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打小报告
    方得弟耳闻弟弟的呢语,火气更是蹭蹭冒。

    将才余蔓枝还在那装不知晓暖炉是她娘亲的遗物,好一脸的无辜样,端得是一副教育人的模样。

    原来竟是知情的,方得弟恨不得立马回去扯着小婊砸的头发,摁在雪地里摩擦。

    瞅着疼进骨子里的弟弟,狠狠地踢了一脚,心也疼,脚也疼!

    方得弟一气弟弟轻率,最令她生气的还是余蔓枝,没心没肺的死女人,当面接了弟弟的定情信物,背面却嗤之以鼻,简直就是一个当面人,背后鬼的小表砸。

    其实,这点方得弟倒是冤枉了余蔓枝,她的确不清楚遗物即是定情信物,她只是对遗物较为轻慢罢了。

    不过有时候漠然慢待也是一种罪!

    方得弟的想法很简单,余蔓枝就是一个妥妥的小表砸,欺骗了弟弟纯洁的感情,不是小表砸是啥。

    谁人不知,遗物赠予心上人来表真心,可比媒婆过礼重上数倍,代表的是一心一意,一般这么着成了夫妻的人感情都颇为浓厚,在民间可称得上是美谈。

    可不是嘛,在这古代算得上是自由恋爱了。

    当然,这自由恋爱的代价有些大,得先死爹娘.....

    一般人还真是不敢奢望。

    方得弟越想越气,不行,必须得揭穿小表砸的真面目,不能让弟弟一头扎进烂泥潭里,一个人在陷在泥里不可自拔,人家却在一旁悠哉看笑话。

    “方生,我也不怕打击你,明给你说吧,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心上,你在她心里就跟个小丑似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巴巴巴.....

    方得弟一字不拉的将她和余蔓枝的对话说了出来。

    方生脸色青白交加,心绪复杂极了,失落,羞愤,不敢置信.....

    不敢去相信心上人是这副德行.....

    一边又不停帮她找理由.....

    方得弟瞅着大受打击的弟弟心疼坏了,彻底恨上了余蔓枝。

    仰天叹了一口气道:“四弟啊!识人莫光看一层皮,你念的书比二姐多,该懂得美人在骨不在皮的道理,看错了人是要毁一生的,需慎之又慎。”

    “咱们家仅剩你我二人了,你是咱家独有的一根,就指着你延续香火了,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二姐也活不下去的,死了亦无面目去见爹娘。”

    灾前方家称得上是富农,方得弟几姐妹也多多少少念过几本书,知晓娶妻娶贤的重要性。

    方生恹恹地耷拉着脑袋点了点头。

    方得弟狠下心肠道:“四弟,今儿二姐把话撂这儿,你若是还不死心,非要娶那个余蔓枝,你就甭认我这个二姐了。”

    “咱家庙小装不下她,装了她就容不下我,你自个看着办吧。”

    如今余蔓枝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徒有皮囊的小妖精,勾得自家弟弟五迷三道的。

    小妖精哪能娶回家,霍霍起人来不得了,一个朝代都能给霍霍没了,何况他们这个纸薄的小家,怕是不出三天就能把房顶给捅漏了,坚决抵制小妖精进门。

    小妖精还没进门呢,自个和弟弟的积分就遭她霍霍成了圆溜溜的零蛋。

    往日瞅着她还成,装得是模是样的,又想着她是弟弟的恩人也就不说啥了。

    自打看清她的嘴脸,回过头来一琢磨,总觉着不大对味,像是被耍了,被欺瞒了的感觉。

    方得弟细嚼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是越想越不对味,把方生赶回帐篷直接去了苏柒柒那儿。

    不得不说,方得弟是个通透人,打小跟着做小营生的爹爹学了不少道理,脑子也活泛。

    “族长你得空吗?我找你说点事。”方得弟站在门帘外请示道。

    苏柒柒同骆炎几人在案前整理族规,以及汉子们的训练日常项目。

    她闻声讶异道:“这刚立族就有人来打小报告了?”

    倒不是端姿态,有些好奇罢了,泩族将将成立应当没啥大事呀。

    骆炎:“唤她进来听听何事再说吧,下面人有意见不可不听。”

    苏柒柒颔首道:“成,喊她进来吧。”

    方得弟跨入帐篷见一屋的领头人,微微发怵,拘谨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苏柒柒笑道:“是你呀,我记得你,你是方生的姐姐对吧。”

    大概知晓她是为何事而来了。

    方得弟忻悦地点点头,族长竟记得她,莫名觉着欢喜。

    她一向很是钦佩苏柒柒,年纪不大本事却很大,领着几百人在灾年能吃饱穿暖,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本事,为人又和善,从不压榨底下的人,公平待人,一分劳力换一分报酬,再找不到比她更好的族长了。

    苏柒柒打断了她的思绪,招手道:“傻站着做甚,过来坐,你找我说啥事啊?”

    方得弟忙忙应道,“好嘞。”坐稳之后巴巴巴.....

    把今儿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一股脑倒了出来,思量片刻又道:“族长这事吧不能细琢磨,我这一细琢磨啊就觉着不大对劲呢,你觉得呢?”

    苏柒柒冷了脸,一听就知道余蔓枝打的什么主意,一目了然。

    这是按捺不住了,预备搞事了啊!

    苏柒柒细听全过程,倒是有些欣赏方得弟,也就不瞒着了,直言道:“她呀,不是个安分的主,当初救你弟弟多半是有意而为之,当日她偷偷上山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你看好方生尽量减少他们之间的接触。”

    方得弟嗤笑一声:“我就说嘛,小妖精哪有长菩萨心肠的,今儿我算是看明白了,她就不是个好东西,我决不会给她机会糟蹋方生的。”

    “族长你说那小妖精跑光秃秃的荒山上去做啥?莫非是专门上去勾搭汉子的?”

    方得弟如今谈起余蔓枝那是一口一个小妖精,连名都省了。

    恨得是牙根痒痒,小妖精不仅耍手段骗了弟弟的感情,还把自个家底掏空了。

    想她日日织布裁衣手磨起一层厚茧,积攒的分全供她这些天好吃好喝了,天天大鱼大肉跟供菩萨似的,哪知,竟是养了一只白眼精怪。

    苏柒柒忍俊不禁,这姑娘合她胃口....

    “上山图什么,暂时没查出来,不过嘛,不急,迟早原形毕露。今天你我的谈话暂不可告知你弟弟,到了合适的机会再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