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刨铁
    骆炎见她正了神情,怒气渐散,专心致志讲解都城权利网的分布情况,哪些贵族万万惹不得,排第一的便是秦家。

    苏柒柒又忍不住开启了内心吐槽模式,秦王八就是劳资第一个要收拾的人,敢阴我,丧尽天良朝我下毒,不把他这样那样一番对不起劳资祖宗!

    心间小火花呲呲冒,面上神情不变,宽慰道:“先生,你所言我句句牢记于心,去了都城定会谨慎行事的。”

    骆炎半信半疑,一再叨叨念敲警钟。

    开饭的钟声解救了苏柒柒,她不着痕迹地吁一口气,“先生,不如先用食吧,待闲暇再寻你指导。”

    骆炎舔舔干巴巴的嘴唇,默默自我安慰,口水都说干了,怎么着也该听进去一半吧?!

    并没有!!!

    今日族里加餐,黄氏便没在小厨房开火,理清库房直径去了灶房打食。

    梁氏瞅见她指指背后的柜子道:“大妹子,饭菜我帮你装食盒里了。”

    黄氏道声谢,拎着三层高的食盒回了屋。

    掀开帘子道:“咦~我倒是不知先生也在呢,饭食领少了,我再去灶房领一份饭菜回来吧。”

    骆炎摆手道:“不必劳烦了,我与童梓一道用食,正有事与他相商。”

    黄氏:“也可。”

    苏柒柒送别先生,帮黄氏摆饭桌,今日饭菜极为丰盛,羊肉汤、白切羊肉、香辣兔丁、红烧鱼、炖豆腐、凉拌萝卜丝,五菜一汤,主食是白面馒头。

    梁氏清楚她的大胃口,每层食盒塞得满满当当。

    “娘亲,小鱼呢?玩闹的饭点都忘了?”

    “她呀,你甭管了,跟她的小伙伴在外间一道吃着呢。被你拘在屋里两月余,一旦放出去,四处撒欢不着家。”

    “哦。”苏柒柒懒得管她,反正在营地里饿谁也饿不着她。

    两母女面对面坐下用食,苏柒柒分别尝了尝几样菜,赞道:“色香味俱全,今儿是薛厨子掌的勺吧?”

    黄氏隐含笑意道:“嗯,说起这薛厨子也是好笑,早前你梁婶拖他进灶房,他死活不干,说是前半生尽围着灶台转了,遭一场大灾算是重活一回,要换个活法习武去。”

    “族里操饬年夜饭那回,他不知哪根筋搭错,自个颠颠跑去灶房整治了几个大菜出来,你不是夸他了嘛,打那回起,每逢族里加菜他是必要露上一手的,拦都拦不住。”

    “你梁婶可算找着乐子了,三不五时,故意挤兑他,逗笑称他是,赶鸭子不上架,见人磨刀自伸头。”

    苏柒柒乐道:“他是职业病犯了,得了夸奖更是手痒。”

    黄氏:“可不是咋地。”

    桌上两母女说说笑笑,扯闲话,苏柒柒难得与黄氏闲聊,进食不再风卷残云一般,破天荒细嚼慢咽地吃了一顿饭。

    饭后泡上一杯茶消消食,苏柒柒风风火火领着200个汉子直奔荒山。

    有人问道:“族长,这破山头真有铁?”

    “有,上回我逮一只兔子发现的。”苏柒柒早有准备,在浅层刨了一角铁石露在外边。

    一伙人来至半山腰,苏柒柒指着暴露在外的铁石道:“林大哥你瞅瞅,是铁吧?”

    林仲山大步上前,俯身观察,直起声惊喜道:“是铁。”

    一名矿工绕着铁石测量一番道:“族长,这个位置土质松泛不宜建矿洞,我建议往下200尺。”

    苏柒柒心知肚明只这一块有铁,挖矿洞取铁纯粹是浪费人力物力。

    “不必建矿洞,刨土挖。”

    “啊.....”冯泽水讶异于心,想他做了十几年矿工就没听说过开矿不建洞,直接干刨的。

    苏柒柒耐心解释道:“你们后来的有所不知,咱们族中的骆先生身怀异才,擅观天象测风云,是个大能人,去年的大水灾便是他提前为青山村预警才得已保全的。”

    “早些时日先生预测,今年六七月将有大地龙翻身,我们这才举村迁徒来至平原。”

    “挖矿洞颇为耗时,且大地龙一翻身,矿洞必然坍塌,心力付之东流。”

    大伙惊叹先生竟有这般奇才!

    憬然有悟,挖矿洞着实是虚耗。

    苏柒柒补充道:“即便是刨土挖,五月中旬也要悉数停止山上的活动,能挖多少算多少。”

    大伙心有戚戚,头年大水灾恶劣的情势将将平复,紧接着大地龙又要来凑热闹了!

    老天真是不予人活路啊!

    得亏运道留下一线生机,入了泩族,不若呆在外间生死难料。

    苏柒柒交代道:“林大哥,矿铁由你负责,闲暇时来挖挖便可,不可因此荒废了操练。”

    林仲山:“好。”

    开矿旨在培养族人自力更生意识,若因此耽搁大伙练武倒是不美了。这点铁可有可无,实在缺了出去抢一单,便利得很。

    武力向来在苏柒柒心里是排第一的,且不可取代。

    另一座小山头上的石灰,苏柒柒着50人运了十来车堆放在营地外,畜棚里铺上一层。

    她又收了一批搁空间里。

    预留着,明年瘟疫之时定能派上用场。

    地震一来,小山头估摸着怕是不保,塌得乱七八糟再去刨费力。

    苏柒柒离开畜棚去田间转了转,冬小麦长势喜人,已有一尺余高。

    陈祈福领着人在田间施二次肥,并着人编了许多稻草人立在田中。

    两人在田间相遇,谈了谈春耕之事,划分出各类粮种的种植面积。

    陈祈福:“族长,玉米多种植一些我认为是可以的,花生不成,那玩意喜好沙质土壤,咱们的地虽说倒饬过,但离沙土相差甚远,收成恐好不了。”

    他毕竟与土地打了几十年交道,田地里那摊子事较苏柒柒这个半路出家的人经验丰富很多。

    苏柒柒:“是我疏于考虑了,陈叔有经验,你觉着该换种何物为好?”

    陈祈福:“族长是想种植一些保存时日长的,对吗?”

    “嗯,最少要保存两年以上。”

    “稻谷、小麦、高粱、大豆,还有玉米,这些粮食晒透,储上五年亦不成问题。”陈祈福略一思索便报出数种来。

    “小麦也可以?”苏柒柒问道。

    “可以,麦粒不磨成粉可留存几年。”

    “是我想岔了,寻思面粉最多搁半年。”

    陈祈福:“确实,磨成粉容易受潮,咱们储存麦粒便可解决,现磨现吃。”

    “嗯,那就多种麦子吧。”

    “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