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小白花杀手
    余蔓枝微怔,熟手的套路失效了?

    小计谋很是周全的呀,突然就不好使了呢?!

    脑子里思量着,孱弱状挣扎着直起身,张嘴欲言.....

    目光聚焦在她身上的苏柒柒暗暗使力,强硬地按住她身子,面上满满的担忧。

    “余姑娘重伤在身,莫要说话,莫要动了,瞧瞧伤口都被你绷出血了,心疼死个人了。”

    她抬起头怒吼一声,“人来齐了吗?”

    “来了,来了。”毛峰领着今日上山的几十人站在她面前道:“老大,人都在这儿。”

    苏柒柒冷着脸,指着余蔓枝斥道:“你们中谁把余姑娘领上山去干重活的?你们最好从实道来,若是有一丝隐瞒,等我查出来,后果你们可能承担不起,结果只一个,滚出营地。”

    “你们瞧瞧人家余姑娘伤成啥样了?这么娇弱的女子你们也忍得下心使唤到山上去,你们是铁石心肠吗?”

    苏柒柒此番做法是要杜绝日后余蔓枝拿这件事儿来做文章,需得摊开了说个清清爽爽。

    几十人闻言顿时惊变了色,赶出营地那可是死路一条啊!

    何况那姑娘上山与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简直是无妄之灾!

    连她怎么上的山都不知道。

    一帮汉子狂摇手辩解道:“老大,不是我拉她上山的。”

    “也不是我,上山之前这姑娘压根儿就不在队伍里,咱们砍了一车木材下山时,她乍然地钻了出来,给我吓一大跳。”

    “对啊,拉车的是我和柱子,余姑娘猛然打乱石后跑出来,我一慌神松掉一只手,木材车一下没坐稳就翻了,老大你要不信你问柱子,是不是这么回事。”

    柱子忙忙点头道:“事实确实如牤大哥说的一般,咱可没做添加,还有方生,他在一旁扶着车呢。”

    大伙一听,合着这姑娘是上赶着去受的伤啊!

    “方生呢?”苏柒柒扫视全场问。

    一名男子噗通跪下,“余姑娘是为救我才受的伤,木材车倒下来之际,是她奋不顾身将我推至一旁,代替我受了伤,都是我错,老大要罚便罚我吧。”

    哦哟~这不是那名一开始便站在板架旁紧张兮兮的男子吗。

    苏柒柒吃惊的声音响起,“这么说来真是余姑娘私自上的山啊?”

    余蔓枝低头缄默,心里气得想挠人。

    苏柒柒穷追不舍问道:“余姑娘,事情真如他们所说吗?”

    不容她回话苏柒柒接着说:“你跑山上去做甚?你说你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私自上山假若遇着野狼咋办哦!得亏没出什么大事,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余蔓枝:.......

    破山上哪来的狼??

    苏柒柒不紧不慢地瞥她一眼,语调忽地变重了,眉宇间透着寒气:“这回念你初犯又受了伤,便不责罚你了。你是新人对咱们的规矩或有不熟,队伍中最基本的规矩是分配到做什么活便做什么活,不可随意不经允许就插手他人的活,自个手上的活唆使他人做也是不许的。”

    “望余姑娘谨记在心。”

    她趁机对营地中所有人道:“待忙空了,让先生好好与你们说道说道规矩,谁要是再明知故犯请另觅福窝,在我这儿就要守我定的规矩,听明白了吗?”

    大伙心有余悸,幸亏与自己无关。

    大声应道:“明白了。”

    余蔓枝敛下眼帘,藏起眼中跳跃的焰火,轻咬着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苏柒柒瞧着她那副德行,牙酸极了。

    心道,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杀手,好幻灭,打破了劳资对杀手传统的想象。

    要不是好奇你究竟身怀什么异宝,要不是想送你去与男主狗咬狗,就凭你今日耍的那些手段,劳资今晚就想送你去归西,毁尸灭迹……

    苏柒柒已确认这是一只幺蛾子,断不会安分守己的。

    早先,想着大家同为穿越者都挺不容易的,从美丽的地球穿到这鬼地方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对余蔓枝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寻思只要她安份,不在队伍里搞事,大家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待机会到了全须全尾送她去秦湛身边,若她真有大才心怀大爱,日后在恰当时机下助她一臂之力,救百姓于水火亦未尝不可。

    然而,对方好似并不这么想,不领情,要搞事啊……

    是预备把我的队伍当垫脚石呢!?妄图在我手里搞第一桶金发家致富的样子嘛!

    苏柒柒沉了脸,吩咐毛峰,“去把先生请来议事,柳云也叫回来。”

    她领着心腹进入帐篷,唤回黄氏。

    黄氏掀开软帘子走进来道:“小七,啥事啊?外边一堆事呢。”

    “娘亲,你坐一旁,听听咱们说事,心中也好有个数。”

    童梓若有所思道:“小七,那位余姑娘可是有不妥?”

    “等先生来一道说吧。”苏柒柒坐在上首拧眉沉思。

    柳云拎着药箱与骆炎一前一后入了帐篷。

    苏柒柒食指轻点桌面,“都坐吧。柳云,余姑娘的伤势你无需再过问,交由许叔负责吧。”

    柳云是个聪慧的姑娘,一点就透,“老大是疑心余姑娘了?”

    苏柒柒点点头,颇觉欣慰,小伙伴们有长进嘛!

    骆炎缓缓道:“此女确有蹊跷,无故偷偷上山,出其不意救人,意外受伤,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毛峰疑惑地问:“荒山上除开零星的树木,光秃秃的,她上山干嘛呢?而且她为何选白日上山?谋事取物该半夜摸黑去才是啊!”

    他心想,老大干坏事不都选半夜出门吗,这女子偏反其道行之,太蠢了。

    童梓为他解惑道:“如今三十余人同住一顶帐篷,半夜不宜行事,若被人察觉百口难辩,白日行事出了差池倒有借口可寻。”

    “哦~原来如此。”直肠子的毛峰听君一席话顿然醒悟。

    骆炎摸着胡须,轻声喃语念道:“荒山上有何可图呢?想收买人心,大可不必急于一时。这姑娘往日在队伍里循规蹈矩,隐在人堆从不多言多语,很是低调,绝不是一个草率之人,何以今日忽然冒出了头?”

    大伙陷入深思,纳闷了,想不通荒山上究竟有啥可图的。

    苏柒柒:“咱们别纠结她上山图什么了,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的。我笃定她定会再次上山的,尾巴露在外面的人是藏匿不住的。”

    “这件事交由我,你们不必盯着她,以免打草惊蛇,按常态相处,心有防备即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