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鬼怪奇谈
    苏柒柒撂下几句宽慰002的虚话,直接自山顶出了空间,背影略显仓皇。

    回屋躺在炕上思忖,手起刀落杀了?人家暂时也没做什么大逆不道的恶事,这么做显得我太残暴了,温柔可人的小仙女怎能干这般血腥的事呢!

    并且,营地附近解决不妥,恐会殃及鱼池。

    100余颗蛋蛋倘若有其他技能,贸贸然出手说不好要砸脚。

    说到底还是怕砸脚!

    最好的解决方案是把她带离无人地,入关祸害别人去.....

    行程要提前了,留她在营地妥妥的定时炸弹,观她在荒山上那副神戳戳的模样,离精神病也就一尺遥,一个神经病已不能再用常人的思维去推算她的行动模式了。

    神经病的思维方式是杂乱无章法的,行动是无规律匪夷所思的,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几时会炸,换而言之就是随时都有炸的可能.....

    凌晨,苏柒柒起一个大早,火急火燎扒了几碗饭,招来骆炎等人在帐篷内开密会,将昨晚荒山上所见所闻一股脑儿地往外倒。

    十几人坐在案几前听得是目瞪舌挢,张着嘴怔怔地望着她。

    如果这些话不是出自苏柒柒的嘴,众人必然是一笑置之,吹啥大牛?逗人玩呢?

    聊斋鬼怪的故事也没这么编的。

    听得人毛森骨立,背脊发寒,脚底板冰冰凉.....

    鬼故事情节里,是鬼火闪烁,野狐悲鸣。

    而在族长的叙述里,荒山阴气飘荡,野蛋蹦跳。

    不仅玄且透着阴森诡异,怪诞又荒谬!

    大伙木鸡之呆良久,骆炎率先回过神来:“我猜想,她许是某个隐世外族逃出来的罪人,手法似阴蛊之术。需当机立断把她赶出族去,大祸患恐要祸及全族。”

    毛峰心惊肉跳,急急巴巴附和道:“对对对,赶紧撵出去,眼不见心不慌,她在族里一日,我心里是一日难安,恐怕半夜都不敢起来上茅厕了....”

    童梓思起那日妖怪差点就倒怀里了,汗毛竖立,顿觉雾惨云昏,白日为幽。

    第一回急色道:“言之有理,速将她撵走方为上策。”

    其余人等忙不迭点头唱和。

    黄氏脸色掐白,一把攥住苏柒柒的手道:“小七啊,先生他们说的是理儿,你立马出去把那鬼东西赶走吧,娘亲有些害怕!”

    苏柒柒安抚道:“娘亲别怕,她不是鬼,只不过养着一群怪东西罢了。”

    黄氏惊恐地说:“管她是不是鬼,身上揣着一群鬼魅就不是啥善类。”

    古代人信奉鬼神,但谁也没亲眼目睹过,皆是存在于想象里。

    忽然,一群鬼魅实实在在出现了,且近在咫尺,个个吓得慌了神。

    苏柒柒:“稍安勿躁,再等上几日,我出去接一批货,回来即刻启程送她入关。”

    黄氏头一个不干了,妖怪留营地,主心骨要出门,怎一个恐慌了得……

    “你别去成吗?喊毛峰他们去接货吧,你走了娘亲心里没底,想想就胆寒。”

    毛峰立刻应声,“是啊老大,你可不能走,货我去接,一想到你要走,我心里止不住的发怵。”

    谁知道那群怪蛋会不会半夜蹦出来玩耍,一不小心瞧见了,肯定要遭妖怪灭口。

    他掂量一下自己的武力,捶十人不成问题,但遇着妖怪就没辙了,花架子,人家一口气说不定就把自个吹去荒山野岭,天涯海角了。

    童梓与他的想法差不离,那妖怪先前看上了自己,谁知道会不会半夜被她掳去野岭这样那样.....

    越想心里越发毛.....

    控制不住的发毛,脑子里勾勒出一副画面,一个男子赤身.裸.体横躺在野外,脸青白,皮肤干瘪被***吸髓,遭妖怪吃干抹净.....

    一世清白毁于一旦!

    “族长,毛峰所言不虚,你确实不宜离族,当在营里一柱托天,货便由我和他去接吧。”

    苏柒柒啼笑皆非,实情说出来好像适得其反了嘛!

    早知他们如此惧怕鬼怪不该挑明的,现在整得是人心惶惶,大伙心神不宁。

    “你们镇定点,勿要自乱阵脚,她邪术未成,近期是不会有所动作的。”

    “余蔓枝这个人你们多多少少是了解的,不是莽撞冲动之辈,我可以笃定的告诉你们,你们想象中的危险并不存在,至少暂时是。”

    “负责押送货的商队只认我一人,你们去是接不回来货的,三天,最多三天我便急速返回,你们只要记住不动声色即可。”

    骆炎毕竟年长,见过大世面,思量再三道:“听族长的,三天眨眼的事,起不了风浪。”

    苏柒柒:“我这就出发,你们紧着把皂子和香辣酱再赶制一批出来,等我回来你们随我一道入关,送一批货进城。”

    “晚间尽量不要单独在外间晃,更不要出营地,哪怕得到密报她又上山了也莫要管,任她去。”

    一帮子人直点头。

    麻呢,谁会没事找事跟妖怪晃上山,临睡前水都不敢喝了....

    在族人的目送下苏柒柒骑马出了营地。

    一群不明真相的族人欢欣鼓舞,族长出去接货,意味着族里的伙食又要提高一个台阶了,接洽的粮食等于又多上一批。

    明就真相的人惴惴不安,偷摸摸瞄一眼余蔓枝所住的帐篷,暗暗抖索一下急急忙忙收回目光。

    骆炎安定人心道:“都忙去吧,待上午间操练完,把人集中到一块赶制皂子辣酱。”

    手上有活免得他们胡思乱想,漏出破绽。

    毛峰出主意道:“先生,不如让妇人们放松三天,活交给咱们汉子吧。”

    他一点都不想看见余蔓枝。

    骆炎睨他一眼,二货,那余蔓枝就没干过制酱这些琐事。

    意有所指道:“你脑子能否清醒点?大才不做琐事,你担忧的有些多余了,且过于明显。”

    毛峰转转眼珠子,醒过味儿来,傻笑道:“是我着相了。”

    心道,真是鬼迷心窍了!被妖怪吓得神魂失守,都没法正常思考了。

    妖怪怎会趴在烟熏火燎的灶台上炒酱呢。

    妖怪吸阴气,***.气,哪会吸烟气哦~

    独自闲置在屋内的余蔓枝有些困惑,今早居然没人来喊自己去练武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