泣,跑黄氏面前告状:“娘亲,阿姐把我的土豆条偷来吃没了……”

    小小人儿聪明极了,心里很有想法,她的东西除了阿姐没人敢偷。

    苏柒柒哭笑不得,“谁偷你的土豆条了,你藏床下引了老鼠,栽赃嫁祸到你阿姐头上?”

    小鱼撅嘴把空碗倒翻过来,鼓着腮帮子瞅瞅碗底道:“没有洞啊,老鼠咋把我土豆条拖走的呢?”

    苏柒柒揉搓着小嫩脸道:“碗就这么点高,老鼠爬上来都不用垫脚,你是不是傻啊?藏哪不好,藏床底下,你可真会打主意。行了,别难过了,明日阿姐再给你炸。”

    小鱼有些半信半疑,不是很愿意相信自个藏得好好的美食就这么没了。

    黄氏在一旁乐得看笑话,待二人重归于好抱起小鱼道:“阿姐不会偷吃你东西的,你可不能瞎怀疑你阿姐,知道了吗?”

    “嗯。”小鱼抹抹眼泪瞅了一眼空碗,还是觉得有些小难过。

    经历了土豆风波,小鱼在藏食上有了快速的成长。

    连着三日,土豆消耗日愈在增长。

    第四日,苏柒柒宣布土豆条停止供应,小孩天天吃油炸食品太影响身体健康了。

    一群孩子失落极了……

    苏柒柒瞅着院子里道道落寞的小身影安抚着说:“十天炸一回给你们解馋。”

    欢呼声响起,十天虽说有点长,不过总比没得吃好。

    从此孩子们天天掰手指头算日子。

    十二月初,地道完工了。

    一条直达关外的地道,象征着自由的路落成了!

    地道长达近二十里,入口和出口苏柒柒设置了机关,入口隐秘地藏在屋内石板下,上方用一个大木柜做掩饰,木柜设置了两道门,一道门打开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衣柜了,另一道藏于石壁上的门便是地道入口。

    出口隐匿在山丘茂密的植被里,出口最外层制了一个木板,木板四周圈了半米高的框,内里铺上厚厚的泥土,让野草自然长在木板上,放下木板,出口便与周围的植被融为一体,无缝隙的链接着。

    临出发的前一日,苏柒柒领着毛峰几人去交了第一批货,换回来二百三十两白银,用第一桶金在街上大肆采买农用品和搭帐篷需用到的物件。

    十辆板车垒得冒尖高,马车全腾空以供坐人。

    十二月已是寒冬,腿丈量路程定然是不成了。

    冬日夜幕早早落了下来,夜漆黑冰冷,大伙在夜将来之际便上了床,下半夜就要出发了……

    寅时(半夜三点)大院内燃起烛火,频繁响起??嗦嗦声。

    几名妇人手脚利索地熬煮了三大锅小米粥,热上昨日蒸熟的馒头,拌上几大盆杂菜。

    汉子们迈出门,忍不住打寒颤,搓了搓瞬间冰凉的手,嘴里哈着白气去马厩里将马车牵入地道。

    院子里黑咕隆咚,寒风呼啸,刮得树枝沙沙响,阴影投射在灯笼上显得有些阴森。

    提着灯笼的毛峰脚跟脚垮入屋内道:“老大,咱们是不是起早了?出了地道天怕是还亮不起来吧。”

    苏柒柒:“不早,吃完早饭收捡物件得费上一些时间,寅时末出发,到出口将将好,天麻麻亮。”

    “嗯,你说的在理极了,老大英明。”毛峰拍马屁功夫渐涨,随时随地张口即来。

    童梓几人笑笑不说话。

    梁氏端着一簸箕冒热气的馒头搁桌上道:“毛峰啊,婶观你面相觉得吧,你跟那话本子上的奸臣有八分像。”

    毛峰憨憨地挠了挠头,不失礼貌地微笑着,厚着脸皮当是夸奖了。

    众人哄堂大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