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七十章 别想溜
    团体商议结束,毛峰夹着尾巴就想溜.....

    暗叹自个真特娘倒霉,幺蛾子偏偏是他领回来的人,上回罚的书都还没有抄完,又来?!

    “毛峰,你留下。”冷冰冰地声音自他身后响起。

    毛峰浑身一震,刹时觉得手发软,背疼.....

    转身嘿嘿笑道:“老大,我得紧着去拉石头呢,今日才拉一趟,有事改日再说呗。”

    苏柒柒敲敲桌子,命令道:“麻溜滚过来,有话问你。”

    “哦。”毛峰慢腾腾挪到她面前懵着一张脸道:“老大,我脑子不大好使,有啥话不如你问柳云呗。”

    苏柒柒:“少装傻充愣,我问你,你是在何处遇着余蔓枝的?当时她身旁可有他人?是她主动提及要跟你走的吗?”

    毛峰挠头想了想道:“是在辞州境内遇着她的,咱们在一条小道上打尖歇脚,我蹲一棵树下啃饼子。乍地,一个人哐当从树上掉下来,砰一声砸我头上,老大你不知道,当时就给我吓懵了....”

    “饼子都吓掉半拉.....”

    树上掉下一个林妹妹来?苏柒柒打断他滔滔惊恐之词,“当时她是什么状态,什么神态?她说什么了?”

    毛峰努力回忆道:“我依稀记得她掉下来的瞬间脸上也懵兮兮地,怔怔地盯着我瞅,那眼神瞅得人发毛。”

    “然后,她解释道,趴树上睡觉,突然掉下树吓到了。”

    “接着问我是不是在拍什么戏,我还以为她是个傻子呢!谁跑荒郊野外来唱戏,唱戏不都在戏楼子嘛。”

    “后来,她又问了我一些稀奇古怪的话,说是半路被人抢了,躲在树上才逃过一劫……”

    “原本,我没想带她回来,那姑娘穿得奇奇怪怪,说话颠三倒四的,一看就不正常,咱们走的时候她非要跟来,一连随了几十里地,我瞧着她可怜,寻思孤身一个女子确实不安全,就问她会不会啥技术,听说她会马术,又会武功,这才把她领回来的。”

    “而且吧,路上我仔细观察,发现她安常守分,做事勤快积极,哪曾想她既是一朵毒花呢,欺骗了我一颗善良的心,太可恶了。”

    毛峰交代清前因,无比委屈道:“老大啊!我就是吃亏在心太软,这回你就饶了我吧,下回我肯定不莽莽撞撞地领人回来。”

    特别是女人,避之不及,女人心海底针!再不相信女人了,毛峰如是想道。

    苏柒柒听完事情经过,分析,看来毛峰遇着余蔓枝那天,是她穿过来的第一天。

    倒是不可能与外人有勾结,暴露了营地,排除掉这点,问题便不大。

    毛峰巴巴望着她,惴惴不安地等判决……

    苏柒柒瞅着他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戏言道:“你哪是吃亏在心软哦~你是被女色迷了眼吧。”

    毛峰一听此污蔑词,险些跳起来,急赤白脸解释一通:“老大,逃难呢,我怎么可能沉迷于女色。再说了,柳云与之相比也不差好吗,她跟您老一比更是天壤之别。我哪会是因一层皮相坏事的人,老大你要相信我啊!”

    他的真实想法,内心活动是,哎哟喂~自从跟了您老,在下对女人是要有多幻灭有多幻灭?!女人就是世上最可怕的猛兽,惹不起!难起心思!

    一个个长得娇娇弱弱,杨柳依依地,玛呢~干起坏事来吓死人了,难怪古人云最毒妇人心。

    他觉得自个已患娶妻恐惧症,一辈子都不想娶妻了,野蛮粗暴的老大就是罪魁祸首,柳云排第二,使起毒来那叫一个心狠手辣,整得人要死不活的。

    如今又来一个淬毒的小花花余蔓枝......

    他得出一个结论,越是好看的女人越可怕!!

    苏柒柒咳一声,“你木戳戳站那寻思啥呢?”

    毛峰拉回飘飞的思绪,木然道:“没想啥,反思,反思,老大我在反思呢。”

    苏柒柒大发慈悲道:“嗯,你是该好好反省反省,这回暂且饶你,记住下回就没那么好的事了。”

    算了,毛峰哪经得住来自地球杀手的糊弄……

    人家见多识广,是趟过大风大浪的杀手,还是一朵擅伪装的小白花。

    毛峰得了赦令,兔子速度离开了帐篷,深怕喜怒无常的人反悔。

    苏柒柒望着狼狈逃窜的背影,忍俊不禁,伏案疾笔规划后续的人员安排。

    一个时辰之后,她甩甩酸酸的手臂,由衷佩服当皇帝的倒霉鬼。

    时间在寒风中飘然而过,一去不返。

    平原第五日,营地已初具规模,五十一顶帐篷呈半弧形有序地排开,帐篷内热火坑垒得整整齐齐,厚厚的软门帘挡住了冷冽的冬风。

    营地上首最中间的位置是一顶略小一些的帐篷,帐篷后方搭着一间木屋。

    那是苏柒柒一家三口的私人领地,小家小厨房。

    帐篷左右各砌一张炕,上方与下方各制一道软门帘,上通小厨房,下直面营地。

    石板地上铺着柔软蓬松的毛毯,中央有一个火炉子,烟囱顺着帐篷的主撑干直上,烟囱探出帐篷,白色的柴木烟冉冉袅袅。

    苏柒柒光脚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触感松软暖和。

    小鱼在地毯上滚来滚去,大呼道:“阿姐,毛毯好舒服啊,我今晚要睡地上。”

    “不行,半夜炉火会熄的,会冻病的,午觉可以睡地毯上。”

    “哦,好吧。”

    苏柒柒惬心地在帐篷内走上一圈,进了小厨房,黄氏在小厨房内暖灶。

    “娘亲,晚上炖锅灵芝肉呗。”苏柒柒咂巴嘴道。

    黄氏埋头烧火,不搭话。

    “娘亲,我馋,炖肉吃。”嘴馋的人锲而不舍。

    “哪来肉?腌肉炖矜贵的灵芝?你这不是糟践东西嘛,亏你想得出来。”黄氏睨一眼专爱霍霍好东西的大女儿,感觉咋那么闹心呢。

    苏柒柒有备而来,从角落一个布袋子里掏出一只光裸.裸的兔子,两只拔光毛的鸡,晃晃道:“呐,肉。”

    黄氏愣一下低声道:“你去窝棚里逮兔子了?棚里养的兔子你私自逮来开小灶?”紧接着又问:“鸡哪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