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132章 准备白卷投降了?
    说到这个金白水清啊,还得分清一个东西,那就是,这个是金是印还是水是食伤,这样才能断出,命主的人品学识,才能看出命主的吉凶啊。

    水日主的话,这个金就是印。而金日主的话,水就是食伤。前面已经说了,这个人,要看他聪明不聪明,首先,看的是食伤。若是看他的学习能力,那就要看印绶。

    在五行配对的五常之中,水是主智的,而金是主义的。所以这金白水清之人,便是智慧出众之人了。不过,若是没有这个智没有用到义处或者礼处,那就是穷凶极恶之人了。

    ”你看,这个八字,日主为庚,正是斧钺刀戟之金,生于中秋之时,正是金白水清之时,有是羊刃帝旺之所。命主自身是身强的。时上亥子水,真是这个八字成为金白水清的关键。年支午火,是为烽火,正是锻造铁器最佳的时候。所以这个八字啊,命主三十年打拼,最终积累巨富。“

    ”这是一个无印的八字,命主身旺全靠羊刃的帝旺之气,所以,命主学历不高,学识不高。但是因为时上有食伤的作用功,所以呢,命主还是很有才能的,社会经验丰富,口才俱佳。才有这一番作为。“

    ”命主为庚,庚与乙合,是为天作之合。男子以正财为妻,而这个乙就是庚的正财,况且乙庚合,所以呢。而乙的禄位在卯地,卯又是四桃花之一,所以,这个命主的正妻应该是卯年遇到的。“

    邵彦飞的讲解,顿时令邵彦章茅舍顿开。崇拜之情溢于言表,那敬仰之情,仿佛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好了,三位,是否已经得出结果了呢?“邵春雨的话刚一落下,三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笔。

    ”好的,还请工作人员将三位的大师的答案呈上来。“邵春雨不免有些紧张和激动,这下子,该是逢胜负的时候了,该是答案不一样的时候了吧。

    然而,有时候,事情未必就天随人愿。因为,那三张纸张上,虽然字数不一样,但是,所表达的结果,依然是一样的。

    邵春雨不敢相信,原以为会有人败下阵来,没想到,那两个人,都通过了啊。那这么说的话,这两人,比自己还要强啊。

    一直埋在心里不敢轻易承认,如今,被无情的给揭下,倒是有些伤感。看来,是我邵春雨小视天下大能了啊。

    下面的观众看到三人的答案,一下子都惊呆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唏嘘不已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答案是否正确,毕竟,他们得出的结果并不一样。

    ”再次恭喜三位,这道题答对了,而且答得非常美妙。“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必须要宣布的。这邵春雨,此刻仿佛在出席前女友的婚礼现场一般,难过非常,却又不得不面对,而且,还不能有所报复,比那参加前女友婚礼现场还无助。

    毕竟,要是真的参加了前女友婚礼,还可以说句畅快话,可是,这里,他说不出来。

    接下来的第七题,倒也并非出乎意料,因为,这是一个木火通明的八字,看来,这个难度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很难在提高了。不然,接下里的题目,都不知道该这么搞了。

    邵彦飞又是一顿讲解,当然,他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个一直是纨绔的弟弟,能够如此虚心的听讲,看来,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当然,会了金白水清,自然那木火通明也就难不倒台上的三人的,依然是同样的答案结果。

    至此,七题战罢,胜负依然没有分出来。下面一片鸦雀无声,已经没有了之前颐指气使的气概了。

    当然,最乐的还是属于王轩。王大少已经连赢两个盘口了,看来,今天要赚他一个亿的小目标就要实现了啊,美滋滋啊。

    如今,即使是最后那个邵嫣然最终赢了胜利,但是压这个几题内分胜负的盘口,自己已经稳赚不赔了啊。

    “很荣幸,我们在场的诸位与我能够见证今日这场百年一遇的大比。能够观摩三位大师如此精彩绝伦的表现,实在是三生有幸啊。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送给三位,表达我们的崇拜之意。”邵春雨话音刚落,观众们便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好的,谢谢各位的掌声,那么,接下来,我们继续开始大比。请工作人员分发第八题的命主资料。”

    当第八题资料发下来的时候,众人很多不解,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八字还是比较简单,没想到,本以为越到后面越是难度越高,却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平常的八字啊。

    “大哥,这邵春雨没搞错吧,怎么拿出了这个八字啊,看来,他估计想放一波水,养一会儿鱼吧。”邵彦章不仅有些轻蔑地说到,看来,这个邵春雨也是黔驴技穷了啊。

    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自己哥哥那一脸诧异而又惊愕的表情,分不清是喜还是怒。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种。邵彦飞内心澎湃不已,居然是这种八字,看来,这题恐怕就要决出胜负了吧。

    他没想到,这邵春雨会把这种题目给摆在第八道,看来,是不想让人跟邵嫣然决到第十题了。果然,这点小心机还是被自己猜到了啊。

    这题,乃是当初自己与邵嫣然决战的最后一题,而当初,那题,自己可以洋洋洒洒写了两张纸的,而那邵嫣然,可是交的白卷。对,那邵嫣然是交的白卷。

    此刻,当邵彦飞沉浸在当初的时候,台山的三人表现,却让底下的观众傻眼了,因为,三人表现大相庭径。

    邵嫣然跟周延两人岿然不动,各自惊讶地望着彼此,而一旁的徐蝉儿则旁若无人地奋笔疾书。

    看来,这次胜负已分了啊。这是吴悠成直接的看法,毕竟,那两人啥都没写,光在那里干瞪眼了。老板就是老板,果然不一样,看来,自己没跟错人。

    “哥,你快看,邵嫣然和周延要输了,那个徐蝉儿要赢了。”邵彦章看到邵嫣然不动笔了,认为她已经认输了,索性就不写了。

    哈哈,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题目,居然难倒了她,真是讽刺啊。

    然而,迎接他的,并不是大哥的笑脸,反而是一脸凝重的表情,那表情,仿佛在告诉他,他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