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母兔子
    苏柒柒黑脸,遭002鄙视非常不开心。

    002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惹着大佬了,将功补过道:“虽没有玉,不过有一座荒山内有少量的铁,其中一座有石灰,都是老大你能用得到的耶。”

    并没有被安抚到的苏柒柒冷冰冰问:“少量是多少?太少了开山挖铁不划算。”

    002夹紧了屁股回道:“十吨左右。”

    苏柒柒亮了眼,十吨,空间内总共库存不足一吨呢。

    “具体位置检测出来,待空闲就来挖。”

    002嗯嗯应好,心道,无知的人就是好哄,正常铁矿都是上千吨的出铁量,十吨原矿石入炉最多精炼出两吨纯铁。

    “老大,位置已标上。”

    “嗯。营地捋顺来开矿。”

    苏柒柒在山脚下放出一群兔子,有三十余只,其中有十几只怀崽的母兔。

    兔子繁殖快,母兔下的崽两三个月便可长成,喂起来也便宜,一些剩菜叶子,夹杂着萝卜根即可。

    来年春嫩草长出来,一窝窝兔子就更是好养了。

    黄氏撩开软门帘,心喜地发现门口筐内挤成一团团的兔子,抬头望望营地中央练刀的大女儿。

    “小七,大早就去山上回来了?逮了这么些兔子,这荒山上竟有野味,倒是稀罕。”

    苏柒柒背对她回道:“有是有,少,这些个兔子我费了不少劲才逮回来的,下午搭棚养起来吧。”

    “成,兔子好养。”黄氏应道。

    几名做早食的妇人闻声围过来,面带喜色摸摸兔子道:“哟~有好些个怀崽的呢。”

    “可得伺候仔细了,这地界上野味稀少,日后打牙祭就指着它了。天冷,快把筐子挪帐篷来,搁外边别冻死了。”梁氏指挥另两名妇人抬着筐子进入帐篷。

    帐篷内的孩子们趴在筐沿逗弄兔子。

    梁氏站在男汉子的帐篷外喊道:“栓子该起了,起来紧着搭间窝棚出来,小七在山上逮了几十只兔子回来。”

    兔子搁帐篷内不安全,她深怕一会苏柒柒嫌味大给宰来吃了。

    苏柒柒霍霍吃食的形象深入人心。

    栓子掀开软门帘走出来,紧了紧棉衣道:“婶,窝棚喊振平他们搭吧,我手上活没做完呢,洗把脸得去起帐篷。小七昨晚说了,今儿要把帐篷全搭好,完不成任务该挨训了。”

    梁氏调侃道:“知道活没干完,睡啥懒觉啊?懒鬼,人小七都在山上跑一个来回了。”

    栓子挠挠头道:“这不是定着落脚地,心松泛下来,一不小心就睡实了嘛。”

    “懒人借口多。”梁氏撇撇嘴。

    闻讯而来的陈振平问道:“婶,窝棚搭哪?”

    梁氏指指粪坑那个方向道:“搭那,离着粪坑近方便扫屎。”

    “成。”陈振平领着几人挑选木头。

    木柴堆前,刘氏正在说一名妇人,“柴火挑细的,歪的,直一些的木柴留着搭棚。”

    “刘姐咋啦?”陈振平问道。

    “没事,教她们挑柴火呢,你们空了将能用的木头挑出来吧,山上能用的木柴少,一不注意烧掉可惜了。”

    荒山上的树长得歪歪扭扭,能用的木头不多,苏柒柒计划要搭暖棚,叮嘱过要把直一些的木头全留下来。

    陈振平点头应了。

    营地内的人起来洗把冷水脸,各司其职做着手上的活。

    小鱼蹦蹦跳跳背着小竹篓跟着小伙伴们去割野草。

    黄氏在他们身后喊道:“别走远了,割上一篓子便回来吃早食。”

    “好的,娘亲。”

    “好的。婶。”孩子们头不回小跑着回了话。

    唯朱可文反身回到黄氏面前,恭恭敬敬地回了她的话才牵着妹妹往野地去。

    朱可文牵着妹妹的手,脚步轻快,两个月前他们兄妹二人挖野草野菜裹腹,担惊受怕的在流民堆里战战兢兢地活着。

    每天夜里都不敢睡熟了,怕一觉醒来妹妹便不见了……

    在不安与恐惧中日复一日。

    如今他有了一个家,一个可以安然入睡的家。

    吃得饱穿得暖.....再不用担惊受怕,就像大海狂浪中飘荡的小船,风雨中即将颠覆的一扁小舟,停泊进了避风港。

    黄氏对他而言是迥殊的,有时他望着黄氏宛若看见了自己的娘亲,忍不住想要亲近她,又有些胆怯,只得将那份孺慕之情藏于心底。

    两兄妹蹲地上割草,朱来睇在小布兜里掏了块糖塞进哥哥嘴里,趴在他耳边悄悄地说:“昨晚小鱼偷偷给我的,我吃了一块给你留了一块。”

    朱可文含着半块糖咬了一丁点,重新帮她包起来道:“哥哥不喜欢吃糖,太甜了,齁牙。”

    六岁半的朱来睇不解极了,世上还有人不喜欢吃糖的?

    朱可文摸摸她头道:“你年长小鱼一岁,你是姐姐,她是妹妹,姐姐不可以时常要妹妹的东西吃。”

    朱来睇啄啄头,“小鱼说了,我和她是好姐妹,好朋友,有好吃的要一起分享。哥哥,我以后长大了会保护她的。”

    “嗯,来睇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朱可文夸赞道。

    两兄妹说了会贴心话,低下头专心割草。

    辰时,苏柒柒站在营地门口扯开嗓子喊道:“孩儿们回来吃饭了。”

    开饭的声音传来,荒地里几十名孩子忙忙迭迭拾起地上的草塞入背篓里,背上竹篓颠颠往回跑。

    一篓篓野草倒在粪坑旁,大人招呼道:“都去洗手排队打饭。”

    一群孩子脆生生应:“好的。”

    早饭是红薯熬的小米粥,一桌有一簸箕杂面馒头,下饭菜是凉拌的萝卜卷,里面加了香辣酱,黄黄的小米粥稠稠的,萝卜卷红红的,光颜色就使人食欲大增。

    大伙坐在石桌前呲溜喝粥,馒头掰开来夹上萝卜卷,味道贼拉棒。

    苏柒柒一连喝了四碗粥,吃了七八个馒头,伸向簸箕的手被拦住了。

    “莫吃了,当心撑着。”黄氏担忧的阻止道。

    半年了,每回看着大女儿一盆一盆饭菜往肚子里塞就忍不住担心她积食。

    “娘亲,我只五分饱,再吃两个。”苏柒柒不满道。

    “五六分饱足够,消消食再吃成吗?”

    黄氏宁愿她少食多餐,家中的食物啥时候吃都行,干嘛非要一顿吃个够。

    一个人的胃就那么点大,塞那么些东西进去咋受的了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