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朱门嫡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微妙
    尤氏心跳如鼓,嫣红着脸勾住宋子循的脖子,薄透的衣袖顺势滑落,露出里头一双如凝脂般的皓臂,“爷……”

    ……

    外间,朱嬷嬷兴致勃勃地趴在门上,正竖着耳朵听屋里的动静。

    景春臊红了脸,扯了扯她袖子小声道,“嬷嬷,您,您这是做什么呀……咱们还是去外头等着吧……”说着就要拉她出去。

    “你个小蹄子懂什么?”朱嬷嬷不耐烦地甩开她,“这是如今府里小主子们的规矩不行了……要是搁从前,爷们行事的时候里头怎么不得有三两个丫头伺候着?”她说着一脸嫌弃地扫了眼景春,骂道,“你瞧你那小家子劲儿……果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景春叫她堵得哑口无言,红着脸缓了好一阵儿,才期期艾艾道,“可,可是爷……”

    “嘘!”朱嬷嬷怒瞪着她比了个禁声的动作,耳朵已经又贴到门缝上。

    景春不敢再劝,又怕朱嬷嬷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只好也在旁边守着。

    却见朱嬷嬷刚才还眉飞色舞的老脸忽然沉下来,皱着眉不解道,“不应该啊……”

    景春一愣,“怎么了?”

    朱嬷嬷想了想,又趴上去听了一会儿,诧异地摇头,“怎么会这样……”

    景春顿时急了,见从朱嬷嬷口里问不出什么,也顾不上什么害羞不害羞,干脆自己也趴上去听起来。

    可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景春转回头,一脸莫名其妙,“爷跟姨娘这不是好好的么?”

    “好什么好!”朱嬷嬷没好气地走到桌边坐下,想了想,“我问你,你们姨娘过门之前,可有人专门教导过她没有?”

    对上景春满是茫然的目光,朱嬷嬷不耐道,“就是专门教导*事的嬷嬷。”

    景春登时又闹了大红脸,结结巴巴道,“我家,我家太太倒是给了姨娘两本书……”

    “怪不得。”朱嬷嬷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恨铁不成钢道,“你们姨娘也是个没用的,这人我都想法子给她请来了,谁知上了床了她都搞不定。”

    景春一愣,“他们,他们不是在……”

    “在什么!”朱嬷嬷瞪她一眼,“她要是真把爷服侍舒坦了,这会子屋里头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皱着眉忖度道,“照理也不该啊……咱们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从京里回来那天你又不是没见着——青天白日的就敢拉着少夫人在屋里胡闹,简直什么都顾不上……这两公婆在一块久了,哪有不腻歪的,如今有咱们姨娘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摆在跟前,就算*候得没有少夫人妥帖,爷也不应该无动于衷啊……”

    ………………………………

    内室里,尤氏已是梨花带雨,“妾身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羞辱!

    他在她进门那晚对她不理不睬也就罢了,刚才,刚才她都已经……

    他却推开了她!

    他居然推开了她!

    宋子循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今晚要把这事做个了结,可刚刚对着尤氏的时候,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甚至不只是尤氏,从前的傅氏,钟姨妈,方映雪,以及这几年交际应酬时所有向他示好,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他也从来没有过丝毫意动的感觉。

    不想还不要紧,细想之下,有个模糊的念头忽然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宋子循眸色不由一暗。

    “你想多了。”他淡淡道,“时候不早了,睡吧。”

    尤氏的眼泪越发扑簌簌落下来。

    什么叫她想多了!她都已经这么委曲求全地讨好他,他还不肯要她,难道不该给她个解释么?!

    尤氏嚅了嚅嘴,还不待说话,宋子循已经转过身,背对着她闭上了眼睛。

    尤氏泪流满面地看着他的背影,用力攥紧盖在身上的被子。

    ………………………………

    那日之后,杜容芷跟宋子循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他不再特地冷落尤氏,有时在书房忙得晚了也会直接宿在她屋子里。

    对此,杜容芷从不过问。

    两个人心里都憋着口气,他不说,她也不说。

    只是每回宋子循从尤氏屋里回来,都好像故意似的,定要折腾她一宿。

    杜容芷开始还好言好语地劝着,也曾哭着求过饶,可非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让这人越发来劲着欺负她,一闹就闹到大天亮。

    次数多了杜容芷也看出了门道:敢情他去睡了他的小妾自己还委屈得不行,跑她这儿找补来了?

    想明白这些杜容芷就不劝了。就是*笫上也很少挣扎,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实在闹得狠了她就咬牙切齿地揪他头发——

    她在这儿又流汗又流泪,人家吃饱了还要骂厨子算怎么个道理?欺负人也没有这么欺负的。

    另一厢的尤氏却是有口难言。

    近来府里都在传她终于熬出头,得了爷青睐的事儿,就连从前那些对她爱答不理的下人现在见了面也都恭恭敬敬的。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哪里是得了大少爷的宠爱,分明是宋子循气不顺,拿她来当磨心用的!

    他来过这么多回,别说是跟她行房,就是抱抱她,亲亲她的举动都没有!

    可笑为了这事儿她没少被朱嬷嬷排揎,一会儿嫌她不如少夫人会撒娇痴缠,一会儿又怪她没少夫人风情万千,甚至连她出嫁前母亲给的那两本压箱底的册子都被批得一文不值,怨她没有让爷食髓知味的本事。

    尤氏简直恨不能撕了这个老巫婆。

    她当她是谁?就算她没有杜容芷那么显赫的出身,没有个当大官的父亲,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是从小读四书五经知道礼义廉耻的!

    那死女人居然想让她像妓子一般,靠*邪之术拴住男人……

    尤氏心里恨朱嬷嬷恨得牙根痒痒,对杜容芷也怨恨愈深,面上却丝毫不显,一边天天好吃好喝,嬷嬷长嬷嬷短地哄着朱婆子,另一边伺候杜容芷也越发周到谦恭。转眼又过了半月,府里忽然来了个特别的客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