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块属性板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刀人两分
    话音落下,楚明身上的气机暴涨数十倍,简直就宛若是一尊魔神行走于人间,让空气都几乎凝滞,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不禁生出一种无限恐怖的感觉来。

    这种手段,已经超越了单纯的武学,而是上达心神至道,一念之间扭曲人心,镇压心灵,乃至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殿内的众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气势却被楚明一个人压迫的节节败退,心气一下子就弱了大半。

    此刻,阳顶天和杨逍这两个大宗师还好,但另外的四大法王和五行散人,却是冷汗淋漓,更有意志稍微弱一点的,眼中甚至出现了重重幻像,好似梦魇了一般。

    “醒来!”

    阳顶天见此一声暴喝,刚阳无比的气息有如一团火焰,荡尽邪崇,这才将众人惊醒。

    这一下,所有人看向楚明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他们这些人里,武功最差的也是先天绝顶,在先天境界停留不知多少年月,意志何其坚定?!

    但此刻,一个照面,却是被楚明摄取了心神,不能自已,在他们看来,这般武功,简直是已经练到了一个如神似魔的境地!

    他们先是忌惮,而后是惊奇,楚明如今的年岁不过刚过二十,前些时日修成大宗师境界,在许多人看来已经是奇迹了,但如今一见,楚明的武功,却是绝对超越了一般的大宗师,上一个让他们生出这般恐怖感觉的,还是黑白两道第一人,魔师庞斑!

    而庞斑却是天道境界。

    “同为魔道中人,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我们打个赌。你们一起上,只要你们能迫退我一步,整个魔教,我拱手送给你们!”

    楚明说到这里微微一顿。

    “但如果你们输了,正好我魔教还缺个堂口。”

    “好!一言为定!”

    阳顶天说,以他的智慧城府,自然明白楚明的意思。

    所谓的赌斗,不过是给他们一个台阶而已,同时也代表着楚明对于自己武功的绝对自信。

    这种情况如果他不答应,他不认为楚明会就此退去,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恐怕就是灭顶之灾了。

    境界越高,就越是明白楚明的恐怖,四大法王五行散人,只是知道楚明有扭曲人心的力量。

    而在阳顶天的感应里,楚明整个人简直就像是一个只进不出的混洞,时时刻刻吞噬着天地间的一切。

    阳顶天如今已经很接近天道的境界,但面对着楚明,心里依然生出了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他知道,这恐怕是真的把武功练成神,练成魔了,天道境界都没有这般气象,对此,阳顶天只能想到一个词,破碎虚空!

    “结阵!”

    阳顶天暴喝一声,一瞬之间,大殿之中,明教所有高手的气机,都融合到了一起。

    这是圣火令武功里记载的一门阵法,演化阴阳四象五行之变化,玄妙非凡。

    这一下,方圆近千丈的天地精气都变得波涛汹涌了起来。

    五行散人演五行,四大法王演四象,阳顶天和杨逍演阴阳,天地之间的滚滚精气乃至是他们本身的真气都随着这些人的精神意念而变,最后尽数转化成了一股子极阳的力量,被阳顶天所驾驭!

    “十阳极道,乾坤挪移!”

    这一下,借着阵势,阳顶天所驾驭的苍茫神力,甚至还要超越寻常的天道高手。

    无穷无尽的热量出现在大殿之中,乃至是让木料自燃,铁石消融,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人的力量,还有天地自然的力量!

    阳顶天全身血红,身上好似带着火焰,一掌向着楚明当空拍下,好似一轮太阳坠地,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量,都给人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感觉。

    面对这一掌,纵使是被誉为黑白两道第一人的庞斑,也绝对要暂避锋芒。

    只是来人不是庞斑,而是楚明,庞斑或许是此界千古一出之人杰,但也毕竟是此界,楚明的世界,远比庞斑要广阔,所以他的上限,也要远高于庞斑。

    楚明动了,他的速度并不快,缓缓的抽刀,所有人都能看清楚明动作的每一个细节。

    刀光闪烁,像是一勾新月,清寒幽冷,没有半点杀气。

    但冥冥之中,整座大殿的气机都被搅乱,都被斩断,四大法王五大散人,以及阳顶天和杨逍,都尽数吐血。

    刀光甚至都还没有完全落下,他们之间的联系便被斩断了,阵势被直接破解,就连他们的心神真气都因此而巨震,以致于反伤了自己。

    而这一切都还是刀光还没有落下来的事,这一刀很美,美到像是一种艺术,没有半点恐怖的感觉,但他们却恐惧了,他们难以想象,这一刀若是彻底落下,又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恐怖?!

    他们心里,对于圆月弯刀这门久负盛名的武功,早有心里准备,但直到他们见到这一刀,才知道自己曾经的想象有多么荒谬。

    这一刀的精彩,是任何言语,任何想象都难以形容以万一的。

    这一刀,已经不是人间的刀法!

    刀落得很快,但又好似很慢,他们甚至有时间去感受心中那股涌出来的奇异滋味,那是一种生死不由人的感觉,他们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一天沦落到生死都尽数被他人操弄的地步。

    刀光落下了,他们在楚明出刀的时候只见到了刀,直到刀光落下,他们才见到楚明的人。

    好像是刀归刀,人归人了一般,这种感觉很怪异,但却是如此的微妙玄通。

    他们都没有死,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被劲风损坏半点,只是他们的眉心裂开了,出现了一道深约一毫米,长约一厘米的口子,丝丝缕缕的鲜血渗出,像是开了天眼一般。

    这不是刀光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而是他们的心意被楚明的刀意所驭,自己伤了自己,这种刀法,简直比实打实的刀落在他们身上,还要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口服容易,心服难,但这种刀法,却是让他们心服口服。

    是役,明教解散,加入魔教,自此世上再无明教,却多了一个日月堂。

    第二日,魔教教主扬言以魔教基业为赌注,挑战魔师庞斑,与庞斑赌未来百年武运,消息传出,天下震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