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方得弟
    方得弟一点就透,“族长你放心吧,我那弟弟现今大半截身子陷在烂泥坑里呢,他要晓得了多半要露馅,指不定转身就颠颠跑去讨好小妖精了。”

    “我哪能让小妖精的阴谋诡计得逞的。”

    她打定主意要帮族长揭穿小妖精的丑陋面目,到时果决的族长必不会留小妖精在泩族作妖。

    她就不信弟弟会狠心扔下自己跟小妖精跑了,小妖精一旦离开泩族,时日一长弟弟自然不药而愈。

    苏柒柒眸光流转,一巴掌拍在方得弟肩膀上,哈哈哈哈大笑道:“妹子,你太合我胃口了……”

    “你不仅是个明白人,还是一个有趣的人,等这件事了结你来我跟前,我教你武功,以后咱们一道闯江湖。”

    骆炎以拳抵唇咳嗽两下,提醒她不要得意忘形,身为一个族长基本的形象还是要维持的。

    童梓等人又忍不住想翻白眼了.....

    方得弟先是唬了一跳,莫名其妙挨一拍,有点惊慌措乱,误以为自己说错啥话了呢。

    接着一听,喜从天降,这是因祸得福了嘛,能跟在族长身边是走大运了啊!

    喜不自胜地急急忙忙站起身道:“能得族长青睐是天大的福份,我一定尽全力协助族长,早日把小妖精揪出来扔出族去。”

    苏柒柒赞许道:“嗯,泩族容不得邪妖作祟。你回去若无其事潜伏在她身边,不可妄动,传递消息亦不可再亲来,单线联系二蛋,等时机一到便可除妖。”

    苏柒柒暂时并不想动余蔓枝,保持着让她在泩族期间不出大乱子即可。

    祸害得留着去霍霍祸害……

    不定能派上大用场呢……

    方得弟一一应了,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小妖精被剥光衣衫是个啥样了。

    一定很是精彩。

    让你个小表砸吃我的肉,喝我的汤,骗我弟弟,嫌弃我娘亲的遗物.....

    天天躺炕上我是端茶又递水,热饭热汤伺候着,就差喂饭了,她倒好一边吃我的喝我的,一边不屑于我,脸皮有够厚的。

    苏柒柒观她神色,了然,这是心疼积分呢。

    许了一把糖给她:“此事你上报有功,奖你300分,不过得等事了再记你帐上,成吗?”

    方得弟一听眉眼顿开,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小妖精霍霍了180分,告她得300,赚了120,又是天降喜事一桩,这买卖划算。

    “成,成,多谢族长了。”

    两人话投了机,一顿好聊。

    骆炎见二人没完没了,提示道:“方姑娘不宜在此久留,恐会引人生疑。”

    方得弟意犹未尽起了身:“先生说得是,我这就回去,来前我瞅过了,没人瞧见,小妖精在炕上睡大觉呢。”

    苏柒柒:“回吧,有机会再聊。”

    “好嘞。”方得弟悄悄撩开帘子一角,窥了窥外间情况,闪身出去了。

    苏柒柒眉头上扬:“妙人,有趣。”

    骆炎扯了扯嘴角,“族长,你还是稍稍注意注意形象吧,别一下子崩得太厉害了。”

    苏柒柒不以为然道:“崩吗?没崩啊!我不一直都这样吗?!”

    骆炎:“.......”

    有道理,是真相。

    心力交瘁,不进油盐的家伙……

    “余蔓枝你打算怎么处理?”

    苏柒柒:“先不动她,我留着有他用。

    骆炎眉头拧了起来:“锅里有一颗老鼠屎,坏一锅好汤不说,久了锅恐会熏坏。”

    苏柒柒:“无妨,老鼠屎牢牢包起来,坏不了汤,就是瞅着扎眼。先生可挣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视而不见。”

    尽在掌握,翻不起浪,即便起了小花又怎样,一掌将她拍死在沙滩上。

    方得弟回屋,瞟瞟炕上的摊尸人,唇角微翘,铺开裁剪一半的布料。

    旁边一名妇人侧身过来问:“去收拾你那弟弟了?”

    一屋子的妇人竖耳听下文,这些日子她们可是亲眼瞧着方得弟如何伺候余蔓枝的,方生隔三差五就往这边跑,心里默认她们迟早成一家人。

    突然闹崩了,妇人们的八卦心熊熊燃烧。

    方得弟低着头咔咔剪布嗯了一声便不做回话。

    众妇人失望不已.....

    枯燥乏味的日子好不容易泛起一丝亮光就这么熄了,还想磕磕瓜子呢。

    王春月掀开帘子喊道:“开饭了。”

    屋里的妇人纷纷搁下手上的活,拎着食盒三三两两结伴去灶房打饭。

    王春月今儿在灶房帮工,错过了好戏,并不知道两人撕了一场,殷勤地提溜着两个食盒拉着方得弟道:“得弟你拿一个食盒就成,余姑娘的我帮你拿了。”

    方得弟空手勾着她胳膊出了帐篷,“余姑娘已大好,不必我来伺候了。”

    干过媒婆职业的王春月一下嗅出味来:“咋啦?你俩闹别扭了?”

    心道,天下间大姑子和弟媳跟婆媳关系一样难处,这还没成亲呢就闹矛盾了。

    媒婆是干什么使的?媒婆最精髓之处便是撮合,撮合痴情人,撮合怨偶……

    一张嘴能把瘸子吹成十全九美,鸟儿日常叫能掰扯成喜事临门。

    “得弟啊,我观余姑娘往日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知书达理品貌端贤,是个难得的好姑娘,配你家方生是正正好,天造地设的一双。”

    “这大户人家出身的人难免娇气些,谁人没个缺点,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你说是吧,你多让让她,这事不就成了嘛。”

    经验老道的王春月悄咪咪地说:“听大姐的,有啥看不顺眼的,等进了门再调教也不迟,米没下锅你就先拿脸子可不行,你得先顺着她,哄进了门,生米煮成熟饭随你揉扁搓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方得弟自鼻孔哼出一声道:“人家眼高于顶,瞧不上咱这落魄户,咱家庙小也搁不下她这尊大佛。春月姐你以后哇,甭把方生跟她拉郎配了,没戏。”

    话落松开王春月的手快步往灶房去了。

    王春月一愕,感觉一上午错过了一个世界。

    一群人拎着豆腐炖鱼有说有笑回了屋,余蔓枝坐在炕上理所当然地问:“我的饭呢?”

    方得弟头也不抬淡淡说道:“你的饭在灶房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