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初定居所
    面无表情的002拎着一桶活蹦乱跳的鱼,老大不情愿了,悲伤逆流成了一条大河,想他堂堂一个大系统,如今沦落到又是当农夫又是做保姆的。

    他感觉自己就是全宇宙最最最悲惨的系统!

    根源就是跟了一个不靠谱,爱财护食,又蛮不讲理,又无情无义,又残暴的主人,好想重新找个下家哦~

    002好想把手里的桶摔个稀巴烂,狠狠地甩到她面前大喊一声,老子不干了,老子要罢工,老子要换人。

    然鹅~不敢!仅限想象。

    没心没肺的苏柒柒甩手出了空间,瞅着小湖内不计其数的鱼笑开了花。

    大量的鱼涌入一个新环境,不太适应,在水草里乱窜,泛起淤泥,把湖水搅得浑浑浊浊。

    仙境一般的内湖坠入了凡尘,瞬间充满浓浓的土味生活气息。

    而于某人来说,美景的重量哪抵得过生活的十分之一,湖里有鱼就是冬日里最美的一道风景。

    可以加餐的风景,为食物匮乏的小伙伴们添上一抹亮色。

    苏柒柒站在湖边望着偶有窜出水面的鱼儿,慈母笑,满意得很。

    心情喜悦地飞奔而回。

    黄氏迎上来问:“如何?找着水源了吗?”

    大伙竖起耳朵。

    “找着了,前面三十里地有一个内湖。”苏柒柒听着耳边响起的呼唤声满面笑容。

    “太好了,找着水源啦。”

    一帮人疲倦的脸上闪现出了光,悬挂着的一块大石落了定,漂泊的日子总算是终止了,有一个固定的居所了。

    民以居为安。

    一颗颗飘荡的心似找着了归所,世上绝大多数人并不喜欢居无定所的流浪。

    在他们心里人在外流荡,如同失了根,难以存活。

    家是温暖的代名词,无家可归是凄凉悲惨的。

    苏柒柒小手一挥,意气风发道:“走,出发。”

    大伙兴奋地爬上马车,有人忍住喜意道:“另外三批找水源的还没回来呢。”

    苏柒柒拍拍头,“欢喜过头了,你们留两人等他们,一会顺着车印来找我们。”

    “成。”

    一个时辰之后,队伍来至内湖,马车上的人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围着内湖转圈圈,口中啧啧称奇。

    不曾想到如此荒凉的无人地居然遗落了一处仙境在此。

    荒芜的野地,美丽的内湖,对比太强烈了!

    一个极致对比另一个极致,八分美的内湖变成了十二分美。

    巨大的落差冲击着人们的视线,形成云泥之别的美感。

    孩子们指着水下的鱼大喊:“有鱼,有鱼,好多好多鱼哦。”

    “哪呢?哪呢?”大人们敛住观美景的脚步。

    “草里,好多鱼。”孩童拉着大人手指着水底。

    一阵阵惊呼声:“哎哟喂~玛呢!真有鱼,又大又肥。”

    湖边围了一群大人小孩,趴在地上,瞅着水里肥美的鱼,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

    听说有吃的,小鱼兴奋地挣脱黄氏的怀抱,迈着小短腿唰唰往湖边钻。

    瞅见水里真有鱼,嘴里包了泡口水,忙忙扭头召唤她阿姐。

    苏柒柒慢悠悠走过来道:“急啥?明天再吃,湖里的鱼跑不了,都是你的。”

    小鱼:“阿姐,我想今天吃。”

    “不行哦,一会大人们要忙着起帐篷,没空。”

    小鱼无比遗憾道:“好吧,明天吃。”

    苏柒柒等大伙欣赏完湖景,另外三批人归了队,马不停蹄召开大会,布置任务。

    “今天先立10顶帐篷出来,孩子们也别闲着,割野草去。”

    陈祈福领头问:“小七,帐篷立在哪?湖边吗?”

    “不可,起码离湖一百米,营地建在湖上方。”

    “我的计划是,湖的左侧开几十亩地出来,右侧种植一片青青草原,划做牧场,养牛、羊、马。”

    骆炎插话道:“我们只得40匹马,牛羊从哪来?”

    苏柒柒高深莫测道:“先生心放肚子里,牛羊不日便到。”

    陈祈福问:“土地肥力不足,莽莽撞撞开几十亩地出来会不会太多了?不如先开几亩试试水?”

    苏柒柒摇头道:“我自有安排,你们尽管照做便是。我先把这几日要做的活分出来。”

    “人分为六组,孩童一组,全都去割草,草割下来通通抱回来堆一旁,日后有用。”

    “二组;妇人们分一半整理车上的物件,把粮食分门别类,老人协助。”

    “三组;力大一些的妇人在帐篷的左下侧挖坑,挖一个大深坑,深坑用来沤肥,旁边用石头砌两间茅房,以后马儿、牛儿、羊儿的屎粑粑要全捡回来扔沤坑里。”

    “四组;擅木工的人起帐篷,帐篷这一块由何永元全权负责。咱们300多人最少起50顶大帐篷,每间帐篷的大小至少要容纳15人居住,两家合住一个帐篷,只身的15-20人分住一个帐篷。”

    “五组;50名男子上荒山捡柴砍木头,我估摸着近日可能就会下雪,炭火一定要备够了。”

    “六组;30人,拖上板车去山脚下运石头,运回来压帐篷,围着帐篷垒石墙档寒风,再搭几间畜棚。”

    “剩下的人刨地去,我会画一个线出来,你们就在线内挖,把泥土挖松泛了。”

    “这几日大概要做的活就是这些,林大哥和童梓二人帮他们分分组,合适的人去合适的组,如此效率更高。”

    “还有就是不同的工种每日记上不同的分,按劳分配,这件事由先生和柳云负责。”

    二蛋举手问:“老大,我呢?我干啥?”

    “你不是孩子头嘛,监督孩子们多割草回来。”

    二蛋勉勉强强应了,感觉自己的任务太简单了一点,没啥难度,没难度就体现不出自个的优秀。

    苏柒柒瞥了一眼蠢蠢欲动的毛峰,指着他道:“你领人搬石头去,不要见石头就往回拖,选容易垒墙的。”

    毛峰心思与二蛋一般无二。

    苏柒柒视而不见。

    300余人挤成一堆堆,擅长木工的自发去了何永元那边报道。

    何永元点点人数,二十五人,安排道:“五人搭一间,咱们先把牛皮毛毡卸下来,木支架搭起来,遇着不懂的多多问问,别整来返工就麻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