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28章 地二十七章 紫微斗数
    人受胎而孕,得天地之造化,自然为天地所驱使。天地无非分阴阳,阴阳配五行,五行则掌管着人的命运枢机。在天为天干,在地为地支,在其中则为八卦。

    所以,人的命运造化都在这阴阳五行八卦之中。凡是算命之术,无不离其中。掌握得阴阳五行之理,知晓八卦之要,可以尽通其术。

    周延定下心来,再次一遍一遍的温习着这阴阳五行的道理。正所谓温故而知新嘛,还别说,这温习着旧的知识,倒是让周延又明心见悟了不少。

    以前只学得懂一个子平之术,如今,周延已经开始渐渐学会了紫微斗数、奇门遁甲、六爻卜筮之类,也算个独立有获的小半仙。

    说来也巧,缘分使然吧,这都是他看书自学的,也许天赐其技能,也许他本其中生,谁知道呢,反正是玄之又玄的东西。

    这算命啊,虽各家皆有各法,但总得无非就那么几样。紫微号称斗数之王,其以天上星系来定人之祸福生死,盖因南斗注生,北斗注死。

    紫微斗数把天宫分为南北斗和中天,十四主星,加八吉和六煞,再加上一些小星星来定人一生福祸,十年运程,流年之好坏。

    因为这紫微斗数正好又十二个宫,对应十二地支,所以这紫微斗数学到大成之时,甚至可以推断出一个人的每一天每一个时辰的吉凶。

    不过,这紫微斗数主要在于化气,四化和阴阳五行的作用功。每一星皆有化气,所化之气无非是富贵、名利、寿禄、桃花之类。

    而这个化气便是人之命运好坏的关键,而那四化则是转折之关键。当初,这周延初学这斗数之时,从一些水平不高的人写的书籍中,看到过,杀破狼的说法。

    不过,后来根据他自己的实践,他对此嗤之以鼻。那些书上写到,杀破狼为命运转折之枢纽。杀破狼和天煞孤星乃是两大绝命。

    这些不过是一些无知者编撰的谎言而已,目的不过是骗财而已。

    金陵城南的宁城区,是如今金陵发展的重点,如今是高口大厦平地起,条条大道比之而宽。在这新建成的霍氏集团金陵分公司的大厦中,最高层的办公室里。

    霍氏财团的未来掌门人霍瑶正在处理事务,不多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走了进来。

    “大小姐,你让我盯着的那个叫周延的,最近可能会有点小麻烦了。”刚进来的那人说到。

    霍瑶停下了手中的笔,“怎么回事?”虽说痛恨那个叫周延的没有答应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那个叫周延的,从第一面开始,就一种特殊的感觉。

    “是这样的,大小姐,之前被我们霍氏赶走的那个华伟,因为对那个叫周延的破坏了他的计划,准备报复他了。”来人说出打探到的情报。

    “那个华伟收买了几个人准备去周延那里砸场子,他们的计划是......“霍瑶听完,脸上有股难以明白的高深莫测。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支开了人后,霍瑶拖着香腮,转动着笔,若有所思。

    傍晚的空气有些粘稠,也许是多日高温无雨的缘故。来来往往的人群,在夕阳西下之后,开始逐渐的多了起来。

    最近,周延都是傍晚时分才会过来。毕竟人这名气打出去了,下面就不愁没客源了。如今这周半仙的大名,也算是如雷贯耳,响彻这条街了。

    今日,照旧没有看见白茜的身影,未免让周延有少许的失落。她难道真的生气了?可是,生什么气呢?难道因为我看了别人几眼?这么说来,她对我有意思?

    想着想着,周延渐渐走出了失落。如果真是自己想的那样,看来,自己有戏。身为男人,因为做出些什么,明天去她的住所找她道歉去。

    不管怎么样,对与错放一边,男人道歉就有回旋的余地。嗯,应该是这样,你看看如今的电视剧里不是都这样说嘛。

    带着些憧憬和喜悦,周延开始了今天十个的工作量。全然不知,一个针对自己的阴谋已经铺开了网。

    在算了四五个后,来的一个人,有些吊儿郎当,周延第一眼看去,有些不喜。可是既然自己今日来了张,也不好赶人走啊。

    那人上来,开口并没有像别人客客气气,而是直接说到:“听说你号称‘周半仙’是嘛?算命很准了哦?”阴阳怪气的话语,让人挺不舒服。

    周延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略为有些暗恼,可是难么多人看着呢,怎么办?算还是不算?

    “喂,怎么不回答我啊,我问你话呢。”一副欠扁却又无所谓的口气,看来,这家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二五溜子了。

    二五溜子,金陵地方话语,就是小混混小痞子一类。周延看来,今天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怎么办呢?

    “我问你话,听见没?聋了,还是傻了。”那小混混“砰”的拍了桌子一下,以彰显自己的“霸气”。

    “心诚则灵,心不诚,还请靠边,不要阻碍后面的人。”周延一脸正色,眼神精光一闪。

    他在赌,凭着他在这的名气,他觉得对方不敢蛮干。再说了,那些等着算命的人,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帮手。

    本来,小混混们是不会去给这类五术之人捣乱的,毕竟这类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可是一旦惹了不必要的骚,怕是能自己给反死。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们这可是替人办事,而且对方可也是一个大师啊,他们不惧。在周延花说出口后,后面突然冲上来几个人,现在这个小混混身边。

    那架势,简直就是来砸场子的啊。周围人看到这架势,有些发沭。怎么办?现在是警察下班时间,报警吗?

    估计一时半伙还来不了,而且上下班高峰期,这块又是繁华地带,可能要好长时间。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要打个报警电话。

    “小子,你这是啥意思,到底会不会算啊?别拿狗屁的懵我们,不会算的,趁早滚蛋。”撸起袖子,露出纹身的膀子。

    周围人不敢吭声,都在为周延默默祈祷。眼看这,这位周大师即将要被这群家伙给无理取闹,他们也无可奈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