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出事了
    苏柒柒抢过簸箕抓了两馒头,站起来就跑,开什么玩笑,吃不饱很痛苦的。

    又不是没得吃,满山的肉只能看不能吃,已经够悲伤了,还不许人吃饱,要老命了。

    苏柒柒心里小算盘打的哗哗响,等营地建设工作一完善就开小厨房。

    平原荒芜人烟,山贫瘠,玉无来源之处,开第五间屋子遥遥无期,不多集攒些能量,就是白白浪费光阴。

    解决掉馒头苏柒柒钻入帐篷内,拿着一支碳笔埋头唰唰在纸上写写画画。

    童梓抱着一堆衣物掀帘进来,刺眼的光线从外间透进来。

    苏柒柒抬头,笑了笑问:“你抱的是什么?”

    “沈姐为你单做的棉衣。”童梓迎着少女的笑脸回道。

    “哦,搁桌上吧,沈姐手巧,让她费心了。”

    “帐篷搭的如何了?”

    “在几名能工巧匠带领下速度很快,估计今日便可全部完工,明日便可砌坑了。”童梓放下棉衣站立在她身旁又道:“小七这是.....?”

    苏柒柒抖抖手上的纸张道:“这个啊,我粗写了一些规划,还有就是人员的具体分配和你们日后负责事宜。”

    童梓:“你是一个聪慧的女子,适才先生还与我说起这些事呢,正打算晚间与你细细商议商议,竟不知你心中早有计量,甚好。”

    苏柒柒自然接了夸赞,“你忙去吧,我还有得写。”

    童梓正欲退下,毛峰惊风火扯地撩开软门帘闯进来:“老大,出事了……”

    “出了何事值得你这般大呼小叫?”童梓责备道:“你这急性子怎地就不知改改?”

    苏柒柒搁下碳笔,听下文。

    毛峰焦急地说:“一位姑娘在山上受了伤,被翻倒的木材车压着腿了,血哗哗流。”

    苏柒柒皱眉,“砍木材,运石头的不都是男子吗?为何队伍中有姑娘?”

    负责分配人员的是先生和童梓,二人做事最是稳重,不可能将女子分去山上做活。

    童梓闻言怒道:“谁让女子上山的?我与先生早间不是说了吗,上山的两批人照昨日的原班人马,你领女子上山做甚?”

    毛峰急急摆手道:“这事可怨不着我头上,出发前我可没见着什么女子,谁知道她从哪窜出来的,再说我负责的是拉石头,木材那边今日是林大哥负责的。”

    “林大哥?”童梓惑了,林仲山不是鲁莽之人,怎会领女子上山?

    苏柒柒站起来道:“先别忙着问责,看看受伤之人的伤势再说吧。”

    她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受伤之人极可能是余蔓枝。

    人既然不是毛峰领上去的,那么更不可能是林大哥。

    负责山上事宜的四人中,林仲山、童梓、先生几人在她的班底中最是受信赖,做事稳妥,芝麻豆大的事怎会有所疏忽。

    既与四人无关,那么定是那位受伤的姑娘偷偷摸摸跟上山的,而队伍中能干出这等事的姑娘恐只有她了。

    原先跟着自个的姑娘都是青山村的,个个听从指挥,以往分配到头上的事务从未出过状况。

    新收进来的5名女子,一心纺布,闲置者唯余蔓枝。

    事情果不出苏柒柒所料,车板之上躺着的人正是余蔓枝。

    余蔓枝白着一张脸捂着大腿哼哼唧唧,板架两旁站了不少人,其中一名男子站在一旁神色凝重紧张。

    柳云在热水盆里捞起布巾揪干,温和道:“余姑娘,手拿拿开,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

    余蔓枝迟疑片刻,咬着嘴唇松开手,大腿外侧一条两指长的伤口露了出来,伤口颇深,血淋淋地。

    众人惊呼连连,小声议论道:“伤口这般深,怕是伤着骨头了?”

    许旺祖抱着药箱赶来,问柳云,“咋样?可有伤着骨头?”

    “并无,但伤口很深,只差米粒宽便伤着要害了。”

    柳云挑出木刺松了口气,这姑娘运气算好的,不若怕是要残废了,不幸中的大幸。

    苏柒柒走过来问道:“无大碍吧?”

    众人见了她纷纷让出路来,柳云回道:“并无大碍,皮肉伤,用了药,将养上十天半月即可恢复。”

    “嗯,上药吧。”苏柒柒站在柳云身后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的人,不时瞟一眼余蔓枝。

    杀手居然躲不过一辆行驶缓慢的木材车,怪哉....

    还有她为何要偷摸上山?常理来说实行潜伏的人怎会如此轻易便露出尾巴来?杀手最不缺乏的便是耐心了。

    想他们杀手暗袭人隐匿在某个地方,可做到一天不挪分毫,缩在某个角落可以蹲至天黑天明。

    苏柒柒绝不相信余蔓枝是莽撞行事之人,定有不得不去的原因。

    是什么呢?荒山上有什么值得她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去呢?

    宝物?不不不....倘若真有宝物,在自个的尿意和002的精密扫描下,宝物无所遁形。

    谜团.....

    柳云为余蔓枝上了药,包扎妥帖,吩咐几位男汉子道:“你们几人抬她入帐篷歇息吧。”

    苏柒柒拦住几名男汉子,厉声道:“等等,先把失责人清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害得人家一个姑娘受此重伤,今日上山的人全喊来,我要问话。”

    她转身温柔地拉着余蔓枝的手,目含怜惜道:“余姑娘,你放心,我定会为你讨一个公道,咱们的队伍绝不允有害群之马。”

    余蔓枝虚弱地抬了抬手,眸子里水光闪闪,情真意切地说:“小七,今儿的事不怪他们,错在我,原想上山帮大伙减轻一些负担,哪知竟添了乱,都怪我,好心办坏事,你就别牵连无辜之人了好吗?算我求你了。”

    苏柒柒:......

    好心?

    牵连无辜人?

    哟嗬~小白花杀手?人不可貌相啊!是个全能杀手呢,武能杀人,文能惑人心.....

    苏柒柒一脸的不信,慈母笑,柔柔地轻拍她手背道:“余姑娘初来乍到,长得又这般娇弱,定是有人欺你是新人,强行拉你上山干男汉子们的活。你有所不知,咱们队伍有不成文的规定,最重的活自是分配给男汉子的,女子们见了重活从不插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