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小厨房风波
    蓝衣女讪讪退场。

    苏柒柒等她前脚跨出院门,后脚吩咐道:“大牛,关门。”

    院门开着,什么猫猫狗狗都往院里窜.....

    没闲心应付一波又一波的猫狗。

    院门一关,落得清净半下午。

    申时,管家亲自来请:“四姑娘,老夫人有请。”

    “稍等片刻。”苏柒柒净净手,温和道:“走吧。”基本的礼仪还是要讲的,你有礼,我当以礼相待。

    午间来的婢女直接以命运的口吻,恕不给你好脸,好歹也是一个主子,凭什么让一个婢子呼来唤去。

    姜婆子拉住她道:“姑娘,换身衣裳再去。”

    苏柒柒瞄瞄干净的衣衫道:“不脏。”

    她领着柳云三人去往主院,主院的奢华气派自是不必说的。

    四人在明心堂外侯了近两刻钟,屋内才慢腾腾地走出来一名婆子,上下打量她一番,道:“四姑娘请随老奴来。”

    屋内人满为患,都来瞧稀奇,来看看这位独行特立的四姑娘是何等模样。

    将将吃了瘪的大夫人定然是在场的,二房,四房都在,还有一大群姐姐妹妹.....

    老夫人安坐上首,不怒自威,气场强大,目光炯炯地盯着她。

    苏柒柒上前行一礼:“向薇拜见祖母,请祖母安。”

    至于其他婶啊,姐啊,妹的,分不清,省了。

    曲向薇七岁便随父亲去了邬城,不认识很正常。

    老夫人神色清淡,抬抬手道:“过来,给祖母瞧瞧。”

    苏柒柒默默向前几步,任她打量。

    “嗯,你父亲把你养得很好。”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不曾想这个排行四的孙女长得竟是这般国色天香,比之最出色的大孙女亦是不逊色分豪,可堪大用。

    苏柒柒内心冷呵呵,曲向薇的父亲除了贡献一枚还算良品的精.子,干啥啦?怎地就是他养得好了。

    曲华裳自她进屋,视线便一直落在她脸上,一手紧攥丝帕,帕儿皱成一团。

    目光颇有些狰狞,望着那张花容月貌的小脸,嫉恨得要命,母亲是怎么回事,寻这等颜色陪嫁.....是固宠还是添堵?!

    曲华裳经历了胞妹抢夫一系列风波,心态早已面目全非,占有欲达到顶点,凡自己的东西别人看上一眼都不行,哪怕不是自己的,得不到宁愿毁了亦不愿他人粘上一分,朝着精神分裂一路狂奔。

    老夫人示意身侧的婆子一一介绍一屋的七大姑八大姨。

    苏柒柒面含招牌浅笑,款款微屈膝,分别见礼。

    老夫人着重指着曲华裳道:“她是你大堂姐曲华裳,你多与她亲近,日后你姐妹二人一道嫁入秦府,要友爱,相辅相成为曲家谋福。”

    “她是你姐姐,凡事当以她为重,你谨记四字,恭谦礼让。”

    苏柒柒和顺地嗯嗯应,心道,劳资只求财不求色,让让让,世上的男人都给你好了……

    曲华裳这才稍稍缓了缓神色,没依没靠,一个手指头就可碾死。

    大夫人干咳一声,说道:“向薇,小厨房明日我着人来拆了,外人若是知晓你一回府便设小厨房,恐有非议。”

    老夫人点点头道:“你大伯母言之有理,且不说外间怎么议,单说曲家的规矩也是不许私设小厨房的。”她将私一字咬重了一个音,一边说一边打量苏柒柒的神色。

    一群姐姐妹妹加入了讨伐行列,出头的鸟谁不想打一枪,何况还是一只色彩斑斓的鸟,打不死扯几羽毛下来也是划算的。

    于是,教她规矩的,说教的,指责她不懂事的......

