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翻墙来的吗
    苏柒柒了解林仲山的性子,青青免不了要遭收拾,特意嘱咐道:“林大哥,别责罚青青了,沈姐会教导她的。再说孩子没什么大错,顶多算从犯,知情不报,又是第一回犯,引导一番即可。”

    “真正的罪魁祸首躺床上呢。”

    有一个时时犯馋的妹妹也是心累......

    而且吧,现在的小鱼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褪去了怯怯懦懦的面纱,浑身是胆,小人精一个,眼珠子一转就是个主意。

    林仲山下意识道:“她哪是从犯,妥妥地同犯,一样嘴馋。况且她是姐姐,伙同妹妹跑去干这等危险的事不罚不成,玉不雕不成器。”

    他气恼的同时又很是愧疚,心里怨自个没管好女儿,差点犯下弥天大错。

    苏柒柒劝道:“反正你别动手打孩子,罚她抄抄书小惩一下吧。”

    青青若是知道自个因此要抄一个月的书,恐怕会求她别劝了,不如挨一顿揍来的舒坦。

    躺床上的小鱼噩梦即将开始,迷迷瞪瞪醒来,稀里糊涂地被灌了一大碗药。

    小鱼瘪嘴……

    苏柒柒冷嗖嗖地说一句:“你最好闭嘴,闭眼睡觉,敢哼唧出声立马现场教学。”

    小鱼透过眼缝观察到情势不妙,气氛凝固,要遭的预兆,缩缩脖子偏头睡了过去。

    屋内的大人见小鱼清醒过来,乖乖喝了药,放下悬空的心,出门忙活了。

    大伙回想她干的事,脑子里浮想联翩,这小鱼与族长不愧是亲姐妹,身体里流的血都是那么的奔腾,捅天捅地,捅窟窿.....

    002声音响起,“老大,避免再次发生意外,用精神力做个印记吧。”

    念道:“你那妹妹也不是个什么安分的主,性子活跃着呢,保不齐伤疤一好就忘了疼。”

    苏柒柒讶异地说:“还有这操作呢?怎么弄?”

    002:“金丝探入神经中枢,织一个印记,当她感官上遭遇极度恐惧时,便会直接反馈到你的脑子里,她遇到危险你会第一时间接收到信息。”

    苏柒柒感叹,金丝尚有大量未知作用没被我开发出来嘛!

    夜间,苏柒柒在黄氏和小鱼的脑子里绣了朵花,上了道保险。

    小鱼焉哒哒卧床三天,在灵泉水与药汁的双重治疗下,很快又活蹦乱跳了,没等她高兴个所以然,训斥惩罚接踵而来。

    苏柒柒面无表情地训了大半个时辰,甩了一本小儿启蒙书过去:“抄50遍,没抄完不准出门,抄完才能恢复玩耍的时间。”

    小鱼又瘪嘴了,求救的目光投向黄氏,黄氏硬起心肠视而不见扭头泡茶。

    不能对小娃娃使暴力,又不能扣伙食,抄书是最有效的惩罚,手抄麻了,总该记忆深刻些了吧。

    自此,小鱼过上了生不如死的小日子,天天枯坐在屋里抄书,外间小伙伴们的嬉闹声,声声入耳。

    小鱼宛如猫抓心,坐立不安,小屁股在毛毯上扭来扭去。

    瞥一眼案前的阿姐,张嘴欲讨饶......苏柒柒头也不抬道:“求饶一次加一本。”

    小鱼:“......”

    哦豁~心凉凉......

    麻麻,再也不想吃鱼了!

    在小鱼抄书的日子里,冬小麦播种了,暖棚拔地而起了,荒原上草籽撒入土了。

    雪下了一场又一场。

    雪开始融化了.....

    湖面厚厚的冰变薄了......

    春天要来了……

    这一日,暖棚里的蔬菜收第二批了,妇人们在营地内炮制最后一批冬腌菜,汉子们早间操练结束,在帐篷与帐篷的间隔内挖坑,搭架子种植葡萄树。

    葡萄苗在暖棚里已长至小腿高,移植的时候到了。

    冬小麦自薄薄的雪层里钻了出来,嫩绿的叶片含羞带怯地探出头,贪婪地吸吮着阳光和甘露。

    陈祈福每日都会站在营地门口望上几眼,闲来无事便会围着麦地转一圈,长达几里的田地,绿油油一片,生机一片,奇迹一片......

    他望着勃勃生机的田地,总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营地周遭的荒原,一点一点染上了苏柒柒当初描绘的景象……

    一笔一画缓缓生成一副美丽画卷!

    劳作一天的族人怀揣着憧憬进入了梦乡。

    寒冬将去,初春将至的夜,晚风还是冷的,寒潮并未完全褪离。

    二蛋裹着大棉袄摸黑来到苏柒柒帐篷前小声喊道:“老大睡了吗?我有要紧事找你。”

    尚未睡熟的苏柒柒直起身:“进来。”

    二蛋借着微弱的炉火摸到炕边俯耳道:“刚才方姐姐来寻我,小妖精不见了,估摸是上山了。”

    “哦~”苏柒柒面色一凝,急忙穿上外套下了炕,潜伏两月余的人再次动了,喜事。

    “你回去睡吧,我上山一趟。”

    二蛋跟着她出屋,同仇敌忾道:“老大,我陪你,你一人上山,万一遇着危急情况连个搭手的都没有。”

    “不必,我不现身,藏在远处看看情况,你去了,黑漆漆地,我还得照顾你。”苏柒柒不由分说把二蛋推回屋,飞速往荒山上跑,精神力外放,探查余蔓枝的踪迹。

    冬眠的蛇出洞了……

    月黑风高,荒山立在黑黝黝的夜色中,诡异莫测。

    山脚下苏柒柒放缓脚步,精神力绕着山体探索一圈,无人无异象。

    精神力呈螺旋状上升,半山腰处一个乱石堆前,赫然立着一名女子。

    女子白衣裙飘飘,双手合十,手掌心握着一块异石闪红光,橘红色的光透过指缝映照在了脸上,黑暗中,那张白脸在橘红光芒照耀下,显得阴森可怖之极,似择人而噬的厉鬼。

    黑长的发丝随风乱舞,半遮半掩着脸庞,橘光时弱时强,女子虔诚地微垂着头,神情似怨似喜,秒切换着,口中念念有词,时而原地转圈圈,时而摇头舞动,时而望着黑麻麻的苍穹举手祷告。

    似在乞求上天赐她力量......

    恍若荒山中爬坟而起的女鬼沐月华,又似一个来自远古的黑暗巫女。

    苏柒柒远远缀在身后,离其50米远,停了下来,静悄悄地趴在乱石后,眨巴着双眼盯着前方,说不出的迷懵,这是玩什么花样呢?作法呢?杀手怎么变巫女了?

    身份转化来得好突然,看不懂,神秘兮兮地......

    略显神经错乱,她该不会来自地球的某一家精神病院吧?

    翻墙跑出来做了杀手?一不小心又穿梭了时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