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243勇往直前,尽管爱
    凌寒那丫的脱衣服没轻没重的,已经帮她脱坏了好几件衣服了冷情首长宠妻无度。_!~;

    “老婆,你要相信我,放心,我不会再弄坏你的衣服了,不过你得配合我,否则我就不敢保证了。”凌寒却很优雅的拉开暗香的手,并且很严肃的告诉暗香,不但要相信他还要懂得配合。

    “你小心点啊。”暗香无奈,知道强不过凌寒,也就只好放开了手,不过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别的事都好说,就脱衣服这事这丫的没有耐心,只要发现不对就会在他手中被破坏了。

    “嗯,弄坏了一件,陪老婆十件。”凌寒举手发誓,心里也想这次一定不会再弄坏了。

    等他把暗香的外套脱了之后,却发现遇到难题了,这裹胸的衣服和部队的衣服不是一样的,部队的都是扣扣子的,只要把扣子解开就行了。

    而暗香的这件裹胸的背后有很多带子,左一道又一道的,凌寒一看就不知道从何下手,还没有来得及等暗香提示,他就已经快速的把一根带子给拉断了。

    “你……”暗香气死了,她就知道凌寒靠不住。

    “老婆别气,你这衣服实在是太复杂了,我在找哪里可解开,谁知道这带子这么不结实,一拉就断了呢。”

    凌寒苦着脸,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眼巴巴的看着暗香,希望得到暗香的原谅。

    “你不会就不知道问问我吗?”暗香看到凌寒这个样子又不太忍心责怪,唯有狠狠地白他一眼就算了。|i^

    “我想问的,怕问了之后你就不让我帮你脱衣服了。”凌寒低着声音为自己辩解,刚刚那种要帮暗香脱衣服的气势完全不见了。

    “笨蛋,这衣服不用解开的,只要从底下直接拉上来脱掉就行了。”暗香真是恨不得咬这丫的一口,不是什么都挺能耐的吗,怎么一件衣服都不会脱。

    “哦,原来这么简单啊,我会了。”凌寒听到如此简单的脱法高兴了,马上就照着暗香的说法把暗香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老婆,既然这么简单,干嘛要把衣服做得这么复杂呢,后面一块整布不好吗,非要给搞成一条一条的,害得我还以为的带子呢。”

    凌寒帮暗香把衣服脱掉之后,还是忍不住嘟嘟了一句,嫌弃女人的衣服明明就是很简单的,非要弄得那么复杂干什么。

    “这样通风、凉快、美观。”暗香没好气的瞪了凌寒一眼,她唯一的一件裹胸的衣服就这样又报销在凌寒的魔掌之下了。

    “这么难看还美观,要说美观,还是我们部队的衣服最美观。”凌寒还是不太看好那样的衣服,好好的一块布给剪成了那个样子。

    “是,我们部队的衣服最美观。”暗香感觉跟凌寒谈美观简直就是跟牛弹琴。

    “当然,特别是老婆穿在身上,那简直就是天下第一美观。”凌寒的嘴立刻又变得跟抹了蜜一样了。

    听到这一句,暗香就是不想笑心情也算是好了,她也不至于为了一件衣服非要跟凌寒闹别扭。

    “记得,你说的,弄坏了一件要赔我十件,明天你就得赔我十件。”

    “好,明天我就赔老婆十件,现在我要陪老婆洗澡。”凌寒见暗香不生气了,高兴再次抱起暗香放进放满了温水的浴缸里。

    暗香整个身子被泡在浴缸里之后,感觉全身好舒服,不愉快的心情也就随风而散了。

    凌寒把暗香放好之后,一、二、三,就三秒时间,他身上的衣服就全部落地了,反正他的身子早被暗香看过千百遍了,他在暗香的面前已经毫无羞涩和排斥了。

    如今不但没有了,他还很想天天这样和暗香在一起坦诚相对。

    暗香看到凌寒越来越大胆,现在甚至于在她的面前,就敢把他的小葫芦耀武扬威了,她是既高兴又愁眉,因为那个小葫芦看上去软弱瘦小,一旦发起威风来,好吓人。

    她还没有和小葫芦那个就已经开始怕了。

    “老婆……”跳进浴缸后,凌寒就把暗香抱进怀里,帮暗香洗澡、按摩,却突然感觉到暗香的身子颤了一下,不觉奇怪。

    “没事。”暗香这才知道都是她胡思乱想惹的祸,这不是叫不战自败吗?

    到底是不是真心厉害,要试试才知道对不?

    “老婆,如果你感觉不舒服就说,我会轻一点的。”凌寒是一边帮暗香按摩,一边轻轻地和暗香细语。

    “嗯……”暗香轻轻地嗯了一声,发现声音已经变了,和平时的很不同,难道这就是舒服的感觉?

    接受到了暗香舒服的信号,凌寒高兴了,让老婆舒服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他干脆把暗香往上抱了抱,让暗香坐在他腿上,因为他怕暗香在浴缸里坐久了会不舒服。

    暗香这样一坐,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身后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暗香不觉动了一下,想要把那个让她有点不舒服的东西给赶走。

    却不曾想,这一动,那个东西不但没有被赶走,还变大了,暗香囧了,她终于知道那个是什么了,小脸不觉红了。

    “老婆……”凌寒被暗香这么一动,小葫芦立刻就抬起头来,他也不再给暗香按摩了,而是把手放在暗香的胸、前,紧紧的抱着暗香,声音也变得暗沉而沙哑了。

    这是一种信号,一种求爱的信号,凌寒发出信号,暗香也不觉应了一声,“嗯……”

    这声“嗯”就好似一种邀请,邀请求爱者勇往直前,尽管爱。

    “老婆,我们去床上。”凌寒在暗香的耳边轻轻地呢喃,暗香也鬼使神差般的点点头。

    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还都不太会,在浴缸里实在是施展不开。

    凌寒得到了暗香的首肯,高兴地抱着暗香直接从浴缸里站起来,水也不擦了,鞋也不穿了,就这样直接抱到床上,准备好好的研究研究,怎么才能合二为一。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凌寒快速的拉过被子盖在暗香的身上,他则拿过衣服快速的套在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