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192暗香,我该拿你怎么办
    巴松把碗放下,来到床边,伸出带着茧子的手轻轻地覆在暗香的脸上,来回地抚、摸,好像是在抚、摸一件心爱的珍宝。|i^

    暗香厌恶的蹙起眉头,好想拍掉在脸上动来动去的这只脏手,可惜,全身无力的她除了心里想想,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暗香,你没睡就起来吃东西吧。”巴松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这样的,如果暗香愿意的话,他会把暗香当女王一样的对待。

    暗香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更没有睁开双眼,她才不想跟动物说话,更不会吃动物的食品了,她心里坚信,凌寒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寻找她的。

    “暗香,他们已经知道你不见了,正在寻找,不过你放心,他们是不会找得到你的。”巴松好像听出来暗香心底的声音,回答了暗香的想法。

    暗香依旧没有睁开双眼,只要他们知道了,只要他们在寻找就一定能找到的。

    “暗香,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别指望他们能找到你,跟你说句实话吧,唐老大也希望把你留下。”巴松再次回答了暗香心底的想法,这让暗香不禁怀疑这动物是不是会读心术。

    如果唐老大也希望她留下,这样凌寒他们寻找起来就比较的困难了,这动物的话能不能信呢?

    暗香在心里把唐老大想了一遍,最后决定相信唐老大,他想要留下她也许是真的,但是不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毕竟人和动物是有区别的。

    巴松见暗香依旧是对他不理不睬的,他也不介意,只要暗香在他身边就行了,至于暗香对他什么态度,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暗香一定会接受他的。

    “既然你不想说话,也不想吃的话,你就继续休息,我去和唐老大商量商量,让你们的那些人早点离开,然后就给我们完婚。_!~;”巴松自顾自高兴的说着,然后就真的出去了。

    巴松走了之后,暗香才睁开双眼,冷笑一声,这巴松比想象的要天真,凌寒没有见到她怎么可能会走呢。

    要是真的不要她的话大可以答应唐老大的条件,又何比如此的折腾。

    冷笑之后,暗香不禁又担心起来,她怕这动物去唐老大那里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会不会强行把她给吃了吧。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给这动物吃了,她是人,哪怕是死也要把第一次给人而不是动物。

    那样下去之后就更加的要被阎王爷取笑了,会笑她饥不择食,连动物也要了。

    “救命啊……有没有人听见……”想到这里,暗香大喊起来,可惜,无力的她怎么喊,都是软绵绵的。

    可惜,凌寒的人没有被叫来,却叫来了巴松的一个手下,“你叫什么叫,再鬼叫鬼叫的就把你给毒哑了。”

    看到来人那么凶巴巴的,暗香立刻闭上嘴巴不说话了,这已经不能动了,再不能说话那不是跟植物人一样了,她不能任由这动物欺负她,她就不信,凭人的智慧还斗不过一只动物的。

    看到暗香不再说话,巴松手下的人又退了出去,继续守在门口。

    暗香心急,要如何才能让凌寒他们知道她在这里呢?

    啊,有了!

    暗香心里一亮,只要让凌寒知道她在哪里,凌寒就会有办法救她出去的。

    “小哥,小哥,进来一下。”暗香放柔了声音对着门口喊道。

    刚刚那个凶她的人又走了进来,看了眼床上的暗香问,很不耐烦的问,“什么事?”

    “我饿了!”暗香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巴松的手下。

    巴松手下有点不太情愿,还是端起了那碗吃的递给暗香,“你吃吧。”

    这次的态度好了很多,毕竟暗香是巴二爷要的人。

    “你喂我吃吧,你看我这样怎么吃?”暗香笑了笑。

    那人看了看暗香,知道暗香被巴二爷下药了,只是他怎么敢喂暗香呢,这要是被巴二爷知道了,还不把他的皮给扒了。

    “你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这样吧,你扶我起来,我自己吃。”暗香见那个人犹豫,她又换了一种方式。

    那人一想,这个还行,扶她起来只要一下子,巴二爷应该不会惩罚他的吧。

    于是那个人放下碗,伸手就去扶暗香,在他靠近暗香的时候,暗香把他们特有的记号做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做完了这些,暗香费了好大的力气,拼命的抬起手才总算是完成了。

    看到那人身上的记号,暗香笑了,“我是不是很重,如果你扶不动那就算了,等巴二爷回来我再吃吧。”

    那人不是扶不动,而是不敢抱得太紧,怕被巴二爷知道了,在暗香说算了之后,他心里松了一口气,顺势就把暗香给放了下去。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吵,等巴二爷回来。”那人对暗香还是不放心的交代了一句,这才离开。

    记号做了,能不能被送出去就要看这个人的活动范围了,她希望这个人能被凌寒他们发现。

    如今暗香唯一做的就是等了,巴松一直没有回来,守卫在门口的那个人也一直没有离开,看着时间越来越长,暗香的心也是越来越急。

    终于等到门外有了脚步声,暗香闭上眼睛,不看也知道来的肯定是那只动物。

    果然,进来的人正是巴松,巴松见碗里的饭菜没有动一口,又不觉叹了一口气。

    “阿七,去厨房里换一碗来。”巴松无奈的对门外喊了一声,那个叫阿七的进来把这碗冷了的饭菜给端走了。

    暗香偷眼一看,这个叫阿七的正是她在他身上做了记号的那个人,暗香在心里高兴的笑了。

    然后在心里祈祷,愿老天保佑,凌寒他们能够看见。

    阿七走后,巴松在暗香的床边坐了下来,只是静静地看着暗香,没有说话。

    暗香觉得奇怪,这只动物怎么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再抚摸她呢?

    到底这只动物在干什么?

    很久很久之后,巴松又叹了一口气,“暗香,我该拿你怎么办?”

    暗香心里咯噔一下,这只动物怎么问了一句和凌寒一样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