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二百章 离边城
    方得弟脑瓜子灵活,自那天晓得干不过余蔓枝之后,掐熄了大半的火,不再明目张胆寻衅,换了个套路,改为指桑骂槐。

    时不时隐隐晦晦地刺一句,笑盈盈地指着春光骂叼人,讽两句见好就收,弄得余蔓枝更是鬼火冒,还嘴的机会都没有了。

    余蔓枝有时实在憋不住问她骂谁呢,方得弟保持着沉默是金的好品德。

    总是用一种懵懵又无辜的表情望着她,眼睛里裹含的意思却很明显,没骂你呢,你上赶着讨骂为哪般?贱得没边了?

    那副无赖样整得余蔓枝没了脾气,没地说理儿去。

    只能一个人生闷气,她觉得自己遭此无赖,寿命恐怕都要短上数年……

    钻入地道的那一刻,余蔓枝血液沸腾,入关了!

    明日一出边城立马要她好看。

    童梓他们钻出地道,马不停蹄地把货送去两位掌柜的手上。

    库房内贺海昌拉住童梓的手道:“小兄弟啊,货能否两个月送一趟,四个月,货接洽不上啊!”

    香辣酱一经打入军营,销量呈直线上升,供不应求。

    童梓面有难色:“贺老板,两个月恐不行,路上一来一回将近要两月,我若应了,到时赶不上平白毁我商行信誉。这么着吧,三个月一趟,时间上松泛些,你看如何?”

    他心知肚明香辣酱皂子只是族中一项副业,若为此耽搁了训练得不偿失,一心制酱背离了族长的原意。

    何况春耕即将到来,妇人们也抽不出那么多的时间。

    族里一大摊事儿呢,要养猪放牛羊,挖铁,炼兵器农具,缝制春衣,制酱制皂子.....

    哪怕不算这些,光几十亩地就够让人忙活的了,分身乏术,手上的活委实太多。

    贺海昌观他神情,知晓没得商量,“成吧,三个月就三个月。不过,小兄弟啊,你回去与你东家言语几句,三个月一趟货量适当加加呗。”

    童梓略一思索道:“我们商队最近人手不足,恐难再加,不敢一口应承你,我尽力吧。”

    贺海昌笑呵呵地递了一个盒子给他,“这是老朽的一点心意,你哥几个拿去喝顿酒吧。”

    童梓盯着他手上的盒子,犹豫不定.....贿赂?拉拢?闹不明白他是何意。

    毛峰急了,替他接过盒子忙忙道谢,拉着他出了库房。

    “你怎地随随便便接外人的东西?他是何用意都不甚清楚,你就敢伸手接?”童梓甩开他手责道。

    毛峰打开盒子一瞅,嗬~白花花的三十两银子,啪一下合上盖子,笑道:“读书你在行,我拍马也追不上,生意这方面你可能就不如我咯,我好歹做过两年小管事,不说多精,基本门道还是摸出来了一些的,你将才模棱两可,一句尽力,生意场上多半是要好处的意思,懂了吧。”

    “原来如此。”童梓顿下脚步,“咦,银子一收,不就等于应了他吗?不成,退回去。”

    毛峰唰地把盒子藏于背后,眼睛瞪得溜圆:“想得美,到手的银子哪有还回去的道理。读书读傻了吧?生意场上多的是只收银子不办事的人。”

    “大不了,农闲季节咱们多做几箱送来不就成了,三十两足足要做三箱辣酱,那可是咱们半个月的收入,你真的要送回去?你考虑清楚哈,送回去你就是族中的第一个千古罪人。”

    童梓:......“你脑子被驴踢了吧。”

    三十两银子判我一个千古罪人的罪名?!

    毛峰摇头晃脑道:榆木疙瘩。武力,粮食,人才,银子,老大说过这几样是咱们的立族之本,你把排第四的银子拱手让人,罪不大吗?”

    咦~好像有点道理呢。

    二人达成共识,现学现卖,利用新领悟的套路,从女掌柜手上又收获了十五白银。

    毛峰抱着盒子美滋滋地说:“没想到几句话就能白得四十五两银子,够咱们买一车粮种都有余,幸福来得好突然!”

    童梓感觉自己好像学到一个了不得的技能,简简单单两句话赚来的银子,够族人忙活将近一个月!

    二人嘀嘀咕咕商量,这不失为一条致富小路,要发扬。

    童梓破天荒夸了夸毛峰,“想不到你还有点能耐嘛,今儿你要不在,我就白白丢掉四十五银子了,一会给你打壶酒。”

    “嗯哼~”毛峰得夸奖,挺挺胸,骄傲的像一只气宇轩昂的大公鸡。

    两人心情华蜜,爽快地掏银子打一壶好酒,称上二十来斤卤味,几包下酒的花生米,又买了一堆小鱼点名要的点心零嘴,拉着杂七杂八的粮种回院。

    “林大哥还没回呢?”毛峰进院咋咋唬唬问。

    良子瞅瞅天色回道:“估摸没这么快,族长交代要买几十头猪崽子,一家定是买不齐的。”

    “嗯,那我先进屋了,一会林大哥回来,你喊他来我屋喝酒,你们随他一道来,我打了酒,买了大猪蹄子,咱哥几个好好喝一顿。”毛峰着急回屋邀攻,撂下话匆匆忙忙地进屋了。

    良子喜应道:“好嘞。”

    天遂人愿,毛峰得了夸奖春风得意,留下一半卤味孝敬老大,乐陶陶地回屋摆弄酒席。

    大伙在院子里修整一夜,第二日,离开前苏柒柒交代道:“天暖和了,你们着人将围起来的石墙拆掉,以防地动之时给震塌了伤到人。”

    “好的,族长。”

    “我先走一步,你们收拾收拾赶早回去吧,边城尽量少呆,以后送完货,买齐物件勿要做逗留。”

    “是。”

    毛峰几人挥袖依依惜别……

    马车驶出内城,余蔓枝的情绪一下活跃起来,唇角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离城十里,苏柒柒以方便为由呼停马车,回来洗洗手爬进车厢道:“柳云,我有些饿了,拿点心。”

    柳云意会,打开随身包袱,按顺序拈了一块糕点递过去,方得弟一块,余蔓枝一块,她自己一块。

    有预谋的两人心照不宣,神色自然。

    蒙在鼓里的两人无疑心,四人愉快地吃着点心。

    “柳云你去赶马车,我歇歇。”苏柒柒细致地擦着手上的点心渣,抬头朝余蔓枝嫣然一笑。

    余蔓枝:.....

    有病!无缘无故笑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