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异世界的祖安杀手 > 第223章 老阿姨……无法掩饰的伤!
    说到底还是忍住了,毕竟这么小的环境下,要是笑出来,不被发现那就是天理都无法忍耐了!

    而单云裳也是面子比较薄的那种,即便是身为一位化神境修士,也会在意自己在在意的人面前的形象!

    后来刘枫还是在求饶之中,让自己的耳朵“渡过一劫”!

    不过即便如此,刘枫还是盯着一边红肿的耳朵,一脸幽怨的看着坐在自己桌对面的花绮罗。

    “行啦!一副跟怨妇一样表情,做给谁看啊!老娘可不吃你这一套!”花绮罗自在逍遥的,在刘枫房间里跟在自己房间里一样

    “老阿……啊……老姐!”刘枫差点将“老阿姨”三个字顺口而出,不过在看到花绮罗逐渐放大的眼白与对比出来而显得越来越小的眼瞳之时,三个字直接就被憋住了一半,顺而转成了……

    老姐!

    “嘿!老姐啊!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找你去聊天呢!好久不见了,我真的有好多想跟你说的话!”

    “真的吗?”只见花绮罗眼睛一亮。

    “真的!也有……”刘枫勾了勾手指头,想算算过了多长时间,但是勾了半天,也没勾出个什么名堂,索性就直接大手一扬,直呼道,“怎么说也有好长时间了吧!”

    “噗……看你那个土鳖样!一共过去了整整一年哦!我们……一年没见了……”

    花绮罗轻声说道,眉宇间尽是感慨与愁容。

    刘枫也愣住了,他到底是没想到,老阿姨居然能记得那么清楚,这不仅出乎了刘枫的意料,还让刘枫感觉到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

    什么样的特别感觉呢?

    其实就是一种,花绮罗对看不见刘枫这段时间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的名字应该就叫做……

    煎熬吧!

    一年,能记得如此清楚,花绮罗想必也是在这异世界中承受了许多吧!也不知道一年之中,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两人之间的感情,那种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如亲姐弟一样的感情,会在这一年的日日夜夜中,彼此相互思念,彼此相互守望,却是不能彼此相见!看着同一片星辰,在同一片天空下,却是没有在同一个视线中!

    与此同时,藏在床底下的单云裳也是听见了这些话语。

    一年的时间!

    从自己不顾宗门之人的阻拦,孤身进入魔域打探尊者的消息开始,直到现在,也是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啊!

    一年中,自己因尊者的嘱托,一直跟着刘枫身边,从一开始的纯粹的互助互利关系,到了现在的一种修真界十分稀罕的一种情感。

    就是那种,能将背后交出去的那种情感!

    单云裳不知道自己这一段时间是幸运的,还是倒霉的,因为在这段时间里,自己也有几次差点死亡,但是自己也因祸得福,也就是祸福相依的一种说法吧!自己的修为,也进行了蜕变,不仅击败了两百年的心魔,还让自己的实力跟进一步!

    但是她知道,自己得到的,远远比失去的多!

    自己,血赚!无疑啊!

    不过单云裳是觉得这一年值,但是她还有自己没注意的地方,那就是,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刘枫,她自己脑海里生出这个想法,或许会被自己另一个念头压下去,但是在潜意识中,她或许这辈子,就已经认定了刘枫了吧……

    要是她注意到这一点,搭个自己这个人进去,不知道她是觉得是赚了,还是赔了。

    单云裳的思绪在翻涌,刘枫的思绪也在翻涌!

    他真的挺意外的,一年的时间,算起来,自己从南域跨越大荒,到达北域,估计是用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吧!其中有大把的时间是在小瑶的鹿神部落中停留的!

    要说更多的时间,应该就是在葬剑谷之时,被严痴那叼**近上古遗迹深处的时候,刘枫自己漫无目的的在那里找出口找了很久吧!

    除此之外,还有那一次血气逆冲形成的那一次涅盘,这应该几乎是导致刘枫对时间观念混乱的关键吧!

    因为那一次涅盘,就相当于刘枫重新经历过一次在地球中的二十年的生活,相比之下,一年的时间,在二十年面前,也太小儿科了!

    至今,刘枫还能想起自己在那涅盘中的二十年是怎么渡过来的!一幕又一慕,跟特么刻印一样,无法遗忘!

    无论是自己婴儿时期无法睁眼的那段时间的感觉,还是在八年前组织被毁灭的时候,那个化身为五爪神龙的中年男子,以及那中年男子所说的什么为大女儿复仇,还有那自己深知无法逆改得命运,都让刘枫的内心,有一种清晰而混乱的感觉!

    各种消息穿连起来,刘枫总感觉自己能悟出一些什么,可就是悟到其中,刘枫的脑子就不自觉的混乱起来,难以自拔!

    这会儿,刘枫的思绪又想到了那些事情上,想着想着,脑袋就开始混乱了,并且开始胀痛,整个人都感觉不对了。

    就在这时,花绮罗那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也就是一种撞击桌子的声音,刘枫从混乱的思绪中牵扯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老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罐罐两个头那么大的酒罐子,并且灵气四溢,闻着神清气爽的!

    “老姐!你这是……”刘枫不解的指着这些酒罐子,迷糊道。

    “来!咱们边喝边聊!你是不知道!这里的仙酒,给那些家伙注入了灵气,喝起来很爽的!就这些酒,够咱两喝到天亮了!”花绮罗豪爽的说道,说着,还率先拿起一罐,揭开,闷头就是一顿灌!

    “卧槽!这么猛!”刘枫惊叹一声,不甘示弱,也拿起一罐,跟着一头闷了起来!

    一番风雨过后,两人同时放下酒罐子,在桌上一同砸了起来,发出两声叠加在一起的撞击声,并且两人就此对视,同时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好小子!有长进!”花绮罗一声赞叹。

    “那是!老子是谁?老子可是枝头上的凤凰!”刘枫豪言壮语。

    “诶!对诶!你还没跟我说你身上那火焰是怎么回事呢!你是修炼了什么火属性功法吗?看起来很叼啊!一个火球就干死了那头大怪物!你是不知道!之前还有一头比较小的虫子,解决它可是废了我们好大劲儿呢!”花绮罗这会儿说着,已经是有些摇摆了,虽然说不上醉,但已经是有了那种感觉了!

    花绮罗虽然酒量好,但是仙酒还是劲儿挺大的!以前她在古迹酒楼都没这么大口的喝,也没有这么一罐来整儿个的灌,而是一个个小酒杯的喝,哪有现在这么大的劲儿啊!

    说到底还是她高兴!特殊日子嘛!所以就放飞了一下自我!

    刘枫也是脸颊微红的,听到老阿姨夸自己,不由得神气起来,不运起灵气,也不运起血脉中的火焰燃烧酒意,而是让它就这么上头,借着酒意,拍着胸脯,放声豪语,打算在花绮罗面前秀一秀自己觉醒远古血脉的稀奇事情!

    “老姐啊!俺就这么跟你说吧!俺可是天赋异禀之人!老子可是觉醒了远古……”

    刘枫正想说自己觉醒了远古血脉,并且实力一飞冲天的事情,而花绮罗也是微红着脸颊打算听刘枫吹牛批,可刘枫忽然就这么止住了!

    花绮罗还寻思着这小子还会掉自己胃口呢!不禁催促道,“说呀!觉醒了啥?捏可别说你获得了神光棒,能变成远古奥特曼了!?”

    花绮罗说完,刘枫却是没有接话,而是慢慢的凑到了花绮罗的脸前,并且越凑越近,越凑越近!

    越凑越近啊!

    花绮罗看见刘枫的怪异样子,不禁想伸手拍拍刘枫的脸,想问问他忽然间发什么神经,结果伸出来的手却是被刘枫抓住了!

    “你干嘛?干嘛……靠那么近?”

    花绮罗正狐疑呢!甚至看了看那酒坛子,差点以为自己带了假酒,让这小子喝了!

    可是刘枫抓住花绮罗一直手后,又伸出了另一只手,并且是逐渐朝着花绮罗的脸上凑过去!

    “喂!你喝假酒了吗?发什么神经?”

    花绮罗声音有些不自然起来了,不过她却是没有任何反抗,只是脸颊更红了,甚至是有些羞羞的意味。

    床底下的单云裳忽然是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但是看不到现场,神识也不敢放出来,怕被发现,所以单云裳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通过花绮罗的声音,知道刘枫竟然是越来越靠近了花绮罗!

    靠近!?

    为什么要靠近?

    莫非……

    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仅仅只是表面的姐弟关系!?

    那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吧!那这样好像……

    单云裳在床底下,脑子里跟浆糊一样疯狂搅动,胡思乱想,千奇百怪,天马行空!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啊!我要不要出去阻止他们?可是他们做这种事情自己怎么能阻止,好像根本不关自己的事吧!那我……

    到底该怎么办!?

    单云裳都快疯了,她差点就要忍不住冲出去了!自己待在这床底下,难道是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事情发生吗?

    不行!我要出去!暴露就暴露吧!

    就在单云裳准备下定决心的时候,房间中却是传来了刘枫的一声怒吼!

    “是谁干的!?”

    这股声音似乎震动了天地!单云裳甚至感觉自己趴在床底的地面都震了一下!

    在无限的好奇下,单云裳终于是放开了神识,想看看房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当单云裳神识扫过房间的时候,就连单云裳自己,都给愣住了!

    刘枫手中拿着一张又薄又白的东西,好像是假皮面具,而刘枫面前的花绮罗,却是一脸的惊慌,捂着自己的脸。

    但是无论她怎么捂,都捂不住那一条横跨了整张俏丽脸蛋的……

    狰狞裂疤!

    刘枫此时站在花绮罗面前,神情显得震怒至极!眼眸中的怒火,甚至已经是要喷发出来了!

    “是谁干的!老子要他……神魂俱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