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空间有蜕变
    苏柒柒喜盈盈道:“不是窝棚里逮的,我去了一趟荒山,嘿~天降运气,竟遇着两只鸡。”

    她面不改色地瞎说。

    “荒秃了皮的山上有鸡?”黄氏惑道。

    “有,少罢了。”

    黄氏接过拔毛鸡翻看,一巴掌拍在她背上骂道:“你个死女娃子,一点不晓得持家过日子,这是母鸡啊!你就这么杀了?养着下蛋孵小鸡多好,平原上荤食紧缺,总该算计算计往后的日子吧,一刀子就给杀了.....”

    巴巴巴巴......

    苏柒柒偷乐,不是母鸡我还不杀呢,母鸡炖汤营养丰富。

    扑哧一笑:“娘亲,杀都杀了,你还能给念活不成?放心吧,等空闲下来我给你逮一群母鸡回来,你还是赶紧炖肉吧,天快黑了,早吃早歇息,明日我要去边境接货呢。”

    黄氏打鼻孔里哼出一声,“啥啥不长的地儿哪有一群母鸡给你逮,好不容易遇着两只母鸡,眨眼就进了锅.....”

    巴巴巴巴......

    不听,不听,我要吃肉.....苏柒柒撂下灵芝,抬脚就跑,在门帘背后叮咛一句,“兔肉红烧,多放点油。”

    小厨房内传来锅盖的乒彭声......

    苏柒柒充耳不闻,坐在羊毛毯上慢悠悠地擦大刀,手指在刀刃上划来划去,割不破。

    金刚不坏之身啊!爽!

    晚间苏柒柒得偿所愿喝上了鸡汤。

    翌日清晨.....

    “小七,小七,你等等。”柳氏披着来不及穿实的厚棉衣气喘吁吁追上来问:“小七,我听你叔说你今日要去接货,是去边城吗?”

    她大儿媳妇一早现孕吐,将将许大夫请了脉,身孕两月有余,一家子高兴坏了,转头又发了愁,平原上吃食稀缺,安胎之药无处可寻,万一这中途有啥波折,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这不,听说苏柒柒今儿要出平原接货,忙忙赶过来,寻思让她帮忙在城里备些吃食药物回来。

    之前苏柒柒为大伙准备的多是伤药,病寒药之类的,日常生活上大咧咧的人倒是不曾考虑生娃这事。

    苏柒柒顿下脚步,回头道:“柳婶,我不去边城,在边界接着货就回,咋地?是家里缺啥了吗?”

    柳氏闻言一脸失落,“你振平哥那口子喜怀身子,想着你要进城给带几副安胎药回来呢。”

    “怀孕啦?喜事啊!”苏柒柒道完喜问道:“柳婶方子可在身上?你给我,我进城一趟就是。”

    柳氏摸着兜里的药方,迟疑半响道:“边城几百里地,让你特意跑一趟,婶心里过意不去啊,要不算了吧,你陈嫂子身子还算康健,应当没啥大问题。”

    苏柒柒笑了笑,“柳婶,没事,这回运来的货差些物件,我适才还在犹豫要不要去趟边城,你来的正好,帮我做了决定。”

    “真的?”

    “嗯,真的,方子给我吧,我骑马去三四天的事。”苏柒柒伸手接过方子翻身上马。

    柳氏在后边大声道:“小七,婶谢谢你啊!”

    “柳婶回去吧,天冷。”

    马背上苏柒柒挥挥手,将药方收入空间问002,“方子上的药材空间里都有吗?”

    002看看方子:“有,安胎的方子大多是补药,你老收刮了数间药房,缺不了。”

    “嗯,配上十副备着吧。”

    “好。”

    马儿在平原上跑出数里,苏柒柒吁停马儿,收入空间,折回往荒山去。

    荒山上原本稀稀落落的树,近日被砍伐一空,只剩一些枯黄的野草迎寒风东倒西歪,荒山上愈显荒凉,了无生气。

    苏柒柒脚踩在乱石上,冷风吹拂发丝,双目四眺,释放精神力细细搜索,一寸草皮也没放过,然,一无所获。

    感受尿意,亦无。

    她坐在荒山上冥思苦想,无头绪,死沉沉的荒山吸引余蔓枝前来的究竟是什么呢?

    “002你再做一次山体内部细致扫描。”

    “老大,我很伤心,为毛你就是不信我呢!第一天来就检测不下三五次,鸟屎都没几粒的破山哪来宝贝。”002忧伤态。

    苏柒柒眯眼,淡淡道:“让你扫就扫,少哔哔。”

    找不着祸源,本就有些火大,又来一个触眉头的二货。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明知危险在旁,却不知危险藏匿何处,是什么形态,具备何种技能?

    未知最是可怕,她绝不容许对方藏握杀手锏,太被动。

    主动权必须握在自己手中,近可攻退可守,方能游刃有余立于不败之地。

    002见她火苗窜上脸,心一紧,麻溜地把荒山里里外外重新翻查一遍,一无所得。

    他抠抠鼻孔,提心吊胆小小声地说:“老大,没有。”

    苏柒柒绷着脸闪进空间,002偷瞄她一言难尽的脸色,一溜烟朝山上跑,余音缭绕:“老大,我去瞅瞅粮食。”

    玛耶~怕怕.....

    要发怒的征兆……

    再不想漫山遍野找零件了,惹不起,躲!

    金毛成了精,虎眼一瞅,感觉事态很严峻,伸出爪子拦住要上前找抽的儿子,把俩儿子甩到背上,追着002的脚步溜了。

    无人搭理的人在木屋内生了一顿闷气,郁郁不欢地晃去水潭。

    水潭如今已是大变模样,花团锦簇,一派欣欣向荣,四周植物繁盛,大树焕发出勃勃生机,绿色一点一点往外围扩散,腐树上的灵芝呈伞状,大大小小的灵芝长得密密麻麻,谭边围种的人参,虫草,珍稀药材长得喜人眼。

    潭内的玉垒垒叠叠小山一般,在明亮的光线下灼灼生辉,中间的凹槽灵泉水满,潺潺流淌入潭底,篮球场大的潭底积着一层浅浅的水。

    最早铺陈在潭底的废玉失了踪影,潭底原貌显现,光洁无瑕的白玉无一丝缝隙铺满整个底部,似自然生成的一块巨石玉,白玉托着浅蓝色的灵泉水,水澄澈,倒影芙蓉明镜底。

    苏柒柒望着美不胜收的水潭,烦闷的心情渐渐修复。

    劳资是一个资产雄厚的大财主呢,你有杀手锏,我有底牌,怕毛啊!

    不怂,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想通,随即沾沾自喜起来,拎着一桶灵泉水回木屋,炖大补药练功。

    002和金毛心有感应,危机解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