    一屋子的女人,板着脸,一本正经地端着高人一等的姿态,东一嘴西一嘴,闹得苏柒柒眉心突突跳,手痒痒,真想把这间富丽堂皇的屋子一拳给捶爆算了。

    老夫人老神在在,静坐上首宛如入了定似的,装耳聋,隔岸观火。

    耳闻源源不断的训导声,苏柒柒非常不耐烦了,控制不住的爆破之力自心间涌动,去你大爷的~去你麻痹的训斥。

    羊儿马儿在眼前晃动。

    假冒曲向薇入府意在便宜行事,有个身份遮掩,不是来找麻烦的。

    若是因此要不停与一帮大娘,大妈,玩心眼,虚以委蛇,装乖巧,讨她们欢心,对不起,劳资不伺候。

    不如找间鬼屋住着。

    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秦府又不是混不进。

    况且她从涂管家口中得知,她这个腾妾的名额早已递进秦府,人尽皆知,婚期将近的当口,她赌老夫人不敢拿她怎样,即便有阴计亦不会在曲府作妖。

    “啊.......”苏柒柒大吼一声,振聋发聩,余音绕梁,梁上灰尘震落,阳光从窗格间透了进来,细小的灰尘在光线下闪烁,尘埃落定于茶盏里。

    一嗓子吼完,立马卷缩着身子,一脸痛苦之色,装发病。

    一室寂静,落针可闻。

    一屋麻雀安静下来,整齐划一地怔愣一下,讶异有之,不敢置信有之,震惊有之,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

    老夫人愣了一瞬,眼眸深处蕴着厉色,拍桌怒斥道:“没规没矩,先生教你的礼仪呢?这些年你父亲究竟是怎么教导你的?身为曲家的姑娘怎可做出如此失礼之事,你太令我失望了。”

    失望你麻痹,一群尼姑叨叨念,不停在耳畔嗡嗡嗡嗡,又不是劳资的妈,凭什么忍你,凭你脸大啊?!

    苏柒柒扶着椅手,端正身子,使劲揉着太阳穴,唯唯诺诺道:“祖母,与礼仪无关,实不相瞒,孙女有恙,耳旁太过吵闹就会犯病,一丁点受不得吵,还望祖母体谅。”

    吼一声算轻的了.....

    老夫人眯了眯眼,精光一闪而过,似在重新估量她,得出一结论,大儿媳打探有误,这可不像是一个好拿捏的。

    音色凉如冰道:“有病看医,明日请医。”

    她倒要看看这个孙女究竟是装的,还是真患有稀怪病。

    苏柒柒面无惧色与她对视道:“好的,孙儿先谢过祖母了。”

    瞎编的一个心理疾病中医能诊出来?

    苏柒柒急于远离麻雀,行告退礼道:“祖母,孙儿一路奔波劳累,身体微感不适,先行告退了。”

    老夫人冷冷地盯着她道:“去吧,明日你大伯母会派人来拆小厨房。”

    苏柒柒内心翻江倒海,我去~逮着小厨房不放啊!拆你大爷,信不信劳资把曲府一道给拆了?几拳捶爆了事,反正过不了几个月也是要塌的。

    语气微凉道:“祖母,恕孙女不能答应,孙女另有一癖,胃口极大,你们吃的那些个小点心我一口气能吃一百盘,我住的院子离大厨房十万八千里,光送我的三顿餐食怕就要耗上几个时辰,孙女恐会饿坏的。”

    她眸光闪闪,闪的全是危光,接着又道:“倘若祖母执意要拆我的小厨房,孙女只能不孝了,我便搬离曲府。”

    苏柒柒抓住她的软肋便不打算松手了,话停一息,有持无恐道:“非议应当落不到孙女头上吧。”

    砸头上也不在乎,名声这玩意儿于她一文不值,但对这些人来说就是命。

    劳资铜墙铁骨,会怕这玩意儿?名声.....呵呵~

    名声二字不认识。

    动她的吃食等同杀父仇人!!来呀,互相伤害啊!

    想拿捏我,做梦,一根腿毛都甭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