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离族
    毛峰揣上神水,挤着柳云的肩膀一道出了帐篷,一出帐篷,他一手拐子戳向柳云的臂膀,义愤填膺地说:“无情无义的女人,亏我还惦记着你,帮你说话。你倒好,我想去都城,你咋就不知道帮我说几句好话呢?哼~真是看错你了。”

    柳云好笑:“老大说你胸无两滴墨水,还真一点没说错,你凭什么觉得我几句美言就能改变老大的主意?老大不同意,我哪怕把你吹上天也是枉然,咱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嘁~你们女人没一个好的,忘恩负义。你管她同不同意,先前我帮了你,你不该帮帮我吗?哪怕你说得是废话,至少我心里烫贴。”毛峰一副看穿了女人的模样。

    “哈哈哈....”柳云笑不可仰,“毛峰啊,毛峰,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毛峰,长得五大三粗,却有一颗小女儿的心,不不不....不够贴切,准确来说你就是老大口中的玻璃心。”

    “玛呀~笑死我了!玻璃心,毛峰你可得把你那颗玻璃心守好了,别颠碎了粘都粘不起来。”

    毛峰扯扯嘴角,攥着拳头,真想给这个死女人一锤子。

    又不敢!一锤下去,晚上指不定就遭她阴了,下个毒痒上三天三夜什么的,她明儿跑了,解毒的人都找不到。

    他气咻咻地一甩袖子,怒道:“翻脸不认人,枉费交情,绝交。”

    气冲冲地转身就走,心道,再也不和女人做朋友了!特别是营地里的女人,专会揭人短,戳人心窝子,一戳一个准。

    哀叹,在族长带领下就没一个是温柔可人的!

    全是利刀子!

    族里的汉子太可怜了!

    柳云乐呵呵地瞅着他背影说道:“毛峰,我恍恍惚惚看见地上落了一地玻璃渣呢,捡捡呗。”

    毛峰一个踉跄,见鬼的女人.....

    “你心不要啦?”柳云续补一刀。

    毛峰:.......

    千言骂语不知从何骂起。

    他就不该与这个死女人搭话的,平惹一肚子气。

    大写的悲伤!

    离别的清晨,族人尽数涌出营地,将马车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严严实实。

    惜别,珍重之语哗哗洗刷着苏柒柒的耳朵。

    黄氏抱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小鱼,腾出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臂道:“小七,事情办妥早些回家,出门在外性子收一收,勿要徒染祸事上身,安安稳稳地回来......”

    擅长告别的苏柒柒此时眼眶有些微红,头一回没有打断她娘亲的叨叨念,一边认真听着一边频频点头回应。

    黄氏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地簌簌往下掉,虽说大女儿武功高强,聪慧机灵,不大会遇着什么大危险,坏人都不够她收拾的,但一想着她要离家半载,心情就怎么也松泛不起来。

    苏柒柒第一次经历了长达半个时辰的告别.....

    黄氏终究还是松了手,“走吧,走吧,天色不早了,早去早回。”

    她送大女儿上了马车,双目蕴着浓浓的不舍,挥了挥手。

    小鱼包着泪扑腾着想上马车,苏柒柒回头道:“小鱼别哭了,阿姐很快就回来,给你带好多好多美食回来,你在家要乖,听娘亲的话。”

    小鱼瘪着嘴,“阿姐,我不吃美食了,你别走,你非要走就带上我吧,我乖乖听话不闹。”

    阿姐,重点是带上我啊!

    苏柒柒心紧了紧,郑重承诺道:“这回阿姐要去办一件特别紧要的事,不能带你。阿姐给你保证,下回再出远门一定不会再撂下你。”

    黄氏帮她抹抹泪,“小鱼乖,听阿姐的,你阿姐言出必行,不会哄你的,但是你要再闹,娘亲可就不敢保证了。”

    小人精的小鱼一看,没戏,去不成,为着下回的承诺勉强点点头,学着娘亲挥挥手:“阿姐你走吧,早点回来,下回记得带我。”

    苏柒柒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方生站在姐姐身旁,千叮咛万嘱咐,不时瞟一眼余蔓枝,几次嚅动嘴,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最后憋出两字:“保重。”

    余蔓枝神色冷淡,一言不发,微微颔首。

    方生头发丝上都写满了不舍,目光眷眷地望着余蔓枝。

    他若知道余蔓枝此去便再难相见,恐怕会不管不顾地跟着一道走。

    方得弟瞅着弟弟那没出息的样,气不打一处来。

    遭小妖精祸害的不浅。

    幸好,小妖精一去再不会回来!

    当方得弟得知余蔓枝要随她们一起去都城,颇为不解,偷偷跑去问苏柒柒咋回事。

    苏柒柒只说了四个字,有去无回。

    四字落定,方得弟眉眼舒展。

    漫长的告别落下帷幕,四辆马车消失在族人依依不舍地视线里。

    毛峰、林仲山、童梓各领着两名手下去边城送货。

    积攒一个冬的货物码满车厢,靠近车门的地方仅留了一条窄缝供两人坐。

    马车上柳云掀开帘角道:“老大,换我来赶车吧。”

    苏柒柒:“下段路最为颠簸,由我来,待过了那段路再换你。”

    “嗯。”

    车厢内余蔓枝与方得弟相对而坐,两人间流淌着一种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疏离感。

    余蔓枝垂眼,意外之喜,本以为怨恨不得解,哪知,上天竟送她来上路。

    她就不信了,一千九百里地,寻不到一个下手机会。

    方得弟余光扫扫她,心道,有一千九百里供我折腾。

    马车进入坑洼路面,剧烈颠簸,一个深坑颠得余蔓枝屁股离垫,惊呼道:“哎呀~何以这般颠簸?”

    “嗬。”方得弟抓住侧壁,嘲讽道:“大惊小怪,又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你已是再醮,做什么小女儿态呢。”

    余蔓枝恼羞成怒,“你有病吧,一天不挤兑我浑身发痒?车颠也能扯上二嫁,你才二嫁呢,我看你病得不轻。”

    方得弟不带迟疑地怼回去:“有病的人是你,是你,是你,就是你。一天端着个花架子,糊弄谁呢?车里没汉子,你演给谁看呢?”

    “你啥样我还不知道吗?!你是不是记性不好?来前你跟我坐的也是同一辆马车,当时颠的不比刚才轻,你说啥了?一副通情达理的模样,安慰大家伙。”

    “怎地,身子才几个月就虚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