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二百零四章 曲华裳
    初春,细雨如丝。

    子夜,清冷寂静。

    各种欲望在漆黑如墨的夜里不断地膨胀,像一朵朵黑色罂粟花,欲满,嘭,爆裂,泯灭。

    空气中处处弥漫着一股压抑而又腥臊的气味。

    幽黑的长街,曲华裳脚尖轻缓地踩在青石板上,她拉了拉斗篷,将黑色的连帽压低了一些,指尖发白却并不颤抖。

    一如她的心情,稍有不安却并不恐惧.....

    曲家,都城一流贵族,曲华裳身为曲家的嫡长女,理应享富贵尊荣,受人曲意逢迎,巴结讨好。

    然,这理所当然的一切在三年前,由胞妹取而代之了。

    当然,花团簇拥的华贵日子她是享受过十二年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得到过,而后失去,不如从未拥有过.....

    她十二岁那年,曲家与秦家订亲,曲家便如同烈火烹油,云蒸霞蔚。

    有人说他们强强联合,也有人说曲家攀上了大树,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解义。

    曲华裳凭借着这门亲事登上人生顶峰,爱她的人更爱她了,奉承她的人愈发恭谨了.....

    父亲母亲将含在嘴里的她捧上了头顶,供着,宠着,溺着.....

    万千宠爱于一身!

    岂料,美丽的泡影却在半年之后全数推翻,一场莫名其妙的厄运在短暂的辉煌下降临了。

    曲华裳患了怪病,先是手臂脖颈起了一块又一块的白斑,白斑逐渐蔓延至脸庞。

    恐慌,惊惧,害怕.....

    这些可怕的情绪伴随着白斑长在了心尖尖上,颤巍着发了芽,牢牢地生出根,狠狠地扼住她的心脏,令她日日夜夜喘不过气来。

    曲华裳紧攥着拳头,那一幕幕刺人的画面闪过脑海。

    当时,父亲暴怒,砸烂了一屋子的名贵摆设,避人耳目请名医寻偏方,徒劳.....

    母亲与父亲辗转难眠,商酌权衡一夜,天不明便用一顶软轿送离了她,随行的还有四名五大三粗的婆子,十二名身强力壮的带刀护卫。

    美其名曰,护她周全......

    犹记得,起轿之时,胞妹曲华霓掀帘,一张与她十成相似的脸含上了春风:“姐姐,你安心去别庄养病吧,妹妹会替你在父亲母亲跟前尽孝的,你的未婚夫妹妹也当义不容辞为你抗下了,为了曲家,为着父亲母亲,为着姐姐,我责无旁贷。”

    她抖着嘴唇,喝斥的话语不及出口。

    胞妹重重放下帘子,冷若冰雪地声音响起:“时辰不早了,起轿吧。”

    三日后,曲家的二小姐暴毙而亡,世间不再有曲华霓。

    曲华霓取代了曲华裳,登上舞台,频繁出入各家贵族后院,与贵族家的小姐结手帕谊,抚琴吟诗,偶有提及曲华霓病故之事,总是一副唏嘘伤感的模样。

    曲华裳从巅峰跌落入泥,囚困在别庄腐烂。

    日日对着一群粗鄙婆子,这些往日不屑一顾的粗俗人,看过来的目光有漠然轻视还带着几分怜悯。

    从一开始的愤怒到麻木只用了一年....

    有时候她会顶着一张布满白斑的脸,站在院中想想自己短暂而虚幻的一生,那些绚丽的过往宛如烟火,砰一下绽放出极美,然后无声湮灭。

    回头试想真是无趣...

    可是,当有人问,我能够使你再次绽放,你愿否?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地选择总是不会出人意外的!

    三个月前,一名青衣男静静地伫立在曲华裳的塌前,他有一双蓝灰色的眼睛,他的眼睛里不带一丝情绪,就像一团凝固的海水,无波无澜,死沉。

    他治愈了曲华裳的白斑症.....

    病愈后曲华裳蒙着面纱爬上山顶,在崖边留下一双绣花鞋.....

    当晚便在他的帮助下潜回曲家,绑走了熟睡中的胞妹。

    隐蔽阴暗的院内,曲华裳一盏凉茶泼醒胞妹。

    曲华霓睁开迷蒙的眼睛,双眼瞪大,惊恐大叫,叫声堵回喉咙,发出唔唔呓呓声。

    曲华裳揭开面纱,倾国倾城的容颜一览无遗。

    “妹妹,姐姐回来了,你霸占姐姐的东西该还回来了。”

    她自顾自地说道:“本该让妹妹死于梦中的,然,姐姐思及离家时你那般宽慰待我,姐姐无以为报,总得使你死个明白不是。”

    曲华霓惊愕地望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疯狂摇头......

    曲华裳疯癫大笑,笑出了泪花,漂亮的五官扭曲:“妹妹刀刺入心脏会有些疼,你忍忍啊,很快就好。”

    “你与我相似的皮囊姐姐会剥下来,原想制成灯笼挂于父亲母亲的塌前,后来想想不成,姐姐不能容忍你死后也这般贴近他们。”

    曲华霓目眦欲裂地望着陷入癫狂之中的胞姐,脑子杂乱的嗡嗡嗡响,剧烈地挣扎着往后退,堵住的嘴不受控制地颤抖。

    “妹妹,你安心上路吧。姐姐不好与叙旧了,剥皮,埋尸颇为耗时,天亮前要赶回家呢。”曲华裳呓语。

    没有一点迟疑,噗一声,利刃刺入皮肤,撕裂肌肉,刀尖没入心脏。

    抽搐抖动的曲华霓脸上写满了怨恨不甘,还有不敢置信.....

    眸子惊怖弥漫.....死不瞑目!

    曲华裳淡定地拔刀划开胞妹的衣衫,刀尖游走在赤果果的躯体上,对着空气喃语:“从哪下手呢?第一回剥皮倒是觉着无从下手了。”

    “不如从脸开始吧,祸根自脸来。”

    曲华裳手脚笨拙地割下一块块皮肉扔进盆里,手法生涩,使得皮肉一块薄,一块厚,胞妹的躯体显得坑坑洼洼。

    她望望凹凸不平的尸体,叹了口气……

    拖着尸体扔入花圃里盖上泥土,在院子里升起一堆火。

    进屋抱盆出来,坐于木墩前,一刀一刀细细切着肉皮,肉皮均匀成丝,锅内的水咕嘟咕嘟沸腾。

    曲华裳把肉丝倒入锅里轻轻搅动,煮上一刻钟舀入桶里,拎着桶自墙角翻去隔壁。

    隔壁邻居养了两只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整个过程曲华裳犹如拟定好程序的机械,平稳自动运转着。

    曲华裳平板着一张脸把院子收拾干净,就火烧一锅热水,抬入室内沐浴更衣。

    归家的路上,反复想,毁尸灭迹的过程是否严谨,会不会留下破绽。

    有些不安,怕事情败露。

    细想,曲华霓于世人眼中早已是死人一个!

    唯一知晓此事的神秘人绝不会泄密的。

    他需要一个把柄,她需要悉数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一个互惠互利的交易,即是共赢何乐而不为。

    曲华裳镇定自若地回到熟悉的房间,闭上眼静静地躺在床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