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59章 鬼迷心窍
    这人啊,一旦被带入这迷失途中,就很难自己走出来。除非等到第一声鸡鸣,也就是寅时人时时分。天地有阴阳门,有人鬼时。一般寅时人门开,申时鬼门开。

    寅时也就是凌晨三点到五点,这是阳气开始旺盛起来,阴气潜藏不现,到卯时为阳气健旺之时,这也就是为什么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了。

    还好,有华盖和魁罡星君守护,周延能轻而易举的走出迷途来。骑着有些老旧的自行车,认准了回家的路,一路骑了过去,周围点点的蓝色小火团在飞舞,周延才发现,附近那一片坟丘。

    这片坟丘应该有些年月了,那一片片鬼火,看着瘆人,其实大可不必担心,因为他们必须依靠着自己的坟墓,不能离开半步的。

    没想到不知不觉骑到这里来了,还好,这里自己还是认识的,可以找到回去的路。

    道路两旁是一片片的田野,作为长着非常茂密杂草,有几双红色的点点在里面忽明忽暗,很像一双双眼睛。

    换作以前,周延估摸着玩被吓得不轻,但是今日不同以往,有着华盖和魁罡二星君在,他岂会害怕?接着明亮的月光,朝着不远处的灯光前进。

    这条路平常也是有车经过的,毕竟有人需要通过这里回家。不远处一道刺眼的亮光直面而来,刺得眼睛有些睁不开,周延便靠着右边路边上骑行。

    突然,一双红眼睛突兀的出现,吓了他一跳,紧急的一个急刹车。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直灰色的野兔。兔子的眼睛在夜晚是鲜红发亮的,不经意一瞥,是怪吓人的。

    以前住在老家时,晚上经常有骑摩托车的撞到过野兔子,小时候野兔肉没少吃,那味道真是味美啊。

    不多时,周延终于骑上了大路,一刻钟左右,看到自己家的门,总算舒了口气。劳累了一天,洗把澡就去自己今天收拾的房间睡觉去了。

    喝下酒后的睡眠很死,连梦都难有。另一头的白茜,收拾收拾妆容,花了不少时间。女孩子嘛,早上和晚上,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自己的脸庞。白茜本身就很美,皮肤白皙,得益于陶家修养身心和养生的方法,这养的是白白嫩嫩的。

    都不用刷墙一样刷大白,只要稍微清理一边,轻描淡写的清洗下面庞,搽点晚霜,便拿起书本看了一会儿。

    夜色迷离,街道空荡,很少有行人还在道路上瞎逛,如果有身影在闲逛的话,十有八九不是阴物就是夜猫子。

    在周延老家和现在住的地方,有那么一天路,是老家庄子与村部连接的唯一道路。一路上,有着几片坟丘,是村里人祖辈们的长眠之地。

    农村嘛,很多同性之人聚集在一个地方,形成一个庄子。像周延家族,就聚集在这个周庄。周家庄不远处,有一处风水宝地,便是他周氏的祖坟。

    当然,周家祖坟不在那条路上,而那条路上,则是其他家族的祖坟群。由于这条路一路上坟墓太多,难免发生过很多灵异的怪事。

    比如,今天这位,加班加晚了,只能踏着月光回家了。年纪大了,摩托车不会骑,电瓶车也不敢骑,只能蹬着三轮车,缓缓的咯吱咯吱往家里赶。

    当地人比较能吃苦,上到八十岁的耄耋老人,下到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都会去往镇上或者村里寻找一个活儿,少则一天五六十,多则一天两三百,人人都忙着去赚钱。

    忽然,一声哐当声,才发现三轮车轮胎爆胎了,这可急坏了人,眼看才走了一小段路。这段路上还聚集着人家,可是下面的路可就数里没人了啊,而且还要经过那几片成群的坟丘。

    咬了咬牙,看见一家灯光还亮着的人家,还是熟悉的人家,便敲门看看找个打气筒用用。

    那家人听是熟人,便打开了门。乡里乡下,有时候会有一些偷鸡摸狗的人造访,偷些家禽家畜的,赚两个昧心钱。

    当然,也会有不好的东西敲门,开了门,什么也没有,却有不好的东西进入家里,谁无从知道。

    主人看门一看,有人,还是熟人,便招呼进来坐坐。急着赶回家,便说明了来意。还好,这家有打气筒,拿起打气筒给车胎打起气来。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那车胎就是打不满,一直瘪着。

    有些着急,主人热情的帮着一起打气,不是聊几句家常。“这胎估计是没用了,要不,你骑我家电瓶车吧。”“感谢啊,不会骑电动车啊。”“那要不就在我家休息吧。”“好意心领了,可是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一天不回去就发脾气了”

    本地人还是比较多长寿的,一般家庭四代同堂很常见的。老的都会由老的照顾,小的们都忙着上班工作。毕竟这里还有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攀比。别人家的东西,我家也必须有。

    告别了这家人,将三轮车停在那家,准备回去明天早点来推去修理。一个人踏着月色,步行回家了。

    一路上,心里紧张害怕的很。这条水泥路以前还是土路的时候,来来往往走夜路的还比较多的。可是,现在很多人要么搬到城里去,要么搬到镇上,或者村中心,靠着省道两旁。

    下面的庄子上,则很少有人了,除非有地的,农忙时节会回来住一段,或者过年回来住一时。这平常都很少有人,当然,她平常基本都不会有夜路,偶尔也会让老伴来接。

    但今天老伴去儿子那里办事去了,老家只有她和婆婆。婆婆年纪大了,每顿都要自己亲自动手吧,没法,要赶回家。

    走啊走啊,忽然感觉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一片白茫茫,自己一时脑子不在状态,耳朵一直处于“嗡嗡”的状态。

    “大嫂子,你怎么了。”一阵大喊,把她喊醒了。原来是同庄一个小叔子叫她。这个小叔子是老伴的堂弟,经常起早摸黑去用工具捉黄鳝去卖。

    今日正好出去,看见她都围绕自家祖坟不停地转悠,一下子就知道不对劲,赶紧把她从迷途中给叫醒。

    醒悟过来的她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是自家的祖坟,只给了自己一点点教训,要是其他家的,怕是现在就跌倒大水库里了。没想到,自己被鬼迷心窍了啊,想想就后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