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八十章 余蔓枝与方生
    余蔓枝站在帐篷外望着雪地里,一群围着鱼筐笑得合不拢嘴的人,面上隐含讥笑,眼里是掩不住的鄙夷。

    一帮没见过世面的泥腿子,几条鱼就乐得找不着北了,上不得台面,一丁点东西就被糊弄得要飞上天了。

    余蔓枝是幸运的,从树上掉下来一哐当,就砸在一个憨直汉子的头上,平顺地过渡完作为穿越者初始的艰难时期,不曾挨过饿,受过奴役……

    余蔓枝似身携气运,她降临大梦朝的时间点其实是非常悲催的,大灾将将过,四处全是饿得两眼发绿光的灾民,野菜寥寥无几,县城大门紧闭。

    按理说该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血腥布途。

    然~运气爆了棚,掉在了毛峰跟前,毛峰背后恰好又有一个资本厚实的苏柒柒,余蔓枝算得上是躺赢了,不作的话定是一辈子顺风顺水。

    手拿一对A的余蔓枝哪能体会,这些遭水灾狂轰滥炸之后,手上只剩一个3的灾民是个什么绝望的心情哦~根本无法想象这些挨过饿受过冻,挖草根,啃树皮的人对食物的炽热。

    于他们而言食物即是命。

    他们中大部分人不仅体验过肚束三篾的生活,也亲眼见识过饿莩遍野的悲惨景象,那些因饥饿而大量死亡的人就那么刺人眼目地躺在野外,有些死人连个收尸埋骨的人都没有,一家子全死光了……

    余蔓枝是即没体会过饥肠辘辘的滋味,亦没感受过饥火烧肠的酸爽味道,自然是看轻这些个瞧见一点好东西就目露狂热的人。

    余蔓枝并不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相反她觉得自己倒霉透顶,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落在野外,砸在一个莽汉子头上,她当该落在皇宫的龙床上或是某个大家族的花园里.....

    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虚度光阴,蹉跎妙龄年华,一身才能得不到施展,曼妙身姿无人欣赏,还被一个无德无能的本土小女子踩在脚下……

    嗯,她心里一直是看不起苏柒柒的,粗鄙又愚蠢,无知又心软,白养着一群吃干饭的老弱妇孺。

    粮食紧张还非要逞强拖着一帮子不相干的老弱。

    初入队伍之时以为他们原本就是一个族体,或是来自一个村落,后来了解到队伍中一大半的孩子是捡来和买来的,贼费解了,这人得有多蠢才会买幼儿回来白养着,捡也就算了,买几十张嘴回来吃白食这操作恕她看不懂。

    先前寻思,是不是买回来培养成杀手之类的,然而事实告诉她,不是!

    她就是蠢,大写的蠢!

    这群孩子完全是放养,除了每天习字一个时辰,天气好了跑跑步,就是吃吃吃玩玩玩。

    余蔓枝坚定地认为,队伍能有如今这般规模全靠遇了一个好师傅,有赖于骆炎童梓等人的扶持,不然这样的蠢人在森林法则面前早烂了尸骨。

    苏柒柒的性格,不了解她的人从浅显的表层来看,她的确是一天无所作为,吊儿郎当,没个正形,没事就扯着大嗓门嚷嚷喊饿,要吃肉。

    不得不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初始印象极容易在以后产生误判,俗话说积重难返。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第一印象是具有持久性的,也会形成一种心理暗示。

    第一印象往往也是最深刻的……只有在发生了令人震惊而又深刻的事情,才有可能改变一些看法。

    第一印象所形成的认识将持久的主导着人对待另一个人或事物的看法,即便在以后的交往中对此人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第一印象所产生的看法依然很难完全消失。

    迷惑人心第一印象很关键,无疑苏柒柒做到了,并且很是成功。

    在灾民来心里,苏柒柒带给他们的感受就是,这个女子拯救了挣扎在饥饿中半死不活的他们,是个心善的能人。

    他们才不管这个人是不是没正形呢,枵肠辘辘之时予他们食物的人就是活菩萨。

    余蔓枝愤愤然地一通抱怨,望着意气风发的蠢蛋愤愤不平,瞅着苏柒柒愈发的不顺眼,心态逐渐在崩塌,一颗骚动的心跃跃欲试。

    决定打破原计划......

    方生挤在人群里,眼神不时瞟向余蔓枝,娇弱的人儿亭亭玉立,寒风微卷帘,柔肤弱体颜比花娇。

    门外雪深一尺,雪飘茹素,茸茸雪花杨落在漆黑如墨的发丝上,黑白两个极端的颜色映衬得明眸皓齿的人儿越加楚楚动人。

    方生眸中闪过一丝惊艳,心尖似被人拨动了琴弦,动人旋律婉转飘扬。

    犹豫片刻,他拂拂肩上的雪,缓步上前,关切道:“余姑娘,你身子尚未痊愈,寒风刺骨,不宜在冰天雪地里受风吹。”

    余蔓枝深深看了他一眼,嫣然含笑道:“多谢关心,在炕上躺了数日,我心里烦闷,出来透透气,赏赏雪景,你陪我说说话吧。”

    方生迎着少女璀然绽放的笑颜,心神有些恍惚……

    一句陪同的话语砸在心间刹那间似星辰璀璨。

    他唇角上翘,眉目柔和,点点头,手忙脚乱将袖笼里的铜制暖手炉递过去:“你暖暖手,这是我娘亲早年为我置下的,她怕我夜间读书冷了手脚,手炉很暖,正合你用。”方生颇显紧张,语无伦次。

    余蔓枝笑意浅浅地接过手炉道:“多谢,你有一个好娘亲,是有福之人。”

    方生狂喜的神色暗了一瞬,思起过世的娘亲无端觉着有些愧疚。

    而后想想释怀了,定情信物总归是要送出去的。

    余蔓枝察言观色道:“倒是我的不是了,提及你娘亲惹你伤心了。”

    她出言安慰方生一番幽幽地说:“你是一个读书人,积有学识,日后定有大作为。哎~你说世上的人为何就不能是平等呢?非要分出个阶级,享不同待遇,世上若是有一个人人平等的世外桃源就好了……”

    方生目露困惑,人人平等?

    他出生在阶级森严的古代,自小受教条束缚,对她口中的人人平等表示难以理解,人人平等跟天方夜谭似的。

    为免伤她心,小心翼翼措词道:“人本就有贵贱之分,我们自出生,就自然地进入了这个等级社会,一生也没法摆脱,这是自然规律。”

    “若要说世外桃源,我倒觉得泩族较之外间好上数倍,或许日后族长会带领我们找到世外桃源,享一生之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