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迎八方客
    童梓打眼一观先生无奈的神色,站在一旁低声指引道:“族长,今日初立族,你与族人们言上几句。”

    苏柒柒偏头认真道:“族长听起来貌似没有老大威武,你们几人还是喊我老大吧。”

    随即一脸懵样,装无知地问:“说几句?说啥?鼓舞士气的话吗?”

    她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人们就那么执着于煽情呢?上实实在在的干货不好吗?非得整些虚头八脑的套路来蛊惑人心。

    偏偏吧,许多人还就吃这一套!

    她偏不,劳资就要我行我素一条道走到天亮。

    童梓也是极其无奈,细若蚊音道:“大伙等着呢,你随意说几句吧,别念诗就成,什么离离原上草,喝粥吃不饱就算了吧。”

    “哦,好的。”苏柒柒乖巧地应了,威风八面地站起来小手一扬,铿锵有力地大声吼一句:“今日山大王上位了,开山立族迎八方客!”

    营地里融洽热烈的气氛忽然一滞......

    一帮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茫茫然~寻思族长这句话有何深意啊?是我们太浅薄了吗?为什么有一种读不懂的忧伤感!

    童梓在一旁恨不得捂脸,不想看见她,胸口卡得慌。

    余蔓枝面上浮起讥讽的嘲笑,烂泥硬扶上了墙也得垮下来。

    骆炎睨了她一眼,再次感受到了巨浪拍岸的无力感,迎八方客?!你当你开了个茶馆子呢?!

    苏柒柒望一眼高高扬起的手臂,再瞄了瞄底下静默的人群,顷刻间萌生出一种当众孤独之感。

    遂安慰自个道,好吧,这些古代人哪能意会劳资深邈话语的含义哦~

    我的壮志雄心不是凡人所能理解的。

    骆炎恍了一下神,立即挽救道:“族长的意思是,今日初立族,她身为族长日后会带领大家缔造一个新辉煌,大开族门吸纳人才,壮大泩族,让泩族昌盛万万年,代代繁衍,世世不灭。”

    哦~一帮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族长心怀宏愿啊!了不起,了不起!

    余蔓枝垂头冷笑。

    苏柒柒一脸懵逼,卧草~我居然有这么伟大的理想?!我咋不知道呢……

    骆炎暗自抹了把虚汗,瞥她一眼,叹,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啊!你老悠着点吧!

    脸皮巨厚的人慢悠悠地坐了下来,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啜一口茶,吩咐童梓,“把分队的事与大伙说说吧。”

    童梓掩盖住脸上的热意,清了清嗓说道:“十五岁以上,四十以下的人出列。”

    唰唰201人站了出来,目露困惑,问何意。

    童梓将下午间会议内容详解了一番。

    人群再次沸腾,几名40岁往上的汉子忙忙站了起来,其中一名汉子道:“我虽年岁有43,但身强力壮,有一把子的力气,为何不能进卫队?我也想习武,日后为保护家人族人尽一份责。”

    “是呀,是呀,咱们正是壮年,哪有单单摒弃咱们的道理。”

    另几名汉子亦力争道。

    护卫队待遇优厚,还能习武学射弓,这是天大的好事,世道如此之乱,有了武艺傍身胆子也能壮上几分,谁人不渴望强大。

    再说大多的男儿们骨子里天然含雄心,自身便有一股子征服欲,这些都离不开权势与武力,权势他们没有,现在有机会得到武力如何肯舍。

    童梓无声望着苏柒柒。

    苏柒柒面带欣赏之色,颔首道:“护卫队需日日苦练,其中的艰辛不是你们能想象的,比之农活累上十倍百倍,你们若是觉得自个挨得下来都可加入,不设门槛,但是倘若谁半途而废,以后一生都不许再入队,老老实实务一辈子农吧。”

    “护卫队不是闹着玩的,容你们想进就进,想退就退。”

    “你们有三天时间考虑,也可以问问毛峰他们几人练武的心得,他们前些日子只是练武一项便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护卫队是即要练武,又附加了射弓骑马,难乎其难。你们想清楚了,跨出去再想缩回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柒柒觉得很有必要事前打预防针,免得一些心性耐力不足的人一会放弃一会加入,乱了规矩。

    她对护卫队是抱着大大期许的,定会严格要求,精益求精,拉出去不说抵万兵,至少得以一御十,做到让对手闻风丧胆!

    人马不足,质量来凑。

    你有千军万马,我唯精兵二百,照样杀得你片甲不留,丢盔弃甲。

    苏柒柒喝下最后一口冷得冰冰凉的茶水,起身道:“夜深天冷,散了吧。”

    “是,族长。”

    人群散开,三三两两往帐篷钻,苏柒柒蓦地回头喊住欲抬脚进屋的余蔓枝,关怀备至道:“余姑娘,伤可好了?”

    余蔓枝顿下脚步,转身浅笑着说:“谢族长挂怀,伤已好的差不多了。”

    苏柒柒一脸忧感:“好了?真的吗?我这些天日日担忧你的伤势,是夜不能寐呀,深怕你落下残疾,你一个未嫁的姑娘若是瘸了腿可怎生是好噢。”

    话落变了一张脸,惊色问:“你这伤恢复得有些快啊……你没有骗我吧?有病可不能隐而不报哦~有病得治病,万不能讳疾忌医哦~”

    她语重情深,眷注着余蔓枝喋喋不休。

    “你走几步,走几步让我瞧瞧,不然我这心放不下啊!”

    余蔓枝眉心突突跳,心内不停骂道,你残疾,你瘸腿,走你大爷,你才有病,你一家都有病……

    这点小伤算什么?!姑奶奶体魄强健,十八岁起就枪林弹雨趟,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枪伤刀伤都夺不走的硬命在你口中成豆腐块了。

    无知,愚昧,蠢货……

    无知的苏柒柒揪着她不放,“余姑娘你咋不动呢,我就说嘛,你定然是在骗我,你说你长得跟朵小白花似的,娇弱得不成样子,性子倒是倔得很,明明有病逞什么强啊!”

    不由分说大跨步上前一把搂住余蔓枝的细腰,脑子里吩咐002,“扫描,一根头发丝也别放过。”

    “余姑娘,不亲眼看看你的伤势始终放不下心啊!”她不容抗拒地在余蔓枝腿根部上下其手。

    余蔓枝一怔,一瞬慌神,惊惶失色大叫:“族长,你,你,你别这样,我.....我.....我害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