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117章 八字清浊
    “姑娘,可否报上你的出声日时?”徐蝉儿一听那儒雅的话语和声音,也是颇有几分陶醉,奈何,身为一个易学者,可不能随随便便在求测者面前表现什么啊,不然,会砸了自己招牌。

    “坤造: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这邵嫣然也是直接,不拖泥带水,直接报上来,因为她相信,这个叫徐蝉儿的,应该算不出真的来,毕竟,这是特殊的命格。

    徐蝉儿随手掐着自己的指头,嘴里默念着什么,不一会儿,原本无所谓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不可思议和凝重。这个命格,还是他第一次看到。

    虽说跟着师父走南闯北好些年了,但是这个命格,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因为格局太清了,清到他都怀疑了。

    这看八字,首看八字的五行,然而分辩清浊。何为八字清浊,就是八字五行流转有情,清而且透。

    这是啥意思呢?就是八字中,某一种或者其两种相生或者相克的五行具有十足的作用功,那么,这个八字就是清了。

    那何为八字五行的作用功呢,就是八字某一五行所带表的那个十神,具有贯穿全局的作用,可以在每个大运流年,都能发挥作用,这便是作用功。

    眼前这位美女,这个八字,食神所代表的这个五行,就是贯穿全局。

    食神是什么?食神就是食禄,就是才华。八字中,日柱的天干叫做日主,日主所生的那个同阴阳的五行叫做食神,而日主所生的,那个不一样阴阳的五行,就叫伤官。

    这食神与伤官,虽都是自己所生,但是作用那可就是云泥之别啊。这食神是八字最吉之神,比之财官印都要好。

    有句话叫做,食神生财,富贵自天排。这食神可是上天赐予你的食禄,赐予你的才华,可以享用的才华。

    食神者多丰满,有食禄口福,还有才华。比之伤官才华,更加受欢迎。伤官戾气过重,才能偏孤,所以不为人喜。

    而这食神可就是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角色。这人啊,都喜欢被奉承,喜欢听好话。而这带食神者,就是那种,即使不喜欢听人阿谀奉承的人,他都会被食神之人的马屁给拍的爽歪歪。

    这食神呢,最怕偏印,这个偏印,就是生日主的异类阴阳五行,同类的就叫正印。这个偏印呢,喜欢克制食神,一遇到这个食神,就变成了枭印。

    什么是枭?有一种枭鸟,对待后代特别残忍。而枭往往也是对于恶毒的人的称谓,像那大喊“吾好梦中杀人”的曹孟德,人称枭雄。而这偏印往往又代表人的继母,所以也叫枭印。

    这枭印喜欢夺食,那正印呢?正印则不然,正印是生日主的。就像自己的亲生母亲,关爱自己的孩子一般,所以带正印的人一般心地善良慈祥有爱。

    这正印与食神呢,就像祖母与孙儿的关系。且正印可以生助日主,这样,日主便有气,有气了,便能生助食神,可以带来更多的功名利禄。

    这正印好比是书籍,日主好比是你,你从书籍中获取知识,而那食神便是你能够运用的知识,可以给你带来种种好处,像什么名利啊,钱财啊。

    自古以来,都是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这跟八字命理很契合的。而眼前女子,正是那食神配印的格局。

    食神所主的女子,丰满而美丽,若得正印,则文雅有内涵,这样的女子,可以算是无数人最理想的伴侣了。

    所谓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说得正是此类。而且兼具知性美和躯体美,这样的,可以说是亿万挑一了。

    而这样的八字,就是清,这生助日主的,和泄日主的两种五行,是相克的,但是,若是同阴阳,则会相吸。

    “姑娘,你是个非常有福气的人,生在大家族里,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徐蝉儿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反正又不需要缴费。

    “这就些?”这邵嫣然眉毛一挑,丰满而不显得肥胖的身子,在衣服的曲线下,直接看得徐蝉儿都开始吞口水了。

    他徐蝉儿也是个正经的人,而且还是年轻的,火力十足的小伙子,这么大了,还没开过荤呢。

    对于女人,还只是止步于想象,行动于两手之间,没有突破阴阳的存在啊。那巫山的云雨,那两岸的高峰,那可都是他,未曾欣赏过的风景啊。

    如今,这么一个仙峰道谷站在这里,怎得不让他开始有些恍恍惚惚呢。一时间,满脑子三月艳阳天,满心思桃李群芳艳。

    “啊?姑娘,你这命好,人没,心甜,人善良啊。”徐蝉儿挠了挠了头,感觉自己此刻如沐春风,如春登台,如享太牢。

    “这是事实不假,可是,你若是这这点的水平,还是回家去侍奉师父的好,被在这里碍人眼前。”邵嫣然被徐蝉儿看的有些发毛,知道这家伙可能此刻心里没在想着怎么算命,可能在想着跟自己有点那啥。

    毕竟她不是小孩子,这些个臭男人的那些肮脏的心思,她懂。在她看来,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只会用欲望去思考,只会污秽女子的两岸而已。

    吴悠成还好,毕竟他是个老鸟了,虽然也被眼前女子那梦中情人一般的外表给迷了一会儿,但很快醒了,毕竟经历过了,或多或少有些免疫能力。

    一把拉了拉徐蝉儿,发现没拉动,心里开始有些着急。可想了想他刚才砸了自己的场子,要不要搬回面子呢。可他看到,徐蝉儿都不好对付了,眼前这几个更不好对付。

    他才意识到,自己跟这个徐蝉儿也算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想要单独跳的话,那可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嘛。

    “老板,老板,这人不好惹。”吴悠成感觉在这样下去,这徐蝉儿要入魔怔了不可。

    “干嘛。”被吴悠成不停地摇晃,彷佛一个虚幻的泡沫被打破了一般,这徐蝉儿总算是醒悟过来。

    想着自己刚才被眼前女子迷得七荤八素的,都差点忘了正事了。对了,刚才自己算到哪了,哦,食神配印,这个姑娘是食神配印的格局。

    还好啊,自己会点子平之术,不然,单靠纳音算命,应付这个食神配印还真不好对付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