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622番外 :果然是禽兽
    身子再一次贴上男人,林丹彤不管不顾的就把唇往男人唇边送。请使用访问本站。

    “你确定?”凌子潇头一偏,林丹彤的唇吻在了他的脸上。

    软软的,柔柔的,暖暖的,感觉还不错。

    林丹彤吻了男人的脸之后,还不忘记巴拉巴拉咂咂嘴,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好像尝到了什么美味佳肴一样。

    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很认真很认真的嘟嘟着小嘴口齿不清的告诉男人,“嗯,味道不错……嘿嘿,你放心,我很干净的……”

    她还怕男人不相信,把自己的衣服拉得更大了一些,连胸前的两个白嫩的圆润都露出了半截。

    凌子潇看到林丹彤这一系列的惹火动作笑了,笑得非常的邪恶。

    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如果不吃掉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她呢?

    于是他一把抱起林丹彤,把林丹彤狠狠的扔到床上,快速的拉掉林丹彤的衣服。

    不去看林丹彤的脸,这身材真是好到没话说,光洁的肌肤又滑又嫩,手感特别的好,凌子潇不禁有点贪念起这个女人的肌肤。

    “嗯……”很明显,林丹彤在凌子潇的碰触下已经完全受不了,嘴里舒服得声一声接着一声,叫得凌子潇身上也如着了火一般。

    不行,他也快要爆炸了,他准备暂时忘记自己的身份,快速的拉掉一切束缚,一个猛冲,一头扎了进去。

    “唔……好痛……”林丹彤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嘴里溢出痛苦的申吟。

    凌子潇一笑,如今的女人真的很会装,估计她舒服得要命吧。

    这个时候来跟他装纯情,装处……

    不觉得晚了吗?

    不过……

    这女人的内壁非常的紧致,真的很像一个处,紧紧的把他吸住,这种感觉只有他才知道。

    如今也不管她是不是装的,如果真的是装的,那么恭喜,她装得非常的成功。

    成功得让他有了兴趣,而且兴趣很浓。

    药力的强劲,在林丹彤做了第一次之后并没有完全解除,只是感觉稍稍好了一些,不过身体疲倦的她并不想睁开双眼,因为她也不想看此刻在她身上的男人。

    等出了这个门就谁也不认识谁了,又何必要去看这个男人的长相呢。

    这一夜,凌子潇越做对这个女人的身体就越爱,所以他不停的做,直到把女人做睡去,他自己也疲倦到不行才罢休。

    看着女人熟睡的样子,凌子潇在心里轻轻地骂了一句,果然是妖精,这样的女人放在身边非得精尽人亡不可。

    他不禁庆幸,这只是一次艳遇而已,明天就各奔东西了,所以他也没有刻意的想要去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脸。

    也许看不清楚更好!

    清晨

    林丹彤醒来之后,只感觉头有千斤重。

    好痛!

    好酸!

    哪里痛?

    头痛。

    哪里酸?

    身子酸。

    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感觉她不是她呢?难道她穿越了?

    小言的穿越都是这样写的,醒来之后,全身酸痛,不是被男人xxoo,就是被女人用惨无人道的手法把她身体的主人给摧残致死。

    她属于哪一种呢?

    啊……

    不会吧,她被男人xxoo了,只要稍稍一动,下体的酸痛就非常的明显。

    这是哪里?

    皇宫还是破庙?

    林丹彤用力的揉了揉模糊的双眼,看着房子,怎么不像是古代呢?

    这分明就是高级豪华的酒店,难道是重生了?

    再一看,身边有个妖孽的男人冲着她直笑,林丹彤不禁伸出手在男人的脸上摸了一把。

    小言说的还真对,不管是穿越还是重生都会遇到一个妖孽的男人,看来这个就是小言里说的妖孽男人了。

    什么?

    男人!

    还是有温度的男人。

    林丹彤这才真的清醒过来,连忙爬起来,睁开双眼看着还在那里笑得欠扁的男人。

    “你你你……我我我……”情急之下,林丹彤话也说不出来了。

    男人闷骚的一笑,“正如你所想。”

    “啊……我要杀了你。”林丹彤突然如疯婆子一般扑向那个又妖孽,又闷骚的男人。

    果然越好看的男人越禽兽,越好看的男人越危险,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红,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吃干了。

    面对发疯的林丹彤,男人抬手一抓,就把林丹彤的手给控制住了。

    俊脸危险的靠近,嘴角还在不断的上扬,但是眼眸却发出玩味的冷光,“你的处、女、膜做得很逼真,我非常的享受。”

    啊啊啊……

    果然是禽~兽啊!

    竟然说她的是假的。

    你妹是假的,你全家都是假的!

    林丹彤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要去听那个男人的毒舌。

    得了便宜还卖乖,去死吧!

    林丹彤挣脱男人的手臂,爬下床,准备离开这里,她不要和这禽兽在一起。

    谁知道刚一下床,脚一软,一个站立不稳,跌坐在地。

    林丹彤恨啊,恨自己不争气,这脚怎么就软了呢?

    这还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身后传来男人闷骚的笑。

    这也不是最坏的,最最坏的是男人从床上做起来,被子从他的胸口滑落下来。

    健硕的胸肌全都展露无遗,看得林丹彤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其实最还不算最……最坏的,最、最、最的坏的是那个男人身上到处布满了她的牙印,可见昨夜有多么的疯狂。

    林丹彤坐在地毯上凌乱了,忘记了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全部暴露在凌子潇的面前。

    凌子潇从容的从床上下来,来到林丹彤面前,林丹彤只觉得她回去之后第一个一定要看眼科。

    这个禽兽竟然什么都不穿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而是还把那个某某怪物对着她。

    杯具的是她还忘记闭眼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那个大怪物在眼前晃来晃去。

    凌子潇一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有意思,身在欢场,却像是什么没有见过样子,哪有像她这样毫无遮拦赤果果的眼神。

    凌子潇在林丹彤身边蹲了下来,挑起林丹彤的下巴,看着林丹彤无措的眼睛,“这是不是你见过最大的,嗯?”

    林丹彤再一次吞了一下口水,这男人长得好看,身材也好看,就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只是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的不舒服的。

    什么叫她见过最大。

    好吧,她承认,她四五岁的时候扒过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裤子,那个确实比这个小多了。

    见林丹彤完全处于痴呆状,而且那嘴角明显的有口水流出来,他突然很好心的拉过纸巾,帮林丹彤擦了一下口水。

    “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凌子潇说得很温柔,问得很暧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