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异世界的祖安杀手 > 第七十七章 无妄之灾
    少年全身猛地一激灵,从河水里扑腾一阵翻腾,不顾身上的剧痛,两眼睁的大大看着面前这个人。

    “喂!你小子这么看着老子干什么?脑子进水了?不过话说你怎么搁这洗澡还不脱衣服呢!还笑的那么猥琐!老子隔那草外边就听到你搁这猪叫声一样的笑了!”

    刘枫也是两眼瞪大,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刘枫!怎么了?这人是谁啊?”

    一旁走过来一位霓裳女子,容貌绝美,正是单云裳!此时她看见那少年也是觉得有些诧异,这大荒里的沙漠竟然还有人!还是个凝气都没有达成的炼体境的修士。

    “老子也不晓得啊,你问我我问谁去?”刘枫双手一摊,随即看到少年身上有些狼狈,“我一来就看到这比了,喂,你好像伤的很重啊!不要紧吧?”

    少年满脸惊色,想不到这沙漠中还能遇到别人,除了面前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老叼,竟然还有一个长的跟仙子一样的人,并且女子身上还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气息,这让少年只是眼神瞄了一下就不敢再去看那女子了。

    少年惊疑的同时,看到这河流旁边这片绿洲也是心中有些释然,绿洲有人不是应该的嘛!

    “那……那个……我不要紧……”

    少年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的,但后面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焦急的说道,“父亲!父亲在哪里?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父亲啊!”

    少年身上破破烂烂的,满是沙石割裂的碎布和伤口,说话间想挣扎着站起来,却是因为无力连抬个头都有些困难!

    “你父亲?长什么样啊?”刘枫问道。

    只见那少年顿时哑住了,好半晌才说道,“穿着灰白色衣服,有镶金边的!他……他头上还有些白……白头发……”

    少年形容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的,看得刘枫一阵怀疑,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说谎!

    而单云裳则是看出来了,虽然这少年形容的时候有些卡顿,但是那神情中的焦虑却是不可作假的。

    少年显然很少去形容自己的父亲,然而这次一想到父亲的模样,以及刚刚发生的事……他的心,就这样狠狠的揪了起来……

    她听着少年形容自己的父亲,也看懂了少年内心的波动,虽然不忍心打击,但还是淡淡的说话了。

    “很抱歉,我们在这里其实转悠了很久,也只是看见了你一个人……”

    单云裳的声音温柔,悦耳,但话语间,却是让少年的心都沉了下来。

    “父亲……我要去找我父亲!他不在这里那一定是在别的地方,我要去找他……”

    少年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他根本就没有了力气,而且全身还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一直左腿根本无法动弹!明显是直接折断了情况啊!

    可即便如此,少年依旧在原地扑腾,那双手虽然无力,但是在整个身子的协调下,竟然在地上慢慢地挪了起来。

    刘枫和单云裳看得一阵揪心。

    看在眼里,刘枫更是心中仿佛有些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般,浑身都感觉有些颤抖。

    在他刚穿越到这片大陆的时候,的知老阿姨也进了空间裂缝之后,他也是如同眼前这个少年一般。

    一般的疯狂……

    疯狂的去找自己的亲人……

    “喂!你这样子,命都没了,怎么找?”刘枫不禁想要出言阻止,但是话说完那少年还是无动于衷。

    刘枫感觉也急了,但是他突然想到自己的目的,于是又问起了别的问题。

    “喂!死之前!老子也要问你个问题撒,有没有看到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家伙啊!就是鼻子翘的天上很拽很拽的那种人啊!有没有见到啊!”

    刘枫在一边很随意的问了出来,只见少年只是稍微回头看了一眼刘枫,随即眼神无光的摇了摇头,又继续在地上爬着,那模样,看着真令人感到难受。

    单云裳在一旁拍了一下刘枫的手臂,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太满意刘枫这吊儿郎当的性格,她手掌一翻,掏出一个小瓶子,伸手递给了少年。

    “你伤的有些重,这颗丹药给你!”

    少年有些意外,他看着那个精致的小瓶子,反射性的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脑袋,双手连忙摇摆。

    单云裳见少年的反应不禁有些着急,“没事的,这是简单的疗伤的药,你不是要找你的父亲吗?命都没了你怎么找?伤养好了才能找到你的父亲不是吗?”

    少年听后终于是静下心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单云裳,似要把单云裳的模样记下来,然后便是伸手接过了小瓶子,也不再犹豫,倒出一颗沁人心脾的丹药。

    少年顿时就惊了!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丹药弥漫着一股极为浓郁的香气,闻一下都感觉心神气顺了许多!

    这种丹药……绝对不会是普通的货色!就那他之前所在的宗门来说,这种级别的丹药,他是绝对看不到的!

    他再次看了单云裳一眼,没有夹杂任何的其他情绪,只有深深的感激,之后,少年把丹药往嘴里一塞,入口即化,丹药顿时就化作一团气流流进少年体内。

    在少年震惊的目光中,少年身上开始溢出黑色的物质,将少年身上的伤口包裹住。

    不久后,少年就全身黑漆漆的,还散发出一股臭味,少年也不含糊,转身竟然能够自己站起来了,自己直挺挺的就跳进了河中。

    刘枫顿时感觉匪夷所思。

    “老女人?”

    “嗯?”

    “你给他吃的什么呀?这家伙怎么一下就变成非洲人了!”

    “嗯?什么是非洲人?”

    “额……这不重要好吧!那东西感觉厉害的样子啊!”

    “一颗洗髓丹而已,你不是吃过了吗?要不是为了你,我还不会带这种低级的丹药带在身上呢!”单云裳撇嘴说道,感情是把这对于少年来说是疗伤圣药的东西说成是什么很常见的东西一样。

    “不可能!那黑色的是杂质?老子吃那东西什么感觉都没有!你不会给我吃的劣质的吧!”

    刘枫没心没肺的发起疑问。

    “你体质特殊,没什么杂质也说的过去,人家那根普通人差不多呢!你好意思争这个吗?”

    刘枫还想反驳什么,但是那少年已经清洗好了从河水里出来了,只见那少年左腿还是有些瘸,但是身上的小伤口要好多了,基本上都有着粉嫩的新皮肤覆盖上了。

    “炼体至血肉!我炼体境四重了!”

    那少年惊呼一声,随即便是走到单云裳面前,扑腾一下跪了下去,“多谢仙子姐姐!仙子姐姐的大恩大德,小生刘东流,没齿难忘!”

    说完,刘东流就要将脑袋扣下去,可动作都还没做出来,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气劲给带了起来,不仅脑袋没扣下去,就连身躯都直立起来!

    “好了,不用谢我,你先说说你经历了什么,竟然会受那么重的伤。”

    单云裳不是那种太死板的人,虽然修道百年,但是作为剑修,修的是心!心性随和,自然是看不惯那些礼节的。

    刘东流顿时就感觉轻松起来,开始面对单云裳的那股莫名的压力感也减轻了许多。

    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刘枫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脸便秘的模样,搞得刘东流疑惑起来。

    刘枫见刘东流那眼神,顿时就忍不住了,“你竟然叫她仙子姐姐?!你叫这个老太婆叫仙子姐姐……哈哈哈……”

    刘枫再也忍不住了,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单云裳看得怒目圆睁,“刘枫!你找死吧你!”

    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刘枫,谁知刘枫身子一个闪动,抓空了,不费点力气,单云裳还真没办法治得了这傻宝,她突然有些想念暗精灵王国的音了。

    人家有秘术能制住这傻宝,但是人家现在没在这里啊!

    不过也是在没办法,只能对着刘东流继续说道,“没事!你不用理他,他就是个……额……就是个傻叼!嗯!傻叼!”

    单云裳还想了好一阵,才想起刘枫骂人的一个标准词。

    刘东流苦笑起来,但是感觉面前的女子更加神秘了!

    因为这女子被叫成老太婆绝对是有依据的!他进过青云门,自然知道修道之人寿命悠长,能被叫成老太婆怎么也得百岁了吧!而能达到百岁还能有如此年轻的状态,至少也得是筑基之境!

    其实力那必然是跟诸蓝队长差不多甚至是更强的存在啊!难怪还能拿出这么厉害的丹药!

    “我是跟着一个商队进的沙漠,我们遇到了……沙暴!”刘东流眼神流露伤感,仿佛现在还残留着当时对那灾难降临时的恐惧。

    “沙暴?!”

    这回,单云裳和刘枫同时惊呼!

    “就在昨天!我们还没到这里的时候,搁着老远就看见好远好远的地方天上全是沙尘暴!老女人说那是有人在动手打架!你们应该是被卷进去了!”刘枫手舞足蹈的说道。

    “有人打架?!”刘东流震惊了!

    难道说那天的沙暴是因为有修为高深的人在斗法,这才造成的沙暴!我和父亲的商队,被卷入了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