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立族
    咦~苏柒柒忽地回过味来,我去,我好像入了套啊!责任明目张胆地压身上了,这东西一旦落实可就一辈子挣不脱了!

    速即尬笑一声,敷衍道:“取啥名哦,我看就这么着挺好的。”

    十几张嘴异口同声地说:“不好。”

    事已牵起头了,哪有半路撂挑子的道理哦~

    闹哄哄道:“赶紧取名吧。”

    “是啊,族名一定,咱就不再是流民了。”

    十几人殷殷切切地目光死盯着她不放.....

    苏柒柒捂脑袋,喃喃道:“我脑壳痛....我该吃药了……”

    这般小把戏大家见怪不怪了,不为所动,淡定地看她作。

    “柳云,我头痛,我要吃药。”

    柳云眉头都未动一下,淡淡地掏出一排银针道:“老大,你这头痛的病吃药不管用啊,不如我为你扎上几针吧。”

    阿西巴~苏柒柒星眸微转,讶异地说:“哎哟喂~姑娘,你咋悄无声息地就学坏了呀,谁教你的?你师傅呢?喊来我好好与他说道说道。”

    骆炎漠然地指指她道:“她的师傅近在眼前,勿要混淆视听,插科打诨。你呀,一个名字而已,百般推脱为哪般?不取名你就没责任加身了?便能做到说撇开就撇开?”

    苏柒柒越过众人恳挚的目光,仰头望着棚顶深深吸一口气,“是我矫情了……”

    “来吧,来吧,终归是逃不开的!”

    骆炎眼睛里骤然迸发出一道光彩夺目的亮光。

    学识有限的人脑中浆糊搅,搜索枯肠,口中念念有词,“取什么呢?球族?华夏族?炎族?不成,不成,有点拗口....”

    骆炎侧耳听她念叨,交叠的双手动了动,微感堵心.....

    没文化真可怕!

    沙漏细细沙沙声带走了时间,一室的人在静然又温暖的环境中忍不住想打瞌睡。

    苏柒柒绞尽脑汁,左思右想一个字在脑中缓慢生成,清澈明亮的眼睛星光点点,“泩族,如何?”

    毛峰等人口中念道:“生?”

    学识浅薄的人不止苏柒柒一人。

    童梓笑笑不说话。

    骆炎嚼念,“泩,水深而广,涨势。嗯,寓意不错。”随之补了一句,“难为你了!”

    一个字耗了小半个时辰总算是憋出来了……

    跟怀胎十月的人生个孩子没甚区别……

    苏柒柒并不以此为耻,得意之色明晃晃地挂在脸上。

    “泩即有水深广之意,又有势头增长,蒸蒸日上之意。拆开来看是又有水又有生,有水才有生命,有生命才有族,生命源源不断,族方可延续流长。”

    “我是不是颖悟绝伦,冰雪聪明。”苏柒柒自以为是的哈哈笑问。

    稍显尴尬的气氛在流淌....

    你老费了大半天就整出一个字来,好意思这般自夸吗?!能要点脸吗?

    二蛋是一个解她围的精灵,昧着良心啪啪鼓掌赞美道:“老大英明,聪明绝顶....”

    气氛微妙转换.....

    晚间,300多人聚在营地中央,篝火燃烧。

    陈祈福先与大伙宣布了下午商议之事,随后示意骆炎做总结。

    大伙相互交耳,低声谈论道:“有族好啊!咱们总算是甩掉流民这顶烂帽子了....”

    “嗯,可不是,离了故土这心啊晃晃荡荡地,似无根的浮萍随风浪。”

    “一经立族咱便有了根了……”

    “安静。”陈祈福朝众人摆摆手,指指骆炎又道:“大伙先静一静听听先生言。”

    骆炎心念一转望了望好整以暇端坐在上首苏柒柒。

    上首之人迎着他的目光,摊摊手,意思不言而喻,你老看着来吧,我整不太来,身上忘长煽情因子了。

    “哎”这就是一头不推不走的懒龙啊!骆炎暗暗嗟叹一声,神情庄重肃穆,直起身立在火堆旁大声宣布道:“今日我们正式成立为一个族,取“泩”为名,自今日起你们便是“泩族”的族人了!”

    “经商榷族长由小七担任,自这一刻起她便是我们的族长了,你们可有何异议?”

    一干人等拥护道:“无异议。”族长当然是能者居之。

    他们身上穿的,嘴里吃的,哪一样不是苏柒柒费心劳力弄回来的。

    放眼望去,灾年里谁有此等能耐?!

    大伙心中明亮,没有苏柒柒他们早不知死在哪个旮旯角了,或饿死或暴尸荒野.....

    如今吃得饱穿得暖,甚至比之灾前的日子都要好上几分,再找不痛快就真是饿狗着急下茅房了!

    想找屎的人也是有的,余蔓枝灼灼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在苏柒柒身上,其中有审视,有不屑,有不甘.....

    情绪颇为复杂,同时又有些思疑,仅是拜了个地球人为师,她身上怎会时时散发出一股二十一世纪新女性的特质呢?违和,违和极了……

    疑惑片刻....思起,她是三岁便拜了师,倒也解释得通。

    苏柒柒似有所感,精准地找到目光来源,回望了她一眼,冲她慈眉善目地笑了笑。

    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疑惑,心道,这是对我生疑了嘛!好聪慧的女子哦~嗯,不错,劳资就是跟你一样从地球那边翻空气穿黑洞而来的。

    遥想当年劳资曾也是在地球上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干得过流氓,顶天立地的女汉子。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深情交汇,余蔓枝一瞬挪了眼,装作不经意地撇开了头,低头与一旁的人小声闲话。

    装....看你能装到几时,狐狸毛露都露出来了藏得住吗?!苏柒柒嘴角嘲讽地牵起一丝凉笑。

    骆炎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番言语,余光瞄向上首,心间泛起波澜壮阔的无力感。我在这儿给你铺天下,你在上首无所事事,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

    他轻咳一声,试图提醒上首之人该回神了,作为新上任的族长是不是应当来几句获奖感言,荣登上位是不是该激励激励人心?!

    苏柒柒如他所愿醒了神,懵糟糟地问:“先生说完啦?”

    骆炎颔首牵强微笑。

    “啪啪啪啪....”苏柒柒带头鼓掌,称赞道:“好,好好好,先生说得好。”

    底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