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二百零九章 都城你好
    苏柒柒的悲伤源心而出,为那个在青葱年华便失了活念,心存死志的少女感到不值。

    人生朝露,竟是一天也不曾为自己活过.....

    本就一生低洼,末了,竟死于马匪之手,轻尘栖弱草。

    姜婆子听她话来,只觉喉咙发紧,哽咽道:“我苦命的姑娘,这些年难为你了,奶娘不拦你,你想哪般奶娘陪你。”

    话落,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姜婆子年轻之时,女儿夭折,夫家以此为由一纸休书便打发了她,一生再无儿无女。

    自然是视打小奶大的曲向薇为亲女儿,眼珠子一般的疼爱,夫人走后亲眼瞧着她在继母手下唯唯诺诺讨活,遭受百般刁难,住的是偏僻小院,吃得与奴仆相差无二,除她一个奶娘,连一个伺候的奴婢都没有。

    倘若不是都城来信,姑娘有了利用价值,日后定是随便找个人家就将姑娘甩出门的。

    姜婆子此刻真心实意觉着,姑娘受了这么些年罪,怎么活也不过份!

    苏柒柒见她悲悲切切,眼泪开了闸,连忙转移话题:“奶娘,我饿了,你去帮我备些吃食来。”

    “啊.....”姜婆子以为自己脑子不好使了,难不成将才在街上看见一扒拉空碗是幻觉?

    抹抹眼泪,不着痕迹地瞄瞄姑娘的肚子,手不受控制地摸了摸,呓语念道:“瘪了....”

    那么些东西倒一起得有一盆吧?!半个时辰而已……

    “奶娘,”某人催促地喊一声,想她两盆打底的食量,理所当然是饿的。

    姜婆子不敢深想,纠结着一颗心,笃笃跑去吩咐小二准备吃食。

    凝目瞅着一碗一碗饭菜往嘴里塞的人,心惊肉跳,几次欲开口,想了想,闭了嘴。

    姑娘好不容易脱离开窒气的宅门,嫁妆丰厚,又不是吃不起,嫁妆吃没了,大不了甩着手进门,亏得是娘家人,关姑娘何事。

    姜婆子听她一席肺腑之言,大悟,彻底想开了。

    何况姑娘刚遭一场大难,性情大变,姜婆子生怕她想不开,自是事事依着她。

    一桌饭菜入腹,苏柒柒抹抹嘴道:“奶娘,我琢磨把柳姑娘与方姑娘留在身边,她二人会武,人机灵,心地纯良,是再好不过的助力。”

    姜婆子搁下手中的绣活,蹙眉道:“她二人的品性我是信的过的,不过她们习惯了走江湖,不喜束缚,怎会甘愿做人婢女,怕是难留。”

    这般人才能留在姑娘身边自是求之不得的,就怕人家不愿意。

    苏柒柒:“我问了,她们愿意,长期走江湖,居无定所的漂泊也会厌倦的。”

    “当真?”姜婆子喜问道。

    “当真。”

    “好好好,”姜婆子连声说好,有她二人在,姑娘的安危大大有了保障,大宅门内水深,稍稍疏于防范命休矣。

    柳云二人算是过了明路,混入狼穴,没个心腹在侧多有不便。

    若遇着不便自己出手的情况,两人就是战将,二人能文能武。

    当然,此处的文并非字面上的意思,苏柒柒看重的文是指耍嘴皮子,豪门三妻四妾,一大家子主主仆仆几百口人,难免动嘴动手的。

    方得弟自年前得了苏柒柒的承诺,一有空闲就往武场马场钻,几个月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路上几经苏柒柒点拨,喝过两回灵泉水,三脚猫的功夫还是有的,徒手干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毛毛雨。

    有了柳云的迷药,苏柒柒暗器的加持,对付三五个男人问题也不大。

    一行人在蒲塘县逗留三天,柳云宣布病号康复,领着新添置的十名仆人直驱都城。

    一行人俱是一副兴奋态。

    仆人们与新主子相处数日,发现走大运了,新主子和蔼可亲,鲜少责骂人,活干的漂亮,次次有赏,又吃得好,睡得好,可不是喜事嘛。

    姜婆子欢喜有二,姑娘身边添了两大助力,奴仆的卖身契握在姑娘手里,心又稳了一层不是,至少他们不敢轻易背叛姑娘。

    早先那十二名奴仆的卖身契攥在姑娘继母手上,临行前自个隐晦提了提,她装傻充愣,现在换了人看她如何拿捏,姜婆子越想越痛快,心情说不出的舒爽。

    苏柒柒摩拳擦掌,盘算着大干一场......

    心情一好,自然容光焕发,巴掌大的小脸,面似堆琼,眉目如画,唇若涂朱。

    曲向薇本就生得极美,往日仰继母鼻息而活,眉宇间总是蕴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郁色,平白减去三分颜色。

    心大的苏柒柒心性开朗,自是一丝郁气也无。

    美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历时一个半月,都城赫然在目,雄伟城墙矗立。

    苏柒柒掀开窗帘,望着巍然耸立的城墙,感叹,都城果然是不同的,仅城墙就透出一股子财大气粗的气息,我喜欢!

    方得弟探头连连咋舌,惊叹声声起:“姑娘,都城可真气派。”

    苏柒柒笑道:“是挺气派的,是个好地方。”

    马车在叽叽喳喳声中驶入都城,一入都城,三人迷了眼,眼花缭乱,看都看不过来。

    四衢八街?,繁华热闹,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迎风飘荡的商铺招牌旗号,粼粼过往的车马,川流的人群。

    春光洒在绿瓦红墙上,房屋鳞次栉比,檐牙错落有致,好一副繁荣景象。

    帘缝一角挤着三个脑袋,惊羡,赞叹不绝人耳。

    观此景象苏柒柒恍若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大梦朝,这哪有颓败之势,分明是一个锦绣时代。

    很难想象出马屎光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些什么.....

    方得弟注视着街上锦罗玉衣的男男女女,即欢喜又忧愁,贴她耳朵边叽咕道:“姑娘,都城这般大,土豪满街窜,仅凭咱们三人怕是几年也抢不完。”

    是的,苏柒柒的言传身教,堪称世界第一邪功,一个半月,方得弟极速蜕变成一个合格的女土匪!

    柳云掐她一把道:“光天化日之下休要提国家大事,族中历来有不成文的规矩,大事通常躲在夜幕下商议。”

    方得弟哦哦两声,缩下身子坐在软垫上思考。

    时而皱眉,时而抿唇,无比忧愁,这么些金银珠宝怎么运回族呢?马车千辆运的完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