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我不是军工 > 第227章 蛰伏23
    换句话,实际上是高三在话语中体现的质疑,质疑语气更多更明显。如果,李特派员真的是日本方面派出来的人员,那么现在回答中不会露什么马脚。但是他面对高三的疑问,一定会有一些后继的反映,比如对高三有一些不利的举动,当然不会是现在,甚至在很久之后,由其它人对高三的采取的各种不同的打压或者迫害,这样才能把这个他自己身份问题,消除在最小的范围之内。如果一直没有对高三采取任何行为,那么才能说明这个特派员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是我们队伍里的好同志。

    不过,虽然高三是这么问的,而李特派员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自己静静的思考一会儿,才解释道:“你有这样的想法,这么去问我。说明也是想知道我的情况,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能明白,换问话说,我该怎么说呢?我被疑问的次数太多了。所以,现在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和过多的自我解释了。因为,你之前有太多的人会这么问我,对此,我是很敏感的,总是想着反驳和争论,去证明我没有问题。但是,但是看来,有很多事并不是我能几句话能说清和解决的。我留给其它人这种印象,也没有什么办法的。这么说吧,这些都跟我小时候的生活,有很大的关系。我的家里即有一定官身,也有一定的文身,也就是我父亲在北洋政府的外交部工作,我母亲是北京女子师范的教书先生。小时候出生在北京,大一些的时间,差不多8岁左右,跟着我的父亲去了日本,他是到那边任职,我母亲也一起跟着去了。由于那时候,年数不大,很容易就受到了日本生活习惯的影响,这些风俗习惯和举止行为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大约是1931年9.18事变的发生,使我父亲看清了日本的军国真面目,然后直接请辞回国了。由于父母对东北沦陷后对当时政府的失望,再加上舟车劳顿,他们都染上了风寒,我父亲不幸过世,在不久之后,我母亲也跟着他走了,家里就留了我一个,幸好父母还给我留了不少的家资,我才跟在不断的求学,并在一路上到了大学。而7.7事变的暴发,打断了我的大学生活。这基本就是我过去经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这些,但是,我愿意相信你,愿意和你说这些东西,这些内容除了在组织调查我的时候说过,从来还没有跟其他人说过。我愿意相信你,是打内心里愿意相信。就是一种感觉,你身上有一种气质,一种让人愿意相信的气质。”

    高三说:“好了,可别夸我了。我一点都压不住事。感觉不对,就直接和你说了。现在,我们把话讲开了就好,你一开始真的给我的印象并不是太好,因为在这个时候,凡是于日本有联系的人和事物,都会受到怀疑。这是没有办法的。而且按你说的这些内容,基本上就能说明你外显的,那些带日本特征的言谈举止和行为。不过说实话,幸好你现在就把话说开,要不然,我还真有可能把你的情况向上反映了,那样对你可就太不公平了。呵呵,一个不小心,就要误会你的身份了,没准还会让你接受组织的审察。”

    李特派员说:“没有事,安全保密工作是红线,怎么加强也不为过。我没有关系,组织已经对我进行过考察和审察,核实过我的经历。所以说,一般不会有太大的事。但是说起来,只要是跟日本打过交道的,都会有感觉,要怀疑我身份,如果不怀疑那就真有问题了。所以,我只前对领导说,没有什么事,就不要派我出去,容易产生误会。上级的意思是,认识我的都知道我,不认识我的也需要让他们认识我。要不然,在陌生的地方,遇到之后,保不齐会有什么举动。要让大家都知道我,这样才能更好的溶入这个环境。从而,即保证了我的安全,又让大家认识到我的存在。”

    高三说:“你这么说我同意,不过你的存在还会有一种用途,就是反间谍。就是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日本间谍,而你的存在可以让日本间谍认为,他们在我党我军有一个高等级的特务。他们会自觉不自觉的向你靠近,那么你因为安全保卫部门,进行防谍反谍工作,这样更能利用你的特色,开展工作,更加有利于我们安防工作。”

    李特派员说:“你可别害我了,如果那样,我真的吃不好,睡不好了。一方面自己人可能对我有其它的想法,另一方面敌人也会不断的派人来拉拢和策反我,要不就是不断的面临刺杀和暗杀。我的日子,除了防间反特就是暗杀刺杀,那么,你说这过的还是日子吗?”

    高三说:“这个挺好啊,这样,可以降低敌人的工作面和工作对象,他们会以你为主要工作目标和对象,减少和降低其他同志的风险。并不是每一个同志都经得过日本鬼子拉拢和策反的,能更好的保护我们的同志。你感觉呢?”

    李特派说:“不怎么样,这个不是什么好的意见,我可不愿意生活在不断的生死之间。”

    高三笑着说:“这个挺好的,你想想你一个人牵制了敌人大部分的特务行动。而我们要做的,只要是不断的围绕在你身边做文章,就行了,现在想想这个画面挺好的。我们在你的身边,敌人也在你的身边。他们不断的派出人员,而我们不断在抓住他们。哈哈,双方都围绕你开展情报和特务活动。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画面啊。你怎么就不同意呢?这样多好?”

    李特派员只是在那不断的摇头,等高三说完后,他最后说:“可别,我可知道做特工特务的下场,从来没有一个好的。有了功劳还不能宣传,不能走到台前,同时,还不能经常与家人见面,一不小心就会给家人带危险。所以,你可别出这个主意了,要不然,我非得到你也拉进来,让你也不能安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