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068 来,坐这里
    ?看来他们除了另寻出路确实是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了。网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溶洞里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另外的出路。

    “看来我们要从蝙蝠洞过去看看了。”凌寒看着这个找了一天,每一条路都是死路的溶洞,表示很无奈。

    在非常无奈之下,凌寒带着暗香又回到了原地。

    “我不要。”暗香一听到要从蝙蝠洞穿过去就条件发射的拒绝了。

    这个蝙蝠洞那么大,初略的算了一下,又两三百米那么长呢,这要是跑到里面那里又是一个死路怎么办?

    即使不是死路,万一又被咬了怎么办?

    万一又被咬了不该咬的地方怎么办?

    凌寒听到暗香断然拒绝,他这才想起来暗香被蝙蝠咬过的地方。

    一想到那个地方,凌寒就很别扭的转过头去,不去看暗香。

    “教官,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在这里在休息一夜,明天我伤口肯定也好的差不多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游回去行不?”

    暗香没有看出来凌寒的别扭,反而靠到凌寒的身边抱着凌寒的手臂,侧脸抬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凌寒。

    “嗯。”凌寒没有看暗香,因为他需要冷静,需要忘记暗香那个被他看光的身体。

    听到凌寒肯定的回答,暗香高兴了,放开凌寒的手臂,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谁知道刚刚坐下去就快速的站了起来,暗暗地“哎呦”一声,暗香不禁蹙起眉头,这一坐竟然坐到了不该坐的地方了。

    凌寒看向在那里疼的直蹦的暗香,很想再为暗香换一次药,可在暗香清醒的状态下可不行,唯有等她睡着之后才能试试了。

    于是他看向那个和别的石头相对来说还算比较平整的石块,整理了一下迷彩服,坐了下去。

    其实他很想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暗香垫着,让暗香坐在上面,这样暗香的屁股就不会痛了。

    可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了,军人身上的军装那是代表国家的,如果放在身下垫着,那是对国家的一种侮辱,也是对自己的侮辱。

    所以凌寒在整理了一下军装之后,他干脆在那个石块上坐了下来。

    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腿,面无表情却又非常别扭的对暗香用一种僵硬的语气说,“坐这里。”

    “扑哧……”暗香看到凌寒正儿八经的坐在那里的那个别扭样,她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让你坐就坐。”凌寒瞪了暗香一眼,这好心好意的让她坐还笑。

    “行,我坐了哦。”暗香本就不是什么矫情的女人,这有真皮沙发给她坐她为什么不坐,非得去坐那个硬、邦邦的石头干嘛。

    暗香说着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真的坐了下去,“教官,还别说,你这个真皮沙发就是舒服。”

    “少废话!”凌寒冷冷的扫了暗香一眼。

    “你看这石洞里除了那些蝙蝠,就我们两个人,要是我们不找点话来说,连那些蝙蝠都不如了,蝙蝠没事的时候都还知道叫两声。”

    凌寒不想说话,暗香偏偏逗他说话,她发现这个看似冷漠无情的家伙越来越有意思了,她就是要撕破他冰冷的脸,把他的热情激发出来。

    “……”凌寒骗过脸不再说话。

    他被暗香这样坐在腿上已经很不舒服了,偏偏暗香还要找他说话,他们离得又这么近,暗香说话的气息都喷在他的脸上,害得他全身都痒丝丝的难受急了。

    “教官,我问你几个问题,为什么整个训练营就你和那个怪老头有手机,我们不许有呢?”暗香这是没话找话说,不过这也确实是她想要知道的问题。

    怪老头?

    凌寒听到这个词嘴角抽了一下,要是顾夜承听到暗香叫他怪老头会是什么反应?

    “喂,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暗香见凌寒半天没有回答,伸手推了推凌寒。

    “我有手机那是因为要时常保持和领导的正常通讯,你们要一心训练,所以不能用手机,至于你说的那个怪老头是我的兄弟,他是为了等他老婆的消息所以才二十四小时手机不离身。”说起顾夜承,凌寒千年不变的脸上染上了一层忧伤。

    暗香看到凌寒脸上浮现的忧伤,感觉到凌寒嘴里的这个兄弟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她最喜欢听故事了,特别是别人的故事。

    “他老婆呢?”好奇心起,暗香很自然的就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听到暗香问顾夜承的老婆,凌寒又沉默了。

    “喂,说来听听撒。”暗香往凌寒的怀里靠了靠,还用手在凌寒的心口戳了一下。

    “坐好了!”凌寒抬手拿掉暗香的作怪的手,顺便把暗香推开了一些,这样靠得太近了他心脏跳得太快,就连思想也快要跟着混乱了。

    “那你说给我听听我就不乱动。”暗香换了一个姿势,等着凌寒给她讲故事。

    “……”凌寒又沉默了。

    每次暗香叫他说顾夜承和他老婆的故事,他就沉默,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这些事他一直放在心里,顾夜承心里难受,他的心里也就好像有根刺一样,每次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他心里的难受并不比顾夜承少。

    “你不说是吧,行,那我就不要你说,我问你别的事可以不?”

    暗香见凌寒不愿意说那件事,可是她又非常的想要知道,她这样问也无非是想要知道顾夜承和他老婆到底有什么事。

    人的好奇心在作祟的时候,实在是没有办法,真是超级无敌了。

    “恩。”凌寒哼了一声,表示同意了。

    暗香得意的偷笑之后,转脸很严肃的看着凌寒,“你说,我身上的伤是不是你处理的,你是如何处理的?”

    凌寒一听身体立刻僵硬了数秒,随后淡定的说了一句,“我讲他们的故事给你听。”

    “这算是交换吗?”暗香暗暗高兴,但是她的脸上却还是相当的严肃。

    小手却在背后偷偷地做了一个v字。